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 茶 Monstar 7°-

【双花】消夏.

SilentCat.:

因为一杯茉莉雪顶而引起的脑洞。。不知怎么的最后写偏了?
感谢德克士提供的WiFi.
==========================================================================
夏天是个好时节。


从前在夏天,张佳乐会顶着炽热的太阳溜出俱乐部,连着拐三个弯,去到小巷里那一家K市最正宗的奶茶店。


他总是要一杯加冰的茉莉花茶,倘是在把裤子丢进洗衣篮前的例行口袋检查中能多摸出一块钱,捧在手里的就会是一杯茉莉雪顶。奶茶店的店主还是个百花粉,在某一次认出来他以后,每次的冰淇淋都会多上好多。


回俱乐部的路上他就一边走一边吸溜吸溜地喝花茶。他喝得很快,总是在冰块全部融化之前就把茶喝完了。掌心的温度让未融的冰块继续融化,与塑料杯中吸不出来的那一丁点花茶混在一起。张佳乐就继续吸,虽然花茶的味道越来越淡,却好像永远喝不完一样,这足够让他在回到俱乐部之前幸福一阵子了。


张佳乐开心的时候,花茶就一下买两杯。这种情况下他不会边走边喝,而是让店主姑娘把两杯花茶都装进袋子里,他以最快的速度奔回俱乐部,以防冰块融化。另一杯花茶最后当然是属于孙哲平的。孙哲平不大喜欢喝甜的东西,却也不得不承认,在夏天,这种冰冰凉凉的饮料确实是一种享受。


虽然他骨子里更倾向于喝冰啤酒。


张佳乐从来不陪他喝冰啤酒,他酒量不算特别好。特别是作为职业选手,他也不会轻易允许孙哲平喝冰啤酒,只在第三赛季百花夺得亚军的庆功会上略微放肆地喝过一次。


孙哲平感到很痛苦。


为了缓解这种痛苦,张佳乐就带着他,在夏天的夜晚跑去吃夜宵。通常是在网游里刷boss刷到半夜,相对而坐都饿了,张佳乐就拉着他跑下楼,绕到俱乐部后院翻墙出去,俱乐部是不让半夜出门的。然后,只要跑两个路口,就能到达他们最喜欢的那家烧烤摊。


烧烤摊的老板不玩荣耀,但他们去得多了也认识他们。得知他们是电竞明星后,十分贴心地安排了最不容易被发现的位置。两个人点上一堆肉,一边吃一边畅想未来。百花会夺冠,双花会封神,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晚风清凉,气氛正好。孙哲平觉得,这顿夜宵只缺一罐冰啤酒了。


拗不过他,张佳乐最终给孙哲平限定的最多啤酒量,是一个月一罐。在进行不断的讨价还价以后,孙哲平还是感觉很知足了。


他们两个在那个烧烤摊从第二赛季吃到第四赛季,每个夏天随着烧烤摊的出现而出现,竟然没有被发现过。其实也对,毕竟也不会有人想到,两个电竞明星竟然半夜跑出去吃烧烤,还一吃就是一个夏天。


吃完烧烤,张佳乐偶尔还会绕几个弯,带着孙哲平去一家二十四小时经营的便利店,他酷爱那家店的关东煮。纵然天气炎热,店主居然也从不撤销关东煮这一个项目,不知道是另有计划还是专门为他们准备的。


于是张佳乐就买两份关东煮——说是他买,其实他只是负责挑的,最后基本上都是孙哲平付钱。孙哲平对于这种当作零食吃的东西并没有太多要求,只要不是被他正面吐槽过的,张佳乐都可以随便挑。


张佳乐从来没有想过买了关东煮就马上回俱乐部,他叫孙哲平陪他蹲在便利店门口的凉风口底下开吃,仿佛买了关东煮就买了蹭冷气的权利似的。反正半夜也没什么人,便利店的店主也没有在意过这两个人堵他的店门。他们就安安稳稳地吃,吃完了把汤也灌下去,热汗淋漓混合着冷汗淋漓,着实神奇的体验,这才是张佳乐喜欢的风格。


夏天的阳光也总是炽热,照在宿舍阳台上张佳乐种的花花草草上,像哺育着它们的成长,又像摧残着它们的成长。


有时候,张佳乐会蹲在宿舍临着阳台的玻璃门前,啃一个从百花食堂讨来的冰过的西红柿。他和阳台只隔一道薄薄的玻璃门,他却永远不走进阳台,因为阳台上太热了,房间里怎么说都有冷气。


他讨来的西红柿一般都多汁,一口咬下去汁水就溢出来,不免吃得满嘴红水。这种情况还好,只要之后洗脸就可以了,最不济也就是吓着别人。他所担心的是汁水滴在地板上的情况。他将不得不找到那块不知道扔在哪里的抹布擦掉那些汁水,以防孙哲平回来后发现了揍他一顿。


夏休期的时候,孙哲平从来不回家。张佳乐家在本地,很快被勒令回家。他们两个依然网游里抢boss,有什么事情,就干脆QQ上联系。


有一次,刚拿下一个boss,张佳乐说自己饿了,可惜家里断粮中。孙哲平提议让他出来买,张佳乐立即拒绝。


“你怎么这么麻烦。”孙哲平说。


“靠,我爸妈都睡了你让我出去买啊?吵醒他们怎么办?”张佳乐反问。


“行吧行吧。”孙哲平从电脑旁边摸出来手机,“想吃什么,我记下来给你买。”


这只是第一次,后来还有过很多次。有时候还是在白天,张佳乐想要喝花茶。孙哲平举着手机打电话,电话那头的张佳乐远程指导他怎么去奶茶店——孙哲平知道烧烤摊在哪,可是奶茶店就真的无能为力了。


奶茶店的店主姑娘见到孙哲平也很激动,甚至急不可待地问张佳乐怎么没来。孙哲平说是张佳乐想喝自己给买回去,那边店主姑娘手一抖,茉莉雪顶上的冰淇淋一下就多浇了好多。


买完以后,孙哲平还负责把零食送到张佳乐家里——这才是最让他感慨自己这是图个什么的环节。张佳乐家住三层,他不敢直接跳下来;不过还好临着窗户。张佳乐就颤巍巍地放下来一个袋子,让孙哲平把吃的都放进去,他再颤巍巍地提上去。


“还职业选手呢,这点事就手抖了。”孙哲平嘲笑他。


“你不懂!”张佳乐站在窗户边咬牙切齿又小心翼翼地叫着,“这有可能掉下的可是我的口粮!”


其言辞之恳切,说得好像如果掉下来孙哲平不会再给他买一份一样。于是听到这样的话,孙哲平就会再嘲笑两句,换来张佳乐顺势与他的几句闲扯。


这些都是孙哲平离开之前的事情了。那时候青春还早,梦想也还多,他们就把自己的信念和一天的汗水,都塞进那时候的花茶、烧烤、关东煮甚至是西红柿里,尽数嚼碎吞入腹中,当作消夏的最佳方式。


孙哲平手伤离开的那个夏天,张佳乐没有溜出去吃过东西。可能那时候他把精力都用来冲刺冠军,分不出一点用来消遣。可是他还是输了,输得彻头彻尾。


那个夏休期张佳乐没有回家。在门口保安都回家了的情况下,一个人坐在宿舍里待着。依然刷boss刷到半夜,却再也没有人坐在他身边。半夜觉得饿了,也只是从柜子底下摸出来一桶泡面,混着汤吃下。


后来他把宿舍里屯的泡面都吃完了,只能出门买东西。保安走之前把门锁了,他张佳乐翻墙出去,站在俱乐部的栏杆外面,看着天色还不算晚,就决定去奶茶店。


还是那样的小巷子,还是那个店面,连店主姑娘的发型都没变。可是店主姑娘见到他却忽然哭了起来。张佳乐一脸茫然,就听见店主姑娘哭着问你没事吧?你好久没来,我都觉得这赛季的事情是不是给你打击太大了。


从奶茶店出来,张佳乐就晃晃悠悠地去了刚刚出摊的烧烤摊,就见烧烤摊老板皱着眉头看着他。他说我听对面网吧的老板说了,那个个子很高的小伙子,是不是以后都不会来了?


再然后,还有便利店的老板——张佳乐现在才知道他还是个荣耀粉。他真的没有想到,他和孙哲平的点点滴滴,就这样记录在别人的眼睛里了。


最后他翻墙回了俱乐部。偶然瞥见阳台上自己种的花时,张佳乐想:我是不是应该去找食堂要个西红柿?


——在奶茶店,张佳乐说我没事,孙哲平也好得很,明年就能复出了。你再给我一杯茉莉花茶吧,加冰。


——在烧烤摊,张佳乐说老板,别只记着他行不行。原来要的东西都来一份,我带回去给他。


——在便利店,张佳乐说原来你也是个荣耀粉啊,放心吧,等到明年我还带他来吃你的关东煮。


他许下了一个一个夏天的承诺,却只能一个人兑现。再接着,连兑现都不能够了。他拖着箱子离开了这座曾经给他每一丝夏天的气息的城市,背负着一身骂名,一个人去往另一个地方。在那里,夏天的风有海水的味道。


再往后,张佳乐在那片群山中,与那个只在梦里出现的人重逢了。那个人还是那么爽朗,笑着说现在需要疯一把的,是你不是我。


张佳乐忽然间好像嗅到那时花茶的味道、烧烤的味道还有关东煮的味道,看到那时炽热的阳光,透过大气层照耀在他种的花花草草上,花影斑斓。


最后他见到了真人的孙哲平。那个时候距离百花的他们已经过去很久了。他们面对面坐在B市的一家饭店里,孙哲平说,等到夏休期了,我们一起回K市吧。


张佳乐很想嘲笑他,说自己是K市人,每年都会回去的。但是最后,他只是点了点头。


饭店里的冷气开得很大,与那时的任何一点都不同,张佳乐想着,只有人是一样的,还有消夏的心情是一样的。


那些远去的时光,其实都可以回来。只要他们再次相遇。


END.

评论

热度(301)

  1. 清 茶 Monstar 7°-灵猫_准备复活中。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