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 茶 Monstar 7°-

【周翔】循循善诱

林木晚夕:

全文基调轻松,不费脑子= =


都是瞎哔哔,哔哔到哪里是哪里。


(憋了一整天700字的论说文,一笔未动,然后居然不知不觉间码了四千多字的文……没救了。)






1.


对付孙翔这人,真的不能拐弯抹角。




犹记得孙翔刚到轮回的那段时间,周泽楷待他还如自己平常为人处世那般矜持淡然。




有天孙翔买了袋枇杷回来,去寝室路上跟周泽楷碰了个照面,问过队长好之后,他把塑料袋打开撑在周泽楷面前。




“队长,吃枇杷吗?”




周泽楷他的脾气全联盟都知道,说话跟肠梗阻似的,几个字几个字往外憋,还附带这种嗯啊哈哦的语气词。




这次他依旧温温吞吞地思考了七八秒钟,觉得自己虽贵为一队之长,但拿新队员一两个枇杷应该无碍,孙翔此人性格直爽,一是一二是二,递枇杷给他估计是真的想要分享,不存在虚与委蛇故作姿态,如若拒绝反倒可能伤了人家的心,如此这般看来……嗯……




周泽楷思量再三,决定说句不太好吧,然后等孙翔回个没关系没关系,他就微笑拿一个接着道谢。




“不……”




孙翔本来举着袋子立个三四秒钟对面还是无动于衷他就挺尴尬的,有些不太高兴,稍稍曲肘收回了点,再一听到个不字,立刻不等人说完就骄哼一声,越过周泽楷大步走开了,满满的小爷给你吃你还不要,真尼玛扫兴的意味。




周泽楷手都举到半空中了!!!!!!




他听着孙翔犹带怒气的脚步声,在心中愤懑地呐喊:你快回来!!!我要吃枇杷!!!!!




 


2.


孙翔堪称人形消磁器,凡经过他手的磁卡不出三天全都刷不出来了,他报废了自己的三张,杜明的一张和江波涛的两张饭卡之后,他就经食堂大妈特许用起了粮票……




可是每天递粮票实在太怂,他自认太不符合他潮流一哥的风格了,于是再三抗议之下,众人商议就由周泽楷保管他的饭卡。




每次吃饭就听见孙翔扯着脖子大吼周泽楷你人呢!!!爬过来刷卡!!!




训练营的小伙子小姑娘们哪里会知道其中曲折,他们就觉得这嘉世刚转过来的人品格真差,居然敢指使他们的队长做这做那,还被迫替他付账,难道他抓住了队长的什么把柄以此来威胁?




不知不觉间,孙翔的名声更臭了。




后来有一次,排孙翔后面那个小姑娘嘀咕的声音不小心大了些,被他听见了。




“切,老刷别人卡,真不害臊。”




“哈?”孙翔顿时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地瞪了后面那妹子一眼,正巧周泽楷拿着饭卡已经走过来了,孙翔就一把搂住周泽楷的腰,嗤笑一声:“队长你说,你这刷的谁的卡?”




周泽楷被碰到了腰间的痒肉,不自觉红着脸弯起嘴角,落在旁人眼里完全就是一副娇羞小媳妇的模样,“你的啊。”他乖乖伸出手把卡递到感应器旁边,刷了卡和孙翔一同离开了,丝毫未察觉后面围着的一圈目瞪口呆的轮回未来的花朵。




后来训练营群里流传着这么一段话:人家早在一起不分你我了,我们在外面义愤填膺吃饱了撑的多管闲事个蛋疼。




3.


夏休期,为了促进生命的大和谐,轮回全队公费跑去海南旅游,回来的时候每个人远看就是一抔黑土黏在了衣服上。




也就孙翔和周泽楷勉强还能入眼。




周泽楷完全出自于他身为联盟第一脸的责任心,孙翔则一半由于他想当联盟第一脸(的男人)的野心,一半缘于他的臭美。




意思就是如果没人管周泽楷,他就敢糙着脸跑到沙滩上曝晒一整天,而孙翔无论有没有人看着都要涂厚厚一层的防晒霜保湿露,以保持他傲人的肤质。




杜明一开始嘲笑孙翔娘么兮兮,回来就抱着人大腿直哭,过不了多久就是跟兴欣的友谊赛了,万一女神误会他改行去挖煤了怎么办。




“滚吧。”看到这丫孙翔就来气,刚到海南就说好了晚上集结到吴启和他的房间里打牌,结果非关着门不让人进,说是要喊对了暗号才肯开门。




孙翔回头问周泽楷,周泽楷也对这个突如其来的暗号一头雾水。




过了一会江波涛来了,敲敲门,里面传来一声嚎:“天王盖地虎——”




江波涛朗声答道:“孙翔一米五。”




“宝塔镇河妖——”


“队长也不高。”




“亲人!”“同志!”




门开了,孙翔飞起一脚就踹了过去。




4.


江波涛近来有些失眠,他花大价钱买了法国进口的薰衣草记忆枕头,又折腾了点促进睡眠的熏香,洗了一个热气腾腾的澡,床上铺的是刚晒过软绵绵的被子,昏黄的灯光下,一本纯英文硬壳莎士比亚悲喜剧集看得他有些乏了,瞌睡无声无息地来到,江波涛缓缓躺下,定好明日早上的闹钟……




正在这时,孙翔的短信杀到了——




“副队,我感觉队长喜欢我,我现在处境好危险,好害怕他哪天晚上忍不住冲到我房间破门而入把我绑起来捅了,我担心地夜不能寐,这个点别人都睡了,最近不是听说你失眠么,只好来找你诉苦了。”




“……”顿时清醒异常的江波涛恨不得现在就拿把刀♂连夜翻窗过去把孙翔捅了。




为了避免自己一时不冷静做出无可挽回的错事,江波涛咬牙切齿地给周泽楷去了电话,响了好久那边才接。




“喂……”半睡不醒的嗓音听得江波涛好生解气。




“你那点龌龊的小心思全被孙翔看穿了,赶紧想想怎么跟人说吧。”




果不其然,江波涛这句话过去,那边兵荒马乱,乒乒乓乓一阵乱响,好一会周泽楷才急促地说道:“怎么会?”




“什么怎么会?”江波涛伸手毫不留情地把烟烟袅袅的熏香掐灭:“你做得也太明显了,上次你居然说什么撒了农药亲手为他削梨……”




“嗯……兄弟情。”




“哦,切火龙果。”




“队友爱……”




“剥茶叶蛋。”




周泽楷快哭了:“哥俩好……”




“洗冬枣,洗草莓,洗葡萄,系鞋带,系围巾,系腰带,买毛巾,买牙刷,打洗脚水……”




“你想想杜明剥好了一大盒干干净净的蜜柚递到你面前,但是别人都没有的情况下,你会是什么心情?”




周泽楷彻底不说话了。




江波涛挑起胜利者的微笑:“哎~小周啊,孙翔都跟我直言说他每天夜不能寐就担心你哪天狼血沸腾把他给办了呢。”




“……”




“所以你还在犹豫些什么?”江波涛自顾自做了一个果断的手势:“上啊!碾压他撕碎他!让他的理想成为现实,勇敢地抒发你的人生抱负!”




对面沉默了十秒钟,好似做了一个重大决定一般挂了电话。




江波涛长抒一口气,给孙翔发了一条短信:这个问题很严重啊,你等下,我这就来你的寝室与你秉烛夜谈。




不一会,他就听见门外走廊上传来脚步声,然后是很轻的敲门声音,门吱呀开了,接着一个略微紧张的喘息:“怎么是你……”,但立刻被掩盖在关门声中……




一切又重新归于平寂,悄无声息。




 


第二天清晨,孙翔萎靡不振地走在食堂的地板上摩擦,胡子都冒出来两茬,眼睛底下挂着两坨青青的眼袋,把卧蚕都给逼没了。




“副队……”他有气无力地坐到了江波涛对面。




居然能这么自然地坐下?!!!江波涛不服。




“副队,昨天晚上那短信……”




“短信?什么短信,我昨天去队长屋里拿资料的时候不小心把手机落他桌子上了今天早上才取回来,你给我发短信了?”江波涛眼疾手快地把自己给摘干净了。




孙翔一愣,眼里流淌过百转千回,最后露出一副周泽楷真是个心机boy的表情,他言简意赅地把昨天短信始末给解说了一遍,江波涛喝一口豆浆:“嗯……小周借我的名义偷溜进了你的房间,然后呢?”




“唔……”孙翔大口咬着包子:“然后他跟我解释了一宿的给我削梨切火龙果剥茶叶蛋洗冬枣洗草莓洗葡萄系鞋带系围巾系腰带买毛巾买牙刷打洗脚水都是出自他对我的兄弟情队友爱。”




“……”江波涛噎到了。




孙翔把整个包子吞下肚:“你说他是不是有病,他这是来跟我解释还是邀功煽情来了?”




“……”江波涛不想说话。




两人相顾无言各自喝完自己的那杯豆浆之后,孙翔突然扬起一边嘴角笑出声来。




“……不过说真的,我是真的才发现,他居然不知不觉为我做了这么多诶……”




江波涛闻着突如其来恋爱中的酸臭味震惊得无法自拔,这样都可以?!!!




 


不过就算是这样,这俩还是没成。




因为周泽楷为了证明他真的只是兄弟情,身体力行地给全队人都剥了一大盒的柚子——唯独没孙翔的那份。




气得孙翔摔门而去。




柚子当然没人敢吃,全堆在孙翔宿舍门口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在上坟呢。




——祭奠队长和孙翔英年早逝的恋情。




 


5.


周泽楷喝醉酒之后特别乖,安安静静地坐在座位里,双手握拳放在膝盖上,背挺得笔直,不说话也不吃东西,就那么微笑望着大家。




而江副队醉了之后就特别闹,挨个找人要求谈心,不谈就要摸你屁股,摸吧摸吧他就摸到了小周那里。




“小周啊~~~~”




“江。”周泽楷醉眼朦胧地看向他。




“嘿嘿~~~”江波涛十分热络地靠在周泽楷肩头:“来亲一个~!!”




周泽楷立刻二话不说捧着江波涛的脸就亲在了额头上。




还醒着的几个人都惊呆了。




吴启话都说不清楚,瘫在方明华怀里不乐意地直蹬腿:“队长!我……我也要亲亲!!!”




方明华死活拦不住,眼睁睁看着吴启扭腰摆臀荡到周泽楷身边,队长也十分大方地亲吻了他的脸颊。




“我也要!!”杜明突然从沉醉中挺尸而起,把右脸伸到周泽楷唇边。




“队长我我我我……”




“吕泊远你没醉怎么也跟着瞎胡闹!!”方明华话还没说完,就被队长搂住亲在了耳朵上,“……”




挨个亲过一遍,周泽楷把视线放在对面的孙翔身上。




“别,别乱来啊!”孙翔连忙推开椅子站起身,拿一种惊恐中又透着期待的眼神望着周泽楷,周泽楷如愿一个猛子扎过来,把人牢牢压在怀里,然后踮起脚咬住了他的嘴唇。




“!!!”孙翔吓得眼珠子都快瞪脱窗了。




周泽楷用舌尖顶开孙翔的牙齿,勾起孙翔的舌头,吻得啧啧作响,听得围观群众面红耳赤,越搅孙翔身子越软,最后几乎被亲了一个下腰。




孙翔实在腰酥腿麻,脑袋缺氧晕晕乎乎的,想着队长会抱好他的便撤了支撑自己身子的力道,没想到就在下一秒,周泽楷毫不留情地松开手把人丢在了地上。




“重死了。”周泽楷嘀咕着,转身寻找下一个目标。




“……”




“翔哥冷静!!!放下手中的啤酒瓶我们还是兄弟!!!!”




 


第二天周泽楷怀着十分的歉意两分的你就从了我吧~的娇羞劲敲开了孙翔的大门,孙翔冷笑一声:“我还就怕你一觉醒来什么都忘了不方便算账呢。”




周泽楷看着孙翔手里旋转跳跃的水果刀瑟缩了一下:“是初吻吗?”




“哈?……”孙翔想了想:“不是了吧,我妈说我小时候长得可萌,她抱在怀里每天亲个三十来遍都不过瘾。”




“……”周泽楷嘴角一抽:“那不算。”




“哦,还有我二三岁的时候,我表姐来我家玩,我妈就问她,弟弟可爱吗?我姐说可~爱~,我妈就说亲他一口,她就啪叽亲嘴上了……还有我堂哥……”




“……”听孙翔掰扯了十分多钟他的七大姑八大姨,周泽楷嫌弃地扭头就走:“不负责了。”




“卧槽!渣男啊!!拔吊无情不是人啊!!”孙翔远远地扒门上哭诉。




 


6.


杜明落井下石地把周泽楷与孙翔酒后热吻的照片po在职业选手群里,引发一大片yoooooooh之后,他艾特了两位当事人。




吴钩霜月:@一枪穿云@一叶之秋,你们婚礼上一定要找我当主持人啊。




一叶之秋:好的,在我和你老婆的婚礼上一定会找你当主持人的。




吴钩霜月:……




吴钩霜月:你大爷!!!




 


7.


自从那次聚会上孙翔被周泽楷强吻还沉溺其中之后,轮回队友们看孙翔那眼神宛若在看一个沦落风尘的失身少女。




队长还对他不负责任,孙翔无奈之下寻向了导火索江副队。




“其实吧,这很正常,联盟里这些事情海了去了。”




“哈?”




“你就想想蓝雨,那俩正副队。”




“是一对情侣???”




“哪儿啊,炮友,蓝雨庙里没女人,一堆男选手压力太大没处发泄,就要去轮他们队长败火。”




“卧槽!!!!”




“喻队没办法,只好投奔他的副队,被一个人操总比被一群人操好吧?”




“噫……”




“再说微草,王队也盯着蓝雨黄副屁股呢,可惜黄副队不做下面的,他只好把目标放在了后辈高英杰身上。”




“可是小高有青梅竹马的恋人啊,王队就从中作梗,硬生生拆散了他俩,还拿那小子的前程逼迫小高就犯,小高原配迫不得已跑到了兴欣去……”




“说起兴欣,还有叶修前辈!哎,红颜祸水啊,韩队为了他抛妻弃子,义斩那孙哲平为了他和前男友张佳乐分手,兴欣内部也是争宠争破了头……哦,对,还有呼啸,呼啸副队也爱他爱得死去活来,引得唐队争风呷醋。”




孙翔默默掏出手机按下录音暂停键,“录音get,副队你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想办法消除昨天晚上事情对我造成的不良影响,否则选手群里见。”




“……”江波涛顿时嘴巴瘪得跟老太太似的:“wuli翔翔,你已经不是刚进队那个纯洁无暇单纯可爱的翔翔了。”




“胡说,不管什么时候的我都不会听信你刚才的鬼话好吗?!”






(如果我还编得下去这里就是一个TBC,如果编不下去了这里就是一个END,一切自由天定……)


就算我最后把全联盟黑了个遍我也依旧摸着良心发誓我是爱他们的!

评论

热度(26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