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 茶 Monstar 7°-

与共(1~3)

米洛:

01.


 


G市,二月。


黄少天全副武装,带上帽子穿了一身黑风衣从公司的车库里跑出来,他四处看看没人,飞快地溜进了一家蛋糕店。


店里开着空调,黄少天把口罩摘下来,抬手拿了蛋糕的图本翻。蛋糕店的服务生貌似是因为开在蓝雨的周边常年见各种明星,表现十分淡定,一点也没有“哎哟卧槽这不是XX”的惊讶感,所以到底是因为淡定,还是因为我压根不红呢?黄少天一边翻着一边心里吐槽,我这个明星当的,跟路人简直没差。


奶油蛋糕太腻了但是真的很好吃,冰淇淋蛋糕要冷的时候才好吃,可是现在天气好冷,要还是不要呢?黄少天一顿乱翻,犯了选择恐惧症,最后实在是没什么办法随便翻了一页递了过去。


“要这个,多久好?”黄少天问。


“要等两三个小时,您下次可以提前订。”服务生礼貌回答。“请问蛋糕上要写什么吗?”


“哦……那我过会儿来。”黄少天点点头,“是生日蛋糕,就写……生日快乐就行了。”


“那请问过生日的贵客是多少岁生日呢?”服务生笑得和生日蛋糕一样甜美,“我们好准备相应的蜡烛。”


为什么一定要问这个问题呢?这个问题很让人难过的好吗!


“23。”黄少天双手插兜,声音闷闷的,小的像蚊子哼哼。


“什么?”服务生没听清。


“咳咳,25。”黄少天抬起头,字正腔圆。


“好的,您可以留一下联系方式,我们一做好就给您打电话,可以吗?”服务生把单子拿过来让黄少天签,继续礼貌笑。


“好吧。”黄少天接过笔,想了想拿出手机,照着手机上的电话号码刷刷刷写下,然后签下了名字:李轩。


“那好的李先生,”服务生说,“请问您是先付款还是?”


“来拿的时候付吧。”黄少天带上口罩,“哦对了,两个人吃,不用拿太多的叉子。”


带上口罩又是一条好汉,黄少天晃悠着走出蛋糕店的门,还没走出去两步就看到站在不远处目光凶狠的李轩,估计是惹急了才这个表情,一般情况下,李轩人是业内公认的老好人,特长背黑锅。


“你跑什么!”李轩问,手都抬起来了,想了想又放下了。


“不跑怎么办?”李轩急了,气不打一处来,黄少天倒是理直气壮的。“我知道陈导没有别的意思,但是我受不了,就不能好好说话吗?大白天开什么房?我都弯得九曲十八弯了——”


“祖宗!”李轩一把捂住他的嘴,“你要死吗,你想全世界都知道你是弯的?”


G市冬天还是有点冷的,虽然和严寒的北方不能比,但是也冷飕飕的,李轩觉得真是身心俱寒,寒叶飘零洒满我的脸……他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黄少天,觉得有点心塞。他觉得自己十分有道理,可是黄少天好像也很有道理的样子,这对话还怎么进行。


“扶不起的阿斗。”李轩最后一针见血,总结到。


“可是阿斗登基了啊。”黄少天倒不在乎,见缝插针地堵李轩的话。


“吾皇万岁,行了,回去吧,大冷天的在外面折腾什么,我知道你不红没人认识你,但是——”


“你不要这么犀利地在我伤口撒盐好吗?”黄少天气道。“你有点良心可以吗,大哥我今天生日,出来买个蛋糕不行啊!蛋糕……”


“不许吃!好不容易瘦下来了,别再胖了!明天带你去和刘导吃饭,看看能不能在新电影里演个随便什么,你生日什么啊你生日,你生日八月十号不要再骗我了。”


“哇所以你是记得所有人的生日吗?”


“当然不,我只记得你的和我的。”李轩忍无可忍,街上虽然人不算多但是总还是有人的,这一个艺人和自己经纪人当街拉拉扯扯成什么体统。“赶紧回去,今天能早点收工。”


“我定了蛋糕!”黄少天挣扎,“李轩,我留的你的名字和电话,呃,还没给钱。”


李轩:“……”


“嘿嘿……”黄少天笑。


“行了回去吧,我等会儿接到电话就去拿。”


蓝雨的装饰简洁大气,绝无半点暴发户的嫌疑,显得优雅大方,黄少天不得不承认,他去过很多家经济公司,没有一家能像蓝雨这样气度高雅又绝无半点架子,他签到蓝雨一年了,虽然至今还是上不去下不来的状态,却和蓝雨的员工几乎都混熟了。


“黄少干嘛去?”郑轩从会议室出来,手里拿着文件夹。


“看个剧本。”黄少天裹着个黑色风衣露出个脑袋,点点头冲郑轩示意。“诶,郑轩,你最近带新人了?”


“是啊——”郑轩点头,又很快闭嘴,凑到黄少天耳边,“不好说,私下八卦。”


“嗯嗯!”黄少天拼命点头。他和郑轩的八卦之心燃起熊熊之火不是一天两天了,两个人私底下最喜欢聊点业内的料,有些和他俩八竿子打不着的事也要关心,实在是忧国忧民。


“对了,李轩呢?”郑轩问,“里面找他呢,刚让我去喊他过来,嘶,空降来了个艺术总监,算了算了等会儿一起说,你让他过来,我着急去送个报告。”


黄少天点头,向会议室里探探头,果然看到围着坐了不少人,目之所及全是高层,黄少天识趣没进去,靠在门口给李轩打电话让他过去。


李轩匆匆而来,手里抓着新剧剧本丢给黄少天让他自己去看,黄少天还想问剧本给是给了,可是角色是哪个啊,李轩已经风一样地钻进会议室去了。


从茶水间望下去是蓝雨的人造湖,传说中的一锅绿水,夏天就是一锅苔藓热汤,冬天还能好一点,但是不是活水,终究是不那么新鲜,黄少天看了就想笑,他靠着窗子向下看,顺手翻开了剧本。


这是个电视剧剧本,古装武侠类型的,光是人设就足足写了三页,黄少天定睛一看,好家伙,这么多人都是主角,一二三四五六七?这不是开玩笑呢吗!黄少天一直以来是不温不火的状态,虽然没有什么存在感,但是好感度不低,他是演龙套的出身,在很多电影电视剧中都有露面,但是他常年演着男五男六,实在是没什么人记得他。虽然如此,他已经出道三年,踏踏实实演了三年的戏,已经不是饥不择食什么都接的阶段了,选择剧本的空间也大了起来,李轩专业眼光很好,他到了蓝雨之后接的戏,质量明显比以前好得多。


可是这什么剧情啊,宇宙军团F7?李轩怎么接洽了这么个电视剧?


黄少天随手翻了两页,终于发现李轩为什么给他选了这个剧本,这是一部改编自古龙原著的电视剧,而且是内地首度翻拍,没有先例。


经典古装武侠剧的翻拍虽然有着高的话题度,难免要面临的问题是如何避免与前者的对比,观众的心理记忆是自带滤镜和与时俱进美图秀秀功能的,先入为主永远难以超越,白月光绝非嘴上说说。而且拿来对比一般都逃不过越拍越烂的评价结果,观众或许买账,舆论却肯定不买账。但是首度翻拍几乎就没有对比的可能了,更何况,古龙的作品内地几乎就没有翻拍得好的,不是大肆修改剧本几乎全原创,就是人物走形严重目不忍视。


黄少天突然又有点感兴趣了起来。


他翻了两页剧本,试图理顺一下人物关系,刚准备认真看,就听见身后有人敲门。


茶水间是人来人往,谁来都行的地方,黄少天有点纳闷,谁啊,这么礼貌过度,他微微一侧身,看到一个人提着蛋糕走了进来。


黄少天眼睛尖,一眼就瞄到了蛋糕的图案,这不是他在蛋糕店订的吗?这人谁?李轩的助理?李轩好厉害,自己都配助理了。


“黄少天?”那人看起来年纪稍微比黄少天大一点,样子很温和,笑起来的时候唇角微微勾起,弧度让黄少天这个看尽俊男靓女的明星都嫉妒不已,太好看了……


“你好。”黄少天点点头,心想不错,居然认得我,看来功课做得不错,这要是不认识就尴尬死了。


“李轩让我把蛋糕拿过来给你,”那人走过来把蛋糕放在桌子上,然后拿着纸杯接了杯水坐下,“今天你生日吗?”


“不是,逗李轩玩的,日常坑他。”黄少天把剧本扣在桌子上,“今天是我入行三周年,找借口随便买的,哎呀,这个蛋糕做得不错啊,看着挺好吃的。”


黄少天不认生,而且十分热衷于和蓝雨每个人搞好关系,这个新来的助理看起来很好说话的样子,既然他是李轩的助理,将来少不了和他打交道。黄少天拆开蛋糕盒子拿出刀叉,二话不说给那人切了一块递过去。


“呃,”那人正在喝水,看到蛋糕有点小小惊讶,于眼神中一闪而过,随即又笑起来,礼貌地接过来,“谢谢你。”


“吃吧,看着挺好吃的。”黄少天继续切蛋糕,切了四五块端出去,一会儿又空着手回来了。


那人还在吃那块蛋糕,看上去也挺喜欢的样子,黄少天心情大好,反正他不能吃,李轩的钱,给大家享用也是好的。


“你怎么不吃?”那人吃东西的仪态非常优雅,黄少天忍不住一直盯着看,直到那人吃完了问了一句,黄少天这才回过神来。


“不吃,不能吃。”黄少天有点惆怅,“吃了会胖,就不好看了。”


“有吗?”那人站起来,微笑地看着黄少天,“你很有气质,怎么都很好看。”


“啊……”黄少天经常被夸,但是这个人有点太魔性了,这一句夸到他心坎去了,舒服得要死。


那人逆光而站,午后的冬日阳光冷清又单薄,穿越玻璃窗打在那人的身上,深蓝色暗纹西装合身得体,和窗外依旧绿得欢快的树影微微重合,于阴影交错之中巧妙勾勒出一幅油画来。


“谢谢你的蛋糕。”


 


 


02.


 


    


“看得怎么样了,有什么感受没有?接还是不接?”李轩发动保姆车,把车窗摇下来,开出蓝雨的车库。


“我也是这么想的。”黄少天说。


“你能不能不用yes or no来回答我的选择疑问句?”李轩扭头瞪他。


“啊?你说这个剧本吗?”黄少天回神。


“废话。”


“当然接,”黄少天扭开头顶的灯,翻了两页,“赵无忌这个角色演好了肯定非常出彩,但是要靠磨了,吃点苦我是不怕的,就怕是没有时间给我磨。”


“这什么本子,我就知道是古龙的,古龙的什么?”李轩也是就听说的古龙原著改编,没问是什么就急匆匆地扔给了黄少天,他刚才听黄少天说了个人名是赵无忌,怎么品怎么觉着不对劲,怎么带着一股浓浓的山寨金庸的味道。“楚留香还是陆小凤?花无缺,或者是……古龙还有什么?赵无忌是谁,张无忌的邻居吗?”


“古龙的《白玉老虎》。”黄少天翻到第一页,十分确定地对李轩说。


“这什么狗屁名字?”


“滚,古龙起得蛮好的,怎么就狗屁名字了?”黄少天看了一段剧本,已经深深爱上了这个故事,听到李轩这么评价十分不满。


“这什么啊,我都没听说过。”李轩道:“我还以为是楚留香陆小凤之类的。”


“你觉得我是能演楚留香还是陆小凤?”黄少天瞪了他一眼,“这两部都翻拍到吐了好吗,而且这两个人,尤其是楚留香,谁演谁不落好,天人之姿几乎没有人能演出来,能演出来的人都不来演。我跟你说,你要是真的给我拿这种我还真要三思而后行。”


“那这个是什么故事?”


“古装武侠,哎呀,我还没看完呢。”黄少天不理他,低着头继续看剧本。


从蓝雨在黄少天家虽然很近,但是还是需要一段时间,李轩没什么意思,就撩扯他两句,黄少天充耳不闻,只顾着低头看剧本,也不顾车内灯光暗。


“蛋糕没吃吧?”


“没吃……”黄少天终于出声了,“其实很想吃,但是没敢吃,慕斯蛋糕热量简直恐怖,哦,你助理送过来的,他吃了一块,我看他挺喜欢吃的,没白买哈。”


李轩:“…………”


黄少天低头继续看剧本,李轩却要疯了。


“你在胡说什么,我哪儿有助理,”李轩扭头表情非常严肃,“你再说一遍,谁给你送去的?他说他是我的助理?”


“没说啊,我猜的。”黄少天道:“你紧张什么,就算不是你助理那就是别人助理吧,不过气质真心好啊,暗纹西装不好穿的,他就衬得很得体,而且嘴唇弧度特别漂亮,上镜肯定好看,你俩要是真是站一起,我觉得你更像他助理。”


“穿了深蓝色的暗纹西装?”李轩问。


“啊是,”黄少天点头。


“完了,祖宗。”李轩猛地刹车,“咱俩都完了……嗯,郑轩也完了。”


“什么啊?”黄少天摸不着头脑,“什么完了,拜托你能不能不要天天说这么晦气的话完了完了,我马上就要红了啊喂——”


“你看一下今天内部通知的照片,再百度一下喻文州。”李轩掏出手机递给他,“郑轩不是和你说了吗,空降来了一个什么艺术总监,今天就说这事儿,开了一下午的会,我当时接了蛋糕店的电话走不开,就让郑轩找个人帮我去拿……他找的人太到位了……”


黄少天扫了一眼照片,果然和给他拿蛋糕的是一个人,百度了一下喻文州,发现还真是一个人,气质和嘴唇的弧度是没法如此相似的。


“我靠。”黄少天举着手机递给李轩看。“哇塞——”


“哇塞什么?他是瑞格的设计师,这有什么好哇塞的……”


“不是啊,”黄少天指着百度百科的出生日期给他看,“你们去死吧,我不用死了,今天是2月10号,他生日,我请他吃了蛋糕哈哈哈哈哈——!!!”


李轩:“……”


黄少天还在哈哈大笑,笑得直不起腰来,真是瞎猫碰到了死耗子,这个世界真是太神奇了。


“喂喂喂,蛋糕是我的买的!!我买的!!钱是我……我靠,钱是他自己花的,你笑什么!”


黄少天立刻不笑了:“……哦,对哦。”


“还是准备赴死吧。”李轩掏出手机发短信给郑轩,“呵呵,快零点了,郑轩肯定睡了,赶紧把这个坏消息告诉他。”


黄少天凑过去:“快快快!快点告诉他!”


果不其然,郑轩累了一天,刚爬到床上摸到手机就收到此等晴天霹雳,哀嚎着一声从床上掉下来。


黄少天从内部电梯上楼,李轩把车开走,约好早上来接他去见导演,黄少天哼着歌开门,心里给今天做了个小学生作文的结束语:“奇妙的一天结束了。”


然而,奇妙的一天才刚刚开始。


黄少天住的是蓝雨的高级公寓,他买得起房,但是为了图方便,还是住在蓝雨给分配的地方,像他这样听话的已经不多了,大腕自然是狡兔三窟,早就不住这里,大家人来人往的,还住这儿的明星就剩了他自己,反倒自在,隔壁许久不见人,黄少天怀疑一直没人住,却不想今天开着门。


门是开着的,黄少天就算不想看,也扫了一眼,而这一眼着实妙,他这奇妙的一天彻底开始奇妙了起来,他扭过头又扭回来,差点把脖子扭断了,终于确认到,屋子里站着的那个人就是今天给他拿蛋糕的那个人。


好像就是那个喻文州。


黄少天干站着瞧了半天,直到喻文州侧过脸,嘴唇的弧度看得一清二楚才终于确定就是他绝对没错,反应过来的一瞬间黄少天像猫被踩到了尾巴一样噌地钻进屋里,扬起一阵灰尘,喻文州吓了一跳,只看到了一个人影从眼前窜了过去,继而是一声堪比轰天炮的关门声,灯光下浮尘起落,被关门的力道带得旋转飞腾,继而又缓缓平落。


喻文州想了想把门关上,屋子里的味道明天再放吧。


 


黄少天平时懒得要命,但是工作一向积极,从无迟到前科,他在楼下哆哆嗦嗦等了李轩好一会儿才把他等来。


“又这么早。”李轩打开车门,黄少天灵巧地爬上来,双手插在外衣兜里,一副生无可恋脸,目光都虚浮了起来。


“轩哥,我说个事儿。”黄少天道。


李轩是蓝雨的经纪人,圈里十分混得开,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大家都习惯了叫他轩哥,黄少天刚来的时候也是跟着这么叫,然后自从彻底分配过来,就没了这个敬称,黄少天这么突然严肃地叫了一句轩哥,吓得李轩差点开车撞到墙上去。


“你你你咋?”李轩差点咬到舌头。


“完了,我昨天肯定没看错,就是喻文州。”黄少天靠着车座,一脸的看破红尘。“就是他,他嘴唇弧度特别好看,尤其在灯光下面,哦其实日光下面也很好看……”


“你跑题了,是就是呗,好看就好看呗,怎么了你?”李轩不解地看着他。


“就是他,”黄少天从背包里掏出剧本,有气无力地翻起来,“住我隔壁。”


“哈?”


“隔壁。”黄少天长叹一声,“就是隔了一道墙,的,那个隔壁。以后真是低头不见抬头见,虽然我经常不回家,但是好歹那是我家诶,完了,这万一出去扔个垃圾,出门买个菜遇见的几率都大大增加,这怎么工作时候要遇到领导,回家还要遇见?”


“你想多了。我觉得他说不定就临时住在哪里,我昨天开会听的风声是他虽然职位不低,但是好像不管什么实事的,你别自恋了啊。”


“能遇见也是极好的,”李轩一说自恋两个字,黄少天还真忍不住自恋起来,“万一就看上我了呢?”


“他手里也就有点时尚资源,”李轩斜他一眼,“你别想太多了。”言外之意是你看看我好吗,你要的电视剧电影乃至综艺资源在我手里啊!


“谁说是那种看上了,”黄少天又翻了一页剧本,“你才想多了!”


“我看你是真的想多了,你怎么知道他弯的?”


“那你怎么知道他直的?”


“概率,概率,这世界上直的比弯的多多了,你才是站在广大笔直男性对立面的少数分子,麻烦别搞得全民皆基似的好吗大哥!”李轩趁机埋汰他。


“李直男,说不定哪天你就弯了,你就不要念叨我了。”黄少天拿剧本砸他,李轩腾出一只手来回击,两个人车速缓慢在车里你来我往闹起来,直到身后的车忍无可忍狂按喇叭,这才老实开车直奔约好的地点。


“你有什么想法都和陈导直说就行了。”李轩解开安全带,顺手把黄少天的也解开,“陈导很欣赏你,现在主要角色都还没有定下来,你看看你们怎么商量一下,我都打好招呼了,没什么问题,你甚至可以选。”


“好!”黄少天带上墨镜从车上跳下来,冲李轩比了个赞的姿势,还把手伸到李轩鼻子前面,被李轩一掌打飞。


“别闹,”李轩白他一眼,“黄少天你整整你的衣服领子——呃……”


“你帮我弄一下。”车库里稍微有点暗,黄少天背对着李轩低头拉外衣的拉链,随口说道。


“我帮你吧,你们过来找陈导吗?”


黄少天低着头没看见,但是他敏锐地感觉到这个声音十分熟悉,他刚要转身,感觉到一双手帮他整理衣服领子,指尖冰凉,划过颈后的皮肤带着点奇妙的感觉。


果然是奇妙的一天。


 


 


03.


 


又是喻文州。黄少天对声音挺敏感的,喻文州昨天和他说了不少的话,他记得真真切切。


“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黄少天嘴一张就开始瞎扯,他转过身先和喻文州握握手,然后字里行间透露出少年别装了我知道你是谁了的意思,喻文州只是笑,什么都没说,黄少天也知道他心里门清,说了一会儿就准备告辞了。


“那我先带少天过去了。”李轩小心翼翼措辞,指了指门口。


“好的。”喻文州点头,冲两个人挥手,目送黄少天一路消失在转角处。


黄少天看了看表,和陈导约的时间快到了,实在没空细想喻文州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又怎么会知道他是来见陈导的,他三步并作两步从电梯上去,直奔约好的地方。迟到的事情黄少天从来不做,他深知娱乐圈里口碑的重要性,他又是不是什么大牌,实在没有耍一把的资格,向来踏踏实实地拍戏,从不给人添堵。


酒店的顶层是一个咖啡厅,盆栽掩红滴翠,将每一处咖啡桌拦截成单独的区域,这样既可以不受打扰的聊事情,又不至于空间过于封闭引起尴尬。服务生指了方向,黄少天礼貌道谢,还在进门前摘下墨镜递给李轩,这才推门走进来。


陈一是国内电视剧界比较奇怪的一个导演,他一直很不热衷于翻拍经典武侠原著,而喜爱这种复杂关系和内心戏爆多的小格局剧本,黄少天刚开始还有点纳闷陈一为什么突然要拍古龙的作品,他昨天读了剧本才懂,古龙一生写人性纠葛的巅峰恐怕就在《白玉老虎》了,这个作品还是真的很合陈一的性子。


“陈导好。”李轩和陈一更为熟悉,走过去帮黄少天引荐,黄少天礼貌地打过招呼,坐下第一件事就是拿出剧本。


陈一也是个直来直去不喜欢绕弯子的,他倒是很喜欢黄少天的性格,两个人简直一拍即合,李轩还准备打个腹稿来个开场白让他们两个人进入一下氛围,结果也就犹豫个点杯什么咖啡的时间,人家已经点完了聊到赵无忌这个角色对唐玉的感情了。


“……那给我一杯白水吧。”李轩说。


“剧本你看过了,原著看过没有?”陈一问。


黄少天是个老实人,看过就是看过,没看过就是没看过,他当即摇摇头。


“那正好,你说说你对唐缺这个角色的理解。”陈一笑眯眯的,黄少天有点发愣,他一直认真揣摩的都是主角赵无忌的性格,唐缺他还真的没有太注意,唐缺的戏份大多数在后面,是赵无忌进入唐门之后的剧情了,黄少天昨天睡前看是看了,却没有太认真思考。


黄少天想了想,按照仅剩不多的印象把唐缺的理解说了。


“李轩,他有多久的档期给这个片?”陈一突然问正在喝白开水的李轩。


“看您需要多少,我们再协调,协调得来的。”李轩说。


“挺好的。”陈一自顾自地点点头,“看你想演赵无忌,唐玉,还是唐缺了。”


从陈一的嘴里说出挺好的三个字实属不易,李轩知道,这是在夸黄少天,但是夸黄少天哪方面就不知道,有可能是夸角色理解深刻正确,也有可能是夸他直率,想什么说什么,但是说的狗屁不通,李轩实在是摸不准,陈一这个人实在是性格有点邪乎。


黄少天以为陈一那句你想演谁是个疑问句刚想回答,没想到他其实是个陈述句,说给自己听,黄少天根本没来得及开口,陈一就撂下咖啡杯,做出了要走的姿势。


“那陈导,我们之后再联系。”李轩连忙起身送,黄少天愣愣的,手里还抓着剧本,也条件反射地站起来送陈一离开。


“我的天,我第一次面对一个疑问句,居然还没来得及插话就结束了……”黄少天半张着嘴看陈一的背影,老爷子年过六十了但是身形矫健步履平稳,那背影看着叫一年轻。


“呵呵哒。”


“他什么意思?”黄少天坐下,喝了一口咖啡,发现咖啡都凉了。


“别喝凉咖啡。”李轩横他一眼,抬手召唤服务员又要了两杯热咖啡。“什么意思,你猜呗。”


“我猜不到。”


“这个剧说是主角多,但是实际上主角应该还是赵无忌,唐缺唐玉都是主要配角,”李轩虽然没看过剧本,但是他心里门清,三言两语就知道是什么意思。“所以他问有多少档期,赵无忌这个角色可能要磨,唐缺和唐玉就不太用。”


“上半年的话,有个综艺在跟我接洽,是个真人互动类节目,平台很好,曝光率肯定不低,但是这个节目拍摄周期不短,基本上和陈导的戏是撞的。”李轩两只手握成拳,装模作样地撞了一下,“你看看呢?”


“不知道,再考虑考虑。”黄少天也有点拿不准了,犹豫起来。


综艺绝对是一个提高知名度和曝光度的好机会,对于黄少天来说,他最缺的就是知名度,他有着不俗的演技和很好的眼缘,但是就是大家都记不住他,他需要一个鲜明的“人设”定位来被大家记住,综艺是非常快捷而低成本的一种选择,然而一部刻画深刻的电视剧也同样能做到这一点,但是相比较综艺而言,这样的风险成本是很大的,陈一的电视剧一直以来收视率都并不是非常高。


“下午有两个通告,晚上没事,你可以好好思想斗争一下,我得去和登峰那边继续谈,你自己回去?”李轩翻着日程表问黄少天。


“啊?行啊,没事,我有手有脚的,能回去。”


“不不不,有和没有没区别。”李轩对某一次黄少天在家看剧本走着走着被网线绊倒扭脚踝的事情念念不忘,“最近来了个实习助理,我让他送你回去吧。”


“等下,登峰是什么?”黄少天放下咖啡杯,像个退休老干部一样夹着剧本,神经病一样地问李轩。“不是个品牌吗?”


“废话,”李轩伸手把剧本抢下来啪地敲在黄少天背上,示意他站直。“我没和你说吗?我在给你接洽登峰的代言。”


“你没和我说!”黄少天吓了一跳,“真的假的!”


“真的!”李轩也吓他,故意大声说。


“你小点声!”黄少天装模作样地教育他。“我快要红了吧,哼哼。”


“红红红,马上红遍宇宙,红出太阳系,飞翔在银河系好不好?”


“你滚——”


“我不滚,别闹了祖宗,你走不走?”两个人一边走出咖啡厅一边打嘴仗,到了一层,李轩手里拿着车钥匙,冲突然不知道在看什么的黄少天喊。他时常有种养了个熊孩子的感觉,明明之前给方世镜当经纪人的时候完全没有这种可怕的感觉。


“你等下,我去买点东西,马上回来。”黄少天带上墨镜立起衣领,暗搓搓地挡住脸钻进了商场。


“喂!”


 


冬天的时候天黑得早,一过六点就彻底暗了下来,街灯早早亮起来,于寒风萧瑟点亮一片暖黄色的光影,喻文州踏着一路的灯影走进小区的门,突然看见黄少天站在小区门口,半个身子探进收发室里,由于用力过猛,甚至露了一截腰,在大家都捂得严严实实的季节实在刺眼。


喻文州走过去,听见他正在和收发室的保安噼里啪啦地说话,跟蹦豆子似的。


“我都说了是我送的,你就帮我给他得了,你少骗我,这儿新来的住户都是要登记的,有照片,我登记过的我说过了,就叫喻文州,C栋19楼1903,对对对,你就帮我给他得了,我啊,我叫黄少天,不不不你看错了我没演过那个电影我不认识王杰希没有签名——”


“不冷吗?”喻文州走过去,扯了一下黄少天的外套。


“嗷!”黄少天吓了一跳,他反应奇快,喻文州虽然就说了三个字,但是他的听力系统瞬间调出了名单,是他是他就是他,我们的朋友……喻文州。


他半个身子都探在收发室的窗户里,猛地一抬手,咣当一声撞在了玻璃上,窗口别了一条铁丝没修,一下子划了条不短的血口子。


“啊啊——咋的了?”保安吓坏了,他认出了黄少天是个演戏的,这下子划伤了可怎么好,吓得保安说话都开始磕巴了。“咋,咋回事啊?”


“没事没事没事,真没事。”黄少天一看就知道保安吓坏了,连忙安抚他,“什么事儿都没有,你别着急,跟你没关系,我自己能处理。”


黄少天觉得可能是刮到后脑的头皮了,火辣辣地疼,应该是出血了,他小心翼翼地试图抽身出来不敢再碰窗户,突然感觉有人伸手帮他挡了一下。


接下来是顺势的一股力气,把他从小窗户里给拉了出来,他也没客气,顺着这股力道整个人抽身出来,撞在一个温暖的胸膛上。


“别动,我看看。”喻文州的声音温暖又强硬,黄少天先是一愣,继而点点头。


 


TBC

评论

热度(36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