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 茶 Monstar 7°-

[韩张]寻物启示一则

慕谨汐汐汐汐汐:

 @云行。 点的 韩张/眼镜play。我去问啥叫眼镜play没有得到回复,于是就自作主张产生了以下一文。


 


寻物启示一则(又名:眼镜去哪儿)


文/慕谨汐


 


一大早,霸图战队的训练室、食堂、会议室门口都被一则寻物启示攻占。


本人张新杰,现遗失眼镜一副。鉴意义重大,望有消息人士可告知,若得寻回,必有重谢。


下配眼镜特写图片和具体信息参数。


 


其实大多数战队成员都是早上在训练室门口看见这则讯息的,不过刚进门就对上了韩文清一张凶神恶煞的严肃脸,谁都没胆在这时候讨论研究。


好容易憋了一上午,中午吃饭的时候,有小队员打菜和张新杰迎头碰上的,就情不自禁要发挥一下人道主义关怀:“副队,眼睛丢了,找到了吗?”


没带眼镜的张新杰视力大大的糟糕,弥蒙着湿漉漉的眼睫许久才看清了眼前的人是谁,才说:“没有,谢谢关心。”


好容易逮着一个和副队说两句的机会,小队员也是很激动,刚准备继续搭话题,就见张新杰躬身弯下,仔细盯住窗口里的小碗菜,对他说:“麻烦帮我看看,这是金针菇?”


“……这是豆芽啊,副队。”


“那这个,”张新杰又指向边上一组,“土豆烧肉?”


这个瞬间小队员突然对副队产生了生生的同情,他摇摇头刚想公开正确答案,就听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那是萝卜。”


听了这声儿小队员就条件反射那么一哆嗦,接着赶紧转过来,果然不出所料正对上韩文清那副冷冷的表情,忙打招呼:“韩队好!”


韩文清微垂目光看了他一眼,点点头也算回礼,接着就走到张新杰身边,把人手里的饭盒拿走,空出的手把张新杰牵着,“要吃什么我帮你打,你这个视力还敢到处乱走。”


也没听清张新杰回了句什么,两个人说着说着就走远了。


看得小队员深觉自己在事业成功家庭美满的人生赢家榜样面前,是得怎样地再发愤图强。


 


在韩向导无微不至的人文关怀下,张新杰终于找到了自己想吃的菜,一荤一素,末了被韩文清带到距离最近的位置上,坐下,饭盒递过去。


然后,韩文清就走了。


也是,张新杰从来恪守“食不言寝不语”,说好听点儿就是讲规矩,说难听点儿,真无趣。


在和韩文清处对象之后,后半句的“寝不语”已经得到了本质上的飞跃,但是“食不言”这一条,纵使功夫再好,韩队长也不能改变分毫。


不乐意跟自己一起吃饭,也是很正常的嘛。


张新杰眨了眨眼睛力图看清餐盒里那是香料还是肉粒儿,结果这时候韩文清又回来了。


给他递过来一双筷子和勺。


哦,看来刚刚韩文清是取筷子去了。张新杰伸手接过,刚准备说声“谢谢”,结果对方又走了。


“……”


不过多会儿韩文清又回来,这回带了自己的饭盒,还顺路给张新杰打了碗汤。看吃饭的东西都具备了,这才坐下来,跟张新杰说:“吃吧。”


 


两个人吃东西都没有说话,也不知道是凑齐一对正副队长可召唤神龙还是怕被秀恩爱闪瞎眼,总之方圆几张桌子范围内都没人坐下来吃东西。


整个这片儿只偶尔能听见韩文清唠叨。


“那是姜丝。”


“你不是不吃葱么。”


“……我帮你把花椒剔了吧。”


大漠孤烟单挑花椒怪。


“挑”是字面意思的“挑”。


远处有眼尖的八卦宣传组成员如张佳乐看见这一幕,也是深感吃惊以及真人不露相:“万万没想到韩队体贴起来,也这么有模有样啊。”


他这么一说坐自己对面的林敬言也扭头看过去,良久,才道:“大概是被石不转耳濡目染的吧。”


 


大概是感受到有人在背地里默默评论自己,韩文清一阵鼻痒接着就是一个喷嚏,打完之后连着又是一个喷嚏,没完没了了。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韩文清想,大概这是他的恶报来了。因为,张新杰那副眼镜儿不见了的罪魁祸首,其实就是他自己。


 


说起来其实这也不能怪韩文清,昨儿晚上解决了工作问题,他去张新杰房里,真的只是赴约看个电影。年后回来的这段时间挺忙,他俩折腾了好几个礼拜却连一场像样的约会都没安排上。


张新杰豆瓣上关注超能陆战队可久了,韩文清每次想着买票带人一起去看,结果每次都因为种种原因错失良机。现在好,放映完了,只能从网上搜枪版。


韩文清也不知道是从哪儿摸到了个高清地址,跑这儿来准备跟张新杰一起补完呢。


他进宿舍的时候只听到浴室里哗啦啦地水声,对方正在洗澡。


张新杰这人有点洁癖,而且他洁癖的点非常怪,其中有一条就是,不洗澡,不上床。床上穿的衣服和外头穿的,绝对不混搭。


他俩第一次做爱的时候韩文清就知道这一点了,原因很简单,天雷勾动地火,就快把持不住,韩文清把人打横抱起来刚准备往床上扔,就听张新杰突然想起什么的喊了一声“停!”眼神里那些迷蒙也都换作冷静。


感觉是有什么大事儿要发生。


“队长,你是不是还没有洗澡。”


用肯定句发问,意思就是你快去洗澡啊。


箭在弦上了发不出去,韩文清脸都黑了,好半天才找到解决方案。


“去我那。”他调头踢门,抱着人出了张新杰卧室扬长而去。


对门就是他那间。


韩文清伸了手在裤兜里掏钥匙,怀里被抱着的张新杰身上有点儿抖,也不知道是害怕被人看见还是冷得。


韩文清心想“事多就得付出代价”,结果还是把人搂得更紧了一点儿。


从那以后韩文清到张新杰这边来,都会先把澡洗了衣服换了,自觉保护好环境卫生,爱护媳妇儿,从自己做起。


 


正想着,张新杰就出来了,也是刚洗浴完,整个人身上透着潮湿的水汽儿,没擦干的发丝儿偶尔往下滴些水,落在薄薄的睡衣布料上,带着一点点湿身诱惑。


张新杰还没带眼镜儿,眯着眼睛看着已经到了的韩文清,问他,“看什么?”


韩文清只跟他说一起看电影,却没说具体是哪一部。


韩文清冲人招招手,然后上网开链接。


视力不行的张新杰走过来途中恰好绊到了电脑那根线,他本身不太用这边的接口,没想到韩文清会插线在这儿,于是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整个人就往前摔,这一摔就摔进了韩文清怀里。


臂咚。


电影那边在加载。


韩文清想想,觉得也应景,就让张新杰猜:“现在这样,和电影里倒是挺像的。”他有意指大白的拥抱。


张新杰眼神里却多了些狐疑和猜测。


“你是说……?”


韩文清的眼神里多了些鼓励。


就这时候枪版网站的加载打开了。


“嗯!~”的一声,开场好不劲爆。


 


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模一样。


张新杰看了一眼屏幕里欲仙欲死的人啊,一脸沉静地看着韩文清。


日你大爷的盗版网站啊,还能不能好了?


韩文清抱着张新杰的胳膊都差点松开,不然总觉得是在耍流氓。


 


近距离被张新杰这么盯着,就让韩文清有点儿不自在。他抬了一只胳膊摸到床头去给人拿眼镜,有话好好说,但你至少给我解释的机会。


结果他刚摸到眼睛撤回手来,还没能给对方带上,张新杰的吻就过来了。


带着才刷过牙齿的薄荷香味儿,一点一点袭击了自己的鼻腔,而后融为一体。


韩文清心想这下误会大了。


不过,这可真是一个美丽的误会啊!


他收紧了双手回抱过去,身子一翻把张新杰压在下头动作起来。


中间疑似听到了一声什么闷响,管他呢。


这床上除了枕头就是被子,绵软软的一大片,能有什么东西被压坏?


 


结果还真有。


等把张新杰清理干净再抱他回床上休息的时候,一掀开被子,韩文清就看到了。


一副分了家的眼镜遗体静悄悄地躺在那儿,犯罪现场一片狼藉,似乎是在控诉韩文清的家庭暴力。


韩文清也算是见惯了风浪和大场面的人了。


按理说毁了一个眼镜这并不是什么大事啊?


可是再见惯了风浪你也无法阻挡人一瞬间反应过激超出寻常每个月都有那么一阵儿脑回路不对头。


等他再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副眼镜的尸体已经被自己丢在了自个房间的垃圾桶的最底层——为了防止被看见他还搜罗了一房间的废纸往上压,几乎是把能扔的该扔的东西都撂进了垃圾桶。


毁灭了所有证据,罪犯洗手上床准备睡觉当做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但是所谓做贼心虚不是没有道理。


大清早的他刚进训练室,就看见了门上那张白纸黑字写作“寻物启事”解析作“控诉书”的大字报。刚一进门就见已经在里头准备的张新杰抬起了眼,神色迷蒙地看着自己,好半天才辨认出了是谁,问:“队长,你有看到我的眼镜吗?”


韩文清特可耻地说了句:“没有。”


纵然如此,作战配合的时候,他每一次跟张新杰眼神交汇,都觉着自己已经被对方看破。


当然,这一点纯粹是他想多了,没戴眼镜儿的张新杰在现实里战斗力基本为零,推理能力也基本为零。


 


韩文清终于把花椒挑完了,一桌子圆滚滚的小怪在那儿躺尸。他把饭盒给张新杰推回去,然后问:“你下午有空么?”


“嗯?”张新杰像是没懂,“下午,不是训练吗?”


“假我批了,先去买眼镜。”


张新杰刚想拒绝说不要因为自己的私事耽误训练,可韩文清一句话就劈头盖脸地压了下来。


“现在你的状况已经耽误到训练了。”


张新杰沉默了一会儿,说:“好。”


一边在脑海里回放早上自己到底做出了什么被察觉的失误。


当然无果。


石不转的操作毫无问题。


但是心虚的大漠孤烟就说不定了。


 


张新杰的眼镜一贯不随便在外头眼镜店配。


两个人跑去了眼科医院,挂号,排队,简单检查,验光,扩瞳,再验光,忙得不亦乐乎。中间扩瞳需要反复滴眼药水好几回,张新杰就坐在那儿,调了个计时闹铃默默数时间,第一个十五分钟还没完,就感觉肩头一沉,韩文清脖子一歪就靠他身上睡着了。


张新杰自然是不可能看到这场面的,不过仅仅是脑补一下……


想笑。


他的肩膀轻微抖了抖。


大概自作自受说的就是韩文清这种吧。


昨儿晚上他迷迷糊糊地被抱上床,就看到那副碎裂的眼镜,以及伫立许久毫无动作就差变成永远的丰碑的韩文清。


他原想说一声不要紧,明儿从买就行。


结果话音比不过韩队长的手速,就见对方小心翼翼地收了那堆残骸,摸了还不忘仔细在四周摸一摸就怕有什么碎渣渣留在床上割到自己。


那个时候张新杰就想笑了。


他费了好大劲才憋住声音,生生忍到对方脚步轻轻地撤离自己房间外带熄了灯,才在一片黑暗中发出点微弱的笑声。


 


“队长。”他轻声喊身旁半梦半醒的韩文清。


“嗯。”韩文清无意识地回应。


张新杰刚想提眼镜,可是话到了嘴边却又转了个弯,最后他只说:“没事,你睡吧,时间还很长。”


 


时间还很长。


还能继续看你严肃律己,恪守岗位,一往无前。


带着脾气骂人的,呆在房里犯蠢的,两种的韩文清都看得见,何其有幸。


 


FIN


 

评论

热度(3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