清 茶 Monstar 7°-

【双花】大型醉酒现场

一本假正经的阿茶:


比较长的ooc小段子吧。
😂
涉及到:韩张,喻黄,周江


“我就是得不了冠军那又怎么样?我这次得不了,我下次肯定能得,我下次得不到,下下次肯定能得!”

张佳乐搂着黄少天的肩膀,大着舌头,一遍遍的重复这段听起来颇有些破釜沉舟气质的话。喻文州在一旁看着这两个醉醺醺勾肩搭背的人,无奈摇头。

“但是孙哲平不一样啊,我这次失去他,我就是失去他了!下次得不到了!下下次也得不到了!以后,后半辈子都没戏了!……”张佳乐说着说着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形象坍塌的彻底,哭嚎的美感全无,从中只能听出撕心裂肺。

“别哭,兄弟你别哭!我们家有,我这就去给你拿!走,队长,咱们回蓝雨!把咱们奖杯给乐乐!给你,都给你。”黄少天也没比张佳乐好到哪去,思维大概还停顿在张佳乐想要冠军的豪言壮语上,开始驴唇不对马嘴的安慰起张佳乐。

“少天。”喻文州忍不住扶额。

“队长,你别那么小气。都给他拿,你去给他拿孙哲平,拿奖杯,你别让他哭了。”黄少天见喻文州迟迟不动弹,以为他是不愿意,小脾气立刻就上来了。

“黄烦烦,还是你对我好!咯!”张佳乐扑过去抱住黄少天,黄少天也回抱过去,两个人跟连体婴儿似的紧紧贴着,姿势别提有多怪异。

“那当然了。我跟你说大哥,以后我的就是你的!你尽管拿!千万别跟我客气。”黄少天摆摆手,特别仗义的拍拍张佳乐的肩膀。

喻文州在一旁看的心累,这都什么称呼啊这是。

“咱俩以后也一起打比赛,咱们搞个烦花盛世组合,拿最佳搭档,吓死他们。嘿嘿嘿。”张佳乐破涕为笑,好像以为自己想了个绝妙的主意,得意极了。

“不行,那不行,我不能抛弃我们队长,他特别好,我喜欢他。”黄少天此时还难得的保持了理智,提起要让自己跟队长拆伙,顿时又不乐意了。

喻文州在一旁听着,老怀甚慰。

“那你不喜欢我了?咯。”张佳乐又要开哭,“你们怎么都不喜欢我啊?孙哲平不喜欢我,你也不喜欢我!你们都不喜欢我!我也给我队长打电话,我们队长也好。”

张佳乐眼神朦胧的摸出手机,迷迷糊糊的翻到韩文清的电话,拨了出去,喻文州阻挡不及,悲剧已经上演。

“张佳乐?”韩文清不悦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

喻文州看了看表,胆战心惊的发现现在已经凌晨2点23分,按照霸图以张新杰为首的老年人作息规律,此时张佳乐的这通电话,恐怕是要
把张新杰从梦中叫醒了,果不其然电话里传来窸窸窣窣的一阵响声,然后接着听见韩文清压低嗓音,轻声对那边什么人说,“没什么事,你接着睡。”

“队长,你喜不喜欢我?”张佳乐这边发着酒疯,黄少天也跟着凑热闹,凑过去对着电话听筒也喊,“我呢?我呢?韩文清你喜欢不喜欢我?”

喻文州太阳穴暴跳,心里暗道不好,这是一道送命题。

“……你大半夜给我打电话就是为了问这个?”韩文清气压很显然已经跌到极限边缘。

张佳乐隔着手机依旧感受到一股杀意,顿时福至心灵般片刻转醒,立马从善如流的回答,“不,我就是想提醒您起床尿尿。队长你好,队长再见。”说罢,飞快的挂掉了电话。

韩文清,“……”

张新杰彻底醒来,摸过床头柜的眼镜,端正的戴好,然后严肃的盯着韩文清,问道,“张佳乐喜欢你?”

韩文清,“……”
他这是做了什么孽,要收张佳乐进霸图。


张佳乐在韩文清那碰了壁,好像还很委屈。拉着黄少天手臂瘪着嘴,“我队长都不喜欢我!不行,我不信,一定有人喜欢我!”

于是喻文州又眼见着张佳乐拨通了叶修的电话,刚开始俩人还能你来我往的进行几个回合的废话练习,后来话题就变得不可捉摸。

“叶不羞,你喜不喜欢你们队长?”

“我自己就是自己队长啊。”

“那你对象喜不喜欢你?我对象就不喜欢我!!”

张佳乐说完随即反应过来,立刻又补了一句,“哦,我忘了你自己就是你自己对象。”然后就挂了电话。

叶修,“……”




喻文州感觉非常神奇,喝醉了的张佳乐仿佛点开了什么不得了的拉仇恨的技能,非常稳的赚了好几波仇恨。

但生命不止,折腾不息。张佳乐打给了江波涛,并且死乞白赖让他开免提。

“你开免提,你让小周也听,我有话要问他。”

“开了。你说吧。”江波涛觉得不好在这个时候忤逆失恋的伤心人的意志,只能拉着周泽楷应付。

“小周啊,你长那么好看,大家都喜欢你!但是他们都不喜欢我!”

周泽楷,“……”

“黄少天有他队长喜欢他,我都没有,我队长也不喜欢我。那你是队长,那你喜欢江波涛吗?”

周泽楷,“……”,怎么办被前辈捅破了窗户纸这样子江波涛不会讨厌我吧他也喜欢我吗突然就这么出柜了吗粉丝能不能接受联盟会禁赛吗江波涛早就知道了吗窝该吻上去还是先牵手……

“完了,江波涛,你跟我一样可怜,你队长也不喜欢你!”张佳乐在周泽楷进行复杂的心里建设并且努力思索如何说出一大堆话的时候,最后盖棺定论道。

周泽楷,“……”,我的枪呢?




喻文州此时很想打包带走闹够了已经开始昏昏欲睡的黄少天,想赶紧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

张佳乐打了一圈电话,最后总算从几个人那里得到了有人喜欢他的结论。

喻文州围观了这一过程后,对孙哲平的日常肃然起敬。

最后,张佳乐拨了一个号码。情绪却异常的稳定了下来,他先是一反常态的道了声你好,也没上去就拉着人问喜不喜欢他,他只是努力保持呼吸,然后冷静理智就像闹了一晚上的人不是他一样,说了一句,“照顾好你自己。我没事,我挺好的,你别担心我。”

说完,就挂了电话,开始小声的抽噎起来。

喻文州看着心酸,只得看看自己怀里睡着了的黄少天,犹豫了半天,问道:

“要不把他借你抱会儿?”

张佳乐被他逗笑,摇摇头,小声说,“别。自己的宝贝一定要好好抱着,抱的紧紧的。谁要也不给!”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神放空,不知道是在对着谁说,喻文州想安慰他几句,又发觉此刻他也挑不出来什么切实可行的能缓解人痛苦的药,只能沉默的点点头,算是回应。

喻文州正感觉有点尴尬,不知道说什么话才好,黄少天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喂,你好。”

“喻文州?”孙哲平顿了一下。

“我是。”

“我是孙哲平。张佳乐在旁边吗?”

“啊,是的”

“那麻烦你确保他好好上床睡觉。我现在在外地出差,暂时回不去,有点担心他。”

“……你们,是打算分手了吗?”喻文州小心翼翼的问。

“分个屁!就是我出差前吵了个架。不知道他又脑补了什么!”孙哲平叹气。

喻文州努力呼了一口气,然后郑重其事的对孙哲平说。

“前辈,我这有两个忠告。一,请你赶快把张佳乐带走,最好找一个没人找得到的地方,万一全联盟要追杀他呢?二,请让他以后少看点八点档的偶像剧好吗?”

评论

热度(1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