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 茶 Monstar 7°-

【双花】一沓废纸(短/一发完/HE小甜饼)

孤舟闲行:

张佳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那支掉在桌子和墙之间的笔捞出来的同时,还扒拉出了一本四五年前的电子周刊和一沓不知在缝隙里躺了多久的废纸。


连带着大团灰尘,涂涂画画乱七八糟的那种稿纸。


张佳乐把旧杂志和整沓废纸一起扔进垃圾桶后,突然意识到刚刚纸上的图可能有关某次战术布置。


那么久远的布置图多半是已经没用的了,但出于对这部分被遗忘记忆的好奇心,张佳乐鬼使神差地又把那沓纸捡起来。


当他在看到那沓纸左下角的队徽时,多少就有点不自在了。


这是一沓百花战队的稿纸。


张佳乐再次体会了一把看到百花牌蜂蜜时的唏嘘感慨。他扫了一眼手机,离张新杰通知的开会时间大概还有十分钟,于是掸了掸纸上的灰尘,坐下翻看起来。


第一页的战术图很抽象,但能判断出是百花主场的团队赛,选的是天空花园那张图,适合百花式打掩护也适合近战。


草稿纸上勾勾画画都是预设路线埋伏点和掩护的坐标。
只是这个布局的话……张佳乐心下了然,这不是百花之后两年用的最多的,以张佳乐一人为核心的战术,而是围绕繁花血景双核展开的布局!


他果然在后面一页的某个火柴人头上看到了一个孙字。


这沓纸的时间居然能追溯到第三赛季。


第二页的左下部分被着重画着记号,边上写着“死角”,不远处还有个“僵直”,这几个并不是自己的字,龙飞凤舞张扬地很,是孙哲平的。


时隔多年,对着一张乱糟糟的草图就是自己琢磨的布局也不可能记起具体内容,张佳乐甚至想不起来那时候是和孙哲平两个人还是和百花全员一起讨论的,也忘记了之后是确定了战术还是又重新修改。这几张纸只是碰巧记录了张佳乐和孙哲平联手,带着百花去接近荣耀的其中一小步。


接下来还有几页零零碎碎的复盘笔记,
“森罗:落花掌接反重力装置,扫地击中后重力效果出,延时三秒,可尝试。”


张佳乐能想象那个场景——整个战队反反复复看屏录时,自己随手记下了某种可能。


这是哪一场常规赛?输了还是赢了?失误落下几分?偶尔有大致记忆,但更多的细节都记不得了,最后的结果是败北,是亚军,失败理所当然掩盖了努力的所有过程。


再往后翻一页,夹着张粉色底的便利签,写着:“炒米线672517”


这张佳乐倒是有印象,那天宣传部的小姑娘抱着一堆战队周边每人发了个遍,徽章啦,钥匙扣啦随机掉落,张佳乐急着记据说很好吃的炒米线外卖电话,急匆匆抢了那包便签纸,错过了获得大孙版挂件的机会。


后来孙哲平把q版的乐乐挂件套在钥匙扣上并时不时拿这个笑他时,张佳乐后悔的要死。不过最关键的是几天后他那张记着炒米线电话的便签也找不到了,原来是夹在了这里面。
那家米线到底没能吃到一次。


之后重要的比赛安排和复盘都没有在后面的纸上看见,张佳乐记得后来有用一个比较正式的本子记录,但它显然没有这沓废纸那么幸运地被保留下来,那本子大概和大多数记忆一样,早已遗失了。


翻开下一页时张佳乐忍不住笑了,这一两页上居然满满都是“张佳乐”三个字。


这大概是再次获得“最佳搭档”的一段时间,需要签名的地方突然多起来,张佳乐决心要把鸡爪子似的签名改地霸气侧漏以提高个人形象,没事就抓个白纸练,“张佳乐”这三个歪七扭八的字很快遍布整个战队,简直成了一场灾难,导致百花全员惊恐地发现他们竟然都不认得“张佳乐”这三个字了!


这沓纸上的第三张没有写满,最后几个“张佳乐”写成了“孙哲平”。


张佳乐的笑意一瞬间僵在了脸上。
他记不起当时的心情,但大致能够脑补。
第三个“孙哲平”写到一半才觉得不对,想划掉又觉得多此一举,干脆翻过了这一页。


那个时候开始就变得不太好了。


就像在荣耀里习惯性地寻找落花狼籍的身影一样,张佳乐在现实里也开始注意孙哲平,思维随时都能绕到孙哲平身上去,然后无意识地靠近。他很满意所有人谈起他们都把百花缭乱和落花狼籍放在一起,与孙哲平共进退让他觉得欣喜。


我这是对“双花”组合的自豪感!


那时候他这样给自己解释,因为除了自豪感以外的那部分情感不受控制,并让他感到恐惧。
即使是现在,张佳乐仍想着赶紧把这一页翻过去,生怕看久了会泄露什么秘密。


再后面一张纸上写着:


“比赛结束后——
麻辣烫
电影碟6
爆米花
K歌
拿了冠军,跟孙哲平▓ ▓”


这大概是最后总决赛前的时间,他听从孙哲平的建议畅想未来以缓解压力。


最后一句话,特别是最后几个字被草草划掉,但仔细看还是能隐约看清内容,这是若干年前忐忑不安的情绪。


那年夏天最后一条赛后计划是跟孙哲平表白。


后来麻辣烫吃了,碟中谍6看了,爆米花啃了,百花上下在KTV鬼哭狼嚎也有印象,但也仅止于此。
跟孙哲平表白什么的自然是没有发生。


百花输在最后一步,哪还有想这些事的心情?


当然告白的计划后来还有过无数次,等过了这个夏休……等新赛季再进决赛,等他手治好了……等我一个人拿了冠军去见他……等世界联赛为国争光!


最近的一次是等回国后。


这么多年,联盟的正副队能成的都成了,就他张佳乐到后来告白都变成了想想而已,隔得越久就难开口。
苏黎世回来,收到孙哲平恭喜他拿到冠军的信息,也只不过回了谢谢两个字。


张佳乐正沉浸在突如其来的感性中,门口传来宋奇英的声音:“前辈找到笔了吗?快去会议室吧,副队说一分二十秒后开始,迟到交给韩队处理。”


“就来就来!”张佳乐又快速往后翻了几页都是空白,最后又看到了一串不知谁的电话号码,仔细想了想却毫无印象。他站起来,随手把这沓废纸再次塞进垃圾桶,用百米冲刺的速度赶去霸图的会议室。


————————————————————


托那几张废纸的福,这天晚上张佳乐躺在床上时,脑子里翻滚的全是以前百花的事,翻来覆去良久也压不下来,终于自暴自弃地拿起手机,十一点二十分,张新杰今天是不会查寝了。


张佳乐花了大概五分钟,给孙哲平发了一条消息。
当他开始考虑要不要撤回的时候,接到了孙哲平的电话。


“乐乐,什么事?”


张佳乐目瞪口呆:“啊?”


“你刚不是发消息说有件事拖了很久,要跟我说吗?”


“呃呃……大孙你怎么这么晚还没睡啊……哈哈哈,不是急事还是以后说吧…”现在根本说不出口而且只想撤回消息。


“没事,你说,我听着。”
那边一副不说就不挂电话的架势。


要了命了,张佳乐把头埋到被子里。
这实在不是一个适合告白的时机啊!


但那些隐忍多年的情绪此时却翻腾着,叫嚣着要公诸于世。
确实是压抑太久了。
拼尽全力追逐荣耀的时候不是适合讨论感情的时机,失败的时候也不合适,等赢了世界冠军,却发现隔的太久已经累到开不了口了。


那么现在呢?都怪那一沓该死的废纸,那十几页最普通的,在百花随处可见的纸,恰巧被夹在过期周刊里,恰巧混到杂物里一起被搬到霸图,恰巧掉在桌子和墙缝隙里一两年,再偶然被捞出来细细翻看。


就像不经意捡到了一小段差点遗失的生命。
还以为时间久了,总会冷静下去,没想到几张废纸,几个支离破碎的字在不到十分钟的时间里就能戳破所有防线——有关孙哲平的杂念,可是除都除不完啊。


要不……就试一次?
张佳乐这样想的时候,他拿着电话的手微微颤抖,喉结滚动着,眼睛酸涩胸口滚烫,这些久违的情感真挚而热情,不可逆转,也无法压抑。


借一沓废纸的提点,他得以说出晚了太久的告白。


荣耀,冠军,百花,霸图……这一刻一切都离他很远,张佳乐甚至听不到自己说了什么,天地间唯有电话那端久久的静默,他突然明白这件事其实并不需要什么合适的时机。


许久后他没听到孙哲平的回应,觉得刚才心口不受控制沸腾起来的温度有些可笑。
他想起来自己已破釜沉舟。


“呃……大孙你看我这说梦话呢哈哈哈哈你不会真信吧?”


“乐乐,”孙哲平一手攥着手机,另一只手摩挲着钥匙扣上略显陈旧的Q版挂件,“这件事我早知道了……等了有六七年了,你不说,我总想着你是还没准备好,要再给你些时间,要再等等……我还以为得等一辈子呢。”


听那边没有声音,孙哲平又解释道:“有一次要记个号码,随手拿了你一沓纸,记完号码不小心翻到前面有一页你写着比赛结束以后要做的清单,吃麻辣烫看电影k歌什么的……”孙哲平说着竟笑起来,“最后一行写着跟孙哲平告白,还涂掉了,涂又不涂干净,都给我看见了……”


孙哲平的嗓音贴着张佳乐耳廓,在他心尖上炸开一簇簇烟花。


这可都是那沓废纸害的,张佳乐捧着手机,面红耳赤地想。


The End.

评论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