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 茶 Monstar 7°-

【榮耀小區】You are the apple of my eyes.(雙花)

甜肉铺:

by @我執有個小句點。


各位早。


又是煩煩的我......來挑戰屏蔽君的底限了。(咳


一如既往的......如果不幸被OOXX我再重發。




※ 本篇雙花,帶很搶戲的林方。


※ 謝謝好文 @雨下柴犬汪汪叫 提供如此傳(有)神(病)的標題。(咳


※ 直接繁轉簡,若有錯字......請無視。(哭






*






01.


 


  张佳乐打小就认识孙哲平。


  说小也并非多小。就在小学三年级那年,他和孙哲平分到了同一个班上,自此以后直到高中毕业,整整十年同校同班前后座的孽缘。


  孙哲平当年也是个挺幼稚的熊孩子。张佳乐蓄了一条小辫子,孙哲平便老爱趁着老师不注意偷偷扯他,惹得张佳乐生气地从位置上跳起来破口大骂,再对被老师叫去走廊罚站的张佳乐偷偷扮个又丑又惹人发笑的鬼脸。


  他也不怕张佳乐生气。趁着放学回家的路上,在路边摘来一朵小野花递给张佳乐,那个天真的孩子便天大的怒气也没了。


  张佳乐喜欢花。虽然这件事总被同龄孩子拿来碎嘴取笑,可孙哲平却觉得挺好的。


  幸好他喜欢花。


  幸好不管怎么惹他,只要送他一朵花,他便能开心地大赦天下。


  孙哲平因此觉得自己也挺喜欢花的。


  相识的这几年,他和张佳乐一起聊过许多话题、做过许多无聊的事情、有过许多无聊的赌注、谈论过许多无边无际的梦想。


  比如探讨讲台上的老师长得比较像河马还是河豚?或者两人一起带着钓竿去学校操场边的小池子钓鱼,接着被怒发冲冠的主任追着跑,又或者拿自己私藏的A漫作为赌注打赌自己肯定是Alpha对方肯定是Omega,也曾信誓旦旦地许愿将来要开间花店。总而言之,熊孩子会做的蠢事,他们一件没少过。


  说不清多少日子过去,上了大学,他们两人虽然不再同系同班,却依然处在一块儿。


  那天张佳乐的课排得较晚,孙哲平上完课特意来等他,直到下课时分,只有张佳乐和孙哲平还没离开的空无他人的教室里,张佳乐闻到了一阵浅浅淡淡的、挺好闻的苹果香味。


  他问孙哲平:“老孙,你带苹果了?哪来的苹果味儿这么香?”


  孙哲平没回话,挑眉斜着看了他一眼,伸臂扯住张佳乐衬衫领口将他抓来自己面前,对着还发愣的人微张的双唇吻了上去。


  “椰奶味儿?挺不错。”孙哲平从张佳乐口中撤出后,贴在他颊边低声说道。张佳乐还没开口问什么状况,孙哲平已经拉起他的手,将一个不晓得是什么的鬼东西拍在他掌心里。“赌注是我赢了,趁热吃吧。”


  张佳乐低头一看,孙哲平拍在他掌心的是Omega发情时所需的抑制剂。


  “靠!这东西怎么趁热吃啊?”张佳乐简直想一拳糊在孙哲平那张欠揍的脸上,可再后知后觉他也总算察觉到自己身体里隐隐约约的燥热反应,连忙撕开包装将抑制剂一口吞了。


  孙哲平此时已经拉上斜背包帅气地走了出去,留给张佳乐一个挺潇洒的背影。他从没跟张佳乐说过,他在何时已然成了一名Alpha,而张佳乐竟是在Omega初次的发情反应当下才闻出了孙哲平身上那股淡淡的果香。


  “我说你怎么是苹果味儿?老孙你确定你和这么甜的味道搭吗?”


  张佳乐吞了抑制剂,身体里不适感淡了许多,连忙抓着包跟了上去。从后方看着那人走得略急的潇洒背影,心里却是暗暗吐槽孙哲平这家伙其实是对自己身上陌生的Omega气味把持不住吧。


  能让孙哲平因为他而动摇──这么想来,张佳乐心中还挺有些小得意,小跑着追了上去。


  后来,他俩怎么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多年过去张佳乐对过程中的好多小细节都还记得分明。


 


  他翻了个身,梦中那些从前的画面渐渐模糊飘远。张佳乐烦躁地伸长手臂,将吵闹个不停的闹钟一掌拍掉,尖锐的响铃声突兀地终止在一片祥和的静谧中。


  好不容易做个美梦却被吵醒了,张佳乐艰难地撑开眼帘,酸涩的两眼勉强支撑了片刻,便难敌睡意地懒懒阖上,没过多久又在理智驱使下勉强睁开,双手双脚依依不舍地缠着被卷成一团抱在怀中的薄被,意识恍惚地眯着眼对抗由窗帘边缘渗进室内的几许日光。


  孙哲平走到床边,正巧挡住了那道妨碍张佳乐睡眠的刺目微光。他居高临下看着迷迷糊糊的张佳乐,瞧这人两眼张了又闭、闭了又张,一副和睡意进行拉锯战的模样,忍不住哧笑出声,抬指捏了捏张佳乐又软又有弹性的脸颊肉。


  “醒了?正打算叫你。”


  “嗯……现在几点……?”


  “七点。起来洗把脸,一会儿我送你去上班。”


  “……”张佳乐拍开在自己脸上骚扰不休的手,一把从床上坐起。“你今天怎么这么早起?掀开窗帘让我看看。”


  “看什么?”


  孙哲平问着,一边将厚重的窗帘布拉开。秋季不甚张扬的日光一下子洒进室内,有些刺眼。张佳乐意思意思瞥了窗外一眼,随即又扭过身嫌弃地背向那片光源。


  “你这么早起,我得看看天空有没有企鹅在飞。”


  “……”


  张佳乐调侃完人,也算发泄了起床气,伸出脚丫子在地板上探了探,寻到了室内拖鞋穿上,脚步带了点初醒的虚浮,朝卫生间懒懒散散地晃去,边拖着脚步边打着哈欠抓抓空荡荡的肚皮,对孙哲平道:“老孙,我肚子饿了。”


  “吃什么?”


  “巷口的烧饼和煎包。”


  “我开车载你过去。”


  “谢啦!”


 


 


 


02.


 


  等张佳乐盥洗完毕换好衣服再出门,已经是七点半了。张佳乐指名的那家早餐店店名就叫“巷口”,可却不是在他们公寓旁的巷口,而是位于他们住处约半小时车程外的一个巷子口。孙哲平抓着方向盘,一路疯狂踩着油门,总算是赶在张佳乐上班的点儿前,将有胆色在横冲直撞的车子里呼呼大睡的人送到了位。


  张佳乐被孙哲平叫醒,一看时间,距离上岗的点还有近二十分钟,不怎么急,想想干脆在车上把早餐给解决了,老孙也还没吃呢!


  顺手将车上的音响拨放键扭开,张佳乐抓起烧饼和煎包狼吞虎咽地塞了满嘴,还硬要跟着音乐哼个没停。


  孙哲平此刻倒有些想把这小子压倒狠揍的冲动。自从这什么鬼神曲走红以后,张佳乐就老爱调戏似地冲着他高歌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没把他哼得脸色铁青还不肯住口。


  这顿早餐好不容易让张佳乐我一口美妙歌声你一口烧饼煎包地同孙哲平解决掉了,孙哲平这才开口说话。


  “今天花店有工作,要到隔壁小区去。” 


  “什么工作?”张佳乐问,边嚼着口中还没咽下的食物边抽纸巾擦着嘴,声音都有些含糊。


  “有个活动,要送花过去帮忙布置会场。我今天可能九点才到家,你下了班就自己回去吧,或是让林敬言顺道送你回去也行。”


  “我自己回去吧,走路也没隔几条街。老林那家伙就别指望了,他现在巴不得时时刻刻围着方锐,依我看再不用多久老林就得请产假了。”


  “张佳乐,那叫陪产假。”


  “孙哲平,我这叫幽默感!”


  张佳乐一把将矿泉水甩向孙哲平,开了车门朝建筑物走去。


 


  他算是踩着点进门的。


  一进门,张佳乐便赞叹起自己简直社会五好青年国家中流砥柱,如此尽忠职守地准点来上班──简直后悔死自己今日没请假在家睡他个整天觉再做上美滋滋的好梦。


  他的好同事,林敬言,正坐在位置上和气地朝刚进门的自己打招呼。


  他没有请产假。


  他直接把该请产假的人带过来了。


  该请产假的那个人更是如入无人之境般一屁股坐在林敬言大腿上,一手勾着林敬言颈子,被喂食的那副小模样简直就叫满脸淫荡──


  张佳乐差点把“警察!别动!”这类去不良场所临检时的经典台词脱口说出,张嘴动了动唇,好半天才费劲忍住冲动,磨着牙眼痛地走到自己位置上坐下。


  这个方锐,挺着根本就看不出来的小肚子在荣耀小区里横行已经足足三个月了。


  瞧这家伙一点都不注重胎教的模样,将来那娃从那猥琐的肚皮里蹦出来,肯定也是个特熊的熊孩子!


  张佳乐拿笔戳了戳桌上的文件腹诽几句,没好气地朝林敬言道:“你把这家伙带来,是打算一会儿带着他去小区巡逻吗?”


  “别说笑了,好歹我也是霸图保安,哪有让个小贼巡逻的道理?家里空调坏了,一会儿师傅才上门来修,他在家嫌热就吵着要过来。”


  “老林你说谁小贼呢?”


  “你也知道你家这位就是个小贼!”


  张佳乐挺不留情地笑出声来,一边欣赏方锐嚷嚷着伸手去捏林敬言的脸以示抗议的情景,一边又忍不住调侃:“把他丢在楼下小卖部不就好了?我看你就是个妻奴。”


  “怀着身子很辛苦的,当然得宠着他。”


  林敬言只是笑笑,拉下方锐捏在自己脸上的手,贴在唇边亲了一下,张佳乐看得差点没被两人弄瞎,满手臂恶心的鸡皮疙瘩。


  “你那不是宠,已经是溺爱了!公共场合,注意一下影响成不?”


  “张佳乐,羡慕就直说,要不就去找你家孙哲平啊。”方锐笑得得瑟又嚣张,转头又在林敬言脸上啵了一大口。


  “羡慕个毛线球!你们那腻歪劲儿谁学得来?老孙要这副德性我就一拳打飞他。”


  “没事,溺爱也是一种爱。”林敬言笑得眉眼和煦,一副对方锐主动献吻十分满意的模样。


  “……老林,我忽然觉得我们的友情走到尽头了。”


  恋爱中的男人,无论多老,两眼视力都是0.0都是瞎的──张佳乐想起上回聊天时叶修对林敬言发出的评价,生平头一回对叶修感到万分认同。


  “友情走到了尽头,该做的工作还是得做。你一会儿待办公室还是和我出去巡一巡小区?”林敬言倒是很习惯被吐槽调侃了,简简单单转了话题。


  “出去吧,在这里坐着闷死人了。”


  “那我先送方锐回小卖部,等我回来再走吧。”


  林敬言说着便已起身,一手搭着方锐的腰搂着人走了出去,方锐俏皮地丢了个鬼脸朝张佳乐回眸一笑,那一脸的巧笑倩兮砸得张佳乐眉角抽搐。


  “……我靠,林敬言你到底是带那家伙来霸图干啥的?!”


  张佳乐握着笔朝桌上文件猛力一戳,差点没把要呈交给张新杰的文件给戳烂。


 


 


 


03.


 


  霸图的规定,是不允许身为Omega的保安只身一人外出巡逻的,因此Omega多以内勤工作为主。可张佳乐特别不喜欢待在办公室闷着,左等右等总算等到林敬言送完方锐回来了,没等林敬言踏进门,张佳乐将外勤该带上的简要配备朝林敬言身上一甩,拉着人便又迫不及待冲了出去。


  “我说老林,你不和方锐在一起的时候,其实还挺正常的。”


  张佳乐摘下帽子搁在指尖上转弄把玩,一边故作打量似地上下来回扫了林敬言好几眼。


  “有你说的这么夸张?方锐挺可爱的,不觉得?”


  “普天之下能觉得那个猥琐的家伙可爱的,大概只有你了。”张佳乐摇了摇头。“去检查一下视力?说不定眼镜该换了。”


  “安心,我视力好得很,这眼镜也是平光的。”林敬言笑了笑。“青菜萝卜各有所好。方锐也跟我说过,孙哲平能看上你这二货,也是挺不得了的。”


  “他还有资格说我二货?”张佳乐掐住手中的帽子,差点没把帽子给扭烂。“我们家老孙那叫火眼金睛别具慧眼!你们这些目光如豆的凡夫俗子哪儿比?”


  “是是。你……”


  林敬言话未完,斜后方忽然砰的一声巨响。两人连忙转头去看,只见一台车撞在了道路旁的路灯上,所幸那台车驾驶的速度似乎不快,看起来撞得不严重,路灯也还屹立着没被这冲击给撞倒。


  张佳乐连忙上前,才刚走到车头边便瞧见驾驶座的门被撞开,随着车门打开,扑面而来一阵醺人的酒气。张佳乐脸色瞬间就变了,快步上前抓住人胳膊,将那名喝得浑身酒味的驾驶从车子里拽了出来,恨不得赏他个几拳几脚。


  自从孙哲平上回出了车祸弄伤了手以后,张佳乐这辈子最痛恨的就是酒后驾车。


  那名驾驶迷迷糊糊地被抓下车来,显然还没搞清楚状况,只觉得来者不善,下意识便朝张佳乐挥出一拳。张佳乐机警地闪了开来,低骂了声,两手一翻便将那人摔倒,反扣着他手臂将人压制在地。


  “酒驾还胆敢袭警?瞧我是个Omega以为好欺负是不是?也不睁开眼睛看清楚你袭的是谁,以为我们霸图保安是吃素的?老林,赶紧的,把这家伙铐了带走!”


  张佳乐气得只觉得浑身发热,朝那人又啐了一口,才转头催促起从头到尾都在一旁看好戏的林敬言。


  “我看这家伙都被你摔晕了。你还是先放开他,赶紧把抑制剂吃了吧。”


  林敬言从容不迫地走上前接手,同时扔了一片抑制剂进张佳乐手中。


  “……靠,我还以为是太久没遇上案件了才特别热血沸腾!”


  后知后觉地察觉到体内发情反应,张佳乐这才退了开来,微赧着脸将抑制剂一口吞了。林敬言同时拨通了局里的电话,让那边派些人来处理现场。


  等到支援的人到了,林敬言和张佳乐立马挥挥手闪人,悠闲地继续他们的巡逻工作。


  “你这老毛病多久了?现在还是靠吃药?”林敬言问。张佳乐发情期不稳定这事,在和他相熟的朋友圈中也不是什么秘密了。


  “从我第一次发情期到现在……基本就没稳定过。药不吃了,吃了也没什么效果,反正有老孙呢。”张佳乐摆摆手,态度倒是挺豁达。


  “方士谦怎么说?”


  “还不就是那样?发情期不稳定,是本身的体质问题。”


  “没其他解决办法?”


  “有啊,可是老孙觉得这方法太不靠谱,当场就拒绝了,还踹了方士谦一脚。”


  “什么方法?”


  “方士谦说,他也有遇过少许像我一样的个案,基本上都是生了娃以后发情期就能趋于稳定了,让我和老孙回家关门造个娃就成。”


  “……听起来果真不怎么靠谱。”林敬言脑子里晃过方士谦那张挂着不甚正经笑容的脸,忽然也挺赞同孙哲平的想法。“不过这法子也不是不能试试?你俩就没考虑过生个孩子?”


  “生孩子?你瞧老孙那性子,像是个能当爹的?”


  “咳……这也不好说吧。”


  “得了吧。老孙那性格就不喜欢被束缚住,只有我和他两个人过日子也挺好的,无忧无虑没有负担。方士谦也说了,不怀娃也可以,Alpha辛苦一点,在不离Omega太远的地方待命就成。”


  “孙哲平对你也好,除了几年前手伤出国动手术那两个月,基本就没离开过你身边吧。”


  “这我倒是没想过……他这人挺宅的,要不是在花店就是在家里打游戏,我看他八成就是懒得出门吧。”


  “那可不一定,说不定是他疼你呢。”


  林敬言打趣地笑了笑,这话倒把张佳乐说得有些不自在。想想孙哲平这人,有啥事总是懒得说出口,做了最实际。他要真能像林敬言说的这么体贴……张佳乐光想就有些别扭地微红了脸,一时间支吾着也没给林敬言回话。


  林敬言也没再说下去,轻轻松松将这话题带过。


  “不如今天你就早退吧,我送你回去,回头替你跟张新杰说一声。”


  “没事。老孙今儿个晚点才回来,我吃了抑制剂,撑到下班应该没问题。”张佳乐说完,自己也觉得挺有道理的,当即打消了传讯息给孙哲平让他早点回来的念头。


  “老林,一会儿午餐你请客!庆祝我破了个酒驾的案子!”


  “那样也算破案子啊?要敲就去敲老韩一笔,我还有一家子要养呢,没钱。”


  “靠,我就说你和方锐好上了以后越来越猥琐了!让我敲老韩一笔,我不如再去抓十个酒驾──”


 


  远处办公室里的韩文清揉了揉鼻子,对自己好端端地打了个大喷嚏感到莫名其妙。


  


 


 


04 戳我


 


 




评论

热度(169)

  1. 清 茶 Monstar 7°-甜肉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