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 茶 Monstar 7°-

【黑遍全联盟】张新杰的爱心叫早~

千门雪:

 感觉之前还算正常,不知道为什么一到黄少那边就感觉像脱缰的野马了……lo主肯定是今天有病


不过依旧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这是国家队集训的第一天早晨。


 


叶修是个很随遇而安的人。


 


或者准确点儿来说,他是个很能调整自己的人。最大的证据就是这货不睡的时候能为了做圣诞任务三十六个小时死扛着,睡着了之后又怎么都叫不醒。


 


——结果就是他被张新杰直接从床上踹下来了。


 


张新杰完全不顾叶修龇牙咧嘴的扶着腰喊“我去张新杰你谋杀啊。”看了看手表,说:“现在已经是早上七点零一分二十八秒了,你还剩三分钟三十二秒洗漱,完了跟我去叫早。”张新杰已经把自己收拾完毕了,从头到脚连根头发丝都是整整齐齐的


 


叶修抗议:“为什么要我去。”


 


“这是身为领队的责任。”张新杰一本正经地说。


 


叶修表示他输了。叶领队不情不愿地扶着刚刚摔了的老腰,用了一分钟慢腾腾的从地上爬起来,又花了两分钟洗脸刷牙收拾自己,别误会不是他动作很快而是他昨天晚上就穿着外衣睡的,而且只拿毛巾抹了一把脸就算洗了脸了……又在张新杰的强迫下勉强梳了梳头后,跟着满意的张新杰就开始了他们第一天的叫早行动。


 


按照就近原则,首先他们来到的是506房间。


 


开门的是喻文州。喻大队长显然不是个会睡懒觉的人,所以当叶张二人看到一脸苦笑的喻文州时也没有太惊讶,同样的,看到床上蒙着个被子睡得正香的张佳乐也没太惊讶。


 


喻文州苦笑着对面无表情的领队和牧师说道:“我什么办法都试过了,没用……”


 


在他身后的床上,张佳乐正呼呼大睡,白天绑得好好的小辫儿散开,头发在雪白的枕巾上散开来,身体扭成一个诡异的姿势,一条腿规规矩矩地放在床上,一条腿却狂放不羁地伸到床外面来了,一只胳膊抱着一个已经被蹂躏得不成样的枕头,另一只手居然伸到床头灯上搭着了。如此狂放的姿势估计连昔日的第一狂剑看了也得甘拜下风,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睡出来的,喻文州估摸着要是他再醒晚点儿就得到地板上去找人了。


 


照理说,能睡成这样的人应该是很能排除外界的干扰的,毕竟要是那么容易被影响到那自己就能把自己折腾醒,所以要叫醒这种人是非常困难的。


 


可惜,现在要叫早的是张新杰——出身霸图的好汉,勇往直前,永远不知道困难怎么写的霸图好汉——而且在霸图没少叫张佳乐起床。


 


张新杰一推眼镜,镜片冷光一闪,也没有试图去叫醒张佳乐,而是转身进了洗手间拿了把梳子出来——就是那种酒店里常放的塑料梳子,特点就是尾部特别尖利。


 


然后喻文州和叶修就惊恐地看着张新杰把特别尖利的梳子尾部朝着张佳乐朝天的肚皮伸了过去,然后一捅——


 


“啊——”凄厉的叫声在走廊里回响,几个本来还没醒的选手直接从床上跳了下来。


 


506房间,张佳乐在床上捂着肚子蜷缩成虾米状,头发乱糟糟的盖在脸上,看来这下是彻底醒了。张新杰无视旁边目瞪口呆的喻文州和叶修,看了看表,嘀咕了一句:“两分三十七秒,醒的速度越来越慢了。”


 


“靠!”张佳乐保持着蜷缩状大叫道,“张新杰你这是干嘛?!”


 


“叫你起床。”张新杰淡定地说。


 


“有用梳子叫人起床的吗你就不能正常的喊一声啊!”


 


“根据以往的经验判断,正常喊你起床根本没有用。”看来张佳乐的习惯简直是深入人心。


 


“张新杰你这是谋杀!谋杀!我要报警了啊啊!疼死我了……”然而张新杰没有理他,朝还没回过神来的喻文州说了一声“辛苦了,我先走了”之后就果断抓着叶修前往下一个房间。


 


505住的是苏沐橙和楚云秀两个妹子,张新杰和叶修才从506出来,迎面就碰上了这两个妹子。不得不说姑娘的生活习惯总是要比这帮单身的大老爷们儿好得多的,她们两个不仅起来了还都洗漱完毕了,这都出门了。


 


505就不用叫了,这让张新杰很满意。双方照面打了个招呼就各走各的路了,两姑娘下去吃早饭,两个汉子继续他们的叫起床大业。


 








接着当然是504。张新杰虽然估摸着没头脑和不高兴二人组一个也没起来,但还是很有礼貌的敲了敲门。


 


咚,咚,咚。三声,时间间隔都一样,准确的好像机械一般。过了半晌门开了,唐昊的脸出现在门后面,嘴里还叼着个牙刷。


 


叶修很惊讶:“没想到啊日天,你居然起得这么早。”


 


唐昊朝他翻了个白眼:“你以为我是你吗,我生活规律着呢。”


 


叶修呵呵了一声表示不置可否,张新杰问:“孙翔呢?”


 


这问了也是白问,孙翔显然是没起来,肚皮朝天睡得正欢快,当然睡姿是比张佳乐要好多了,虽然扭曲但好歹还在正常人的范围内,张佳乐那叫外星生物的睡姿。


 


叶修问唐昊:“你怎么不叫他?”


 


唐昊又是一翻白眼:“我干嘛要叫他。”孙翔睡死在这里绝对喜闻乐见。


 


张新杰听都没听这两个人的对话,他走到孙翔的床边,面无表情地看着微微打着呼噜的孙翔。


 


也不知道是不是单细胞生物对危险都有一种天然的直觉,尚在美梦中的孙翔翻了个身,把屁股对着张新杰,然后缩成一团继续睡。


 


张新杰推了推孙翔,用一种不高不低的音量喊道:“孙翔,起来了。”


 


可想而知,如此温柔的叫声对孙翔来说一点儿用都没有。


 


看过二话不说用梳子叫醒张佳乐的叶修大为惊讶,没想到张新杰这次叫得如此温柔。唐昊没什么反应,在他看来叫早就应该这么叫,于是他看了一眼就回卫生间继续刷牙去了。但正当他吐掉满嘴泡泡时,一声惨叫陡然在他身后响起。


 


唐昊吓得差点儿没把一嘴的泡沫给咽下去了,他回头就对着卫生间外头一声吼:“瞎叫个什么杀猪……”接下来的话他直接吞到了肚子里。


 


酒店洁白的床单上已经洒了一大片鲜红的痕迹,孙翔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张新杰站在床边,手上拿着一个瓶子,正往下滴着红色液体,无框眼镜反射着阳光,一股阴森森的气息弥漫。


 


这类似于凶杀案的现场让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唐昊也是腿一软,差点没一屁股坐在地上。只见张新杰皱了皱眉,转身朝他走了过来,说:


 


“这瓶子怎么没密封好,真是失策了。”


 


瓶子上红艳艳的三个大字:番茄汁。


 


唐昊:“……”言语已经无法表示他此刻的心情。


 


这个国家队,真的没问题吗?


 


看着这一幕,自从第一次接下领队一职后就信心满满的荣耀教科书,头一次在心里产生了这样的怀疑。


 


 


不管唐昊的内心有多崩溃,不管被番茄汁浇醒的孙翔有多懵逼,任务完成了的张新杰依旧是转身就走,毫不留恋。哈?你问他心里有没有一点儿对一大早就要洗澡的孙翔的愧疚?张新杰大大表示:自己不起床,怪我咯?


 






接下来是503。里头住的一个李轩一个方锐。张新杰带着陷入人生怀疑的叶修,还是一样的先正正经经的敲门。




来开门的是李轩,一副睡眼朦胧的样子,叶修怀疑这货其实是刚刚被张佳乐吵醒的。


 


  从很大程度上来说,一支战队的队长是很能影响这支战队的风格的,比方说烟雨战队的风格就偏软,呼啸战队的风格就跟打鸡血似的。


 


  众所周知,一手创建了兴欣战队的叶修是一个作息极其不规律的人,不规律到了老板娘不吼他吃饭他是不会记得要吃饭的地步,于是兴欣战队的一大特点就是生活不规律。不规律到了什么程度?很简单,连训练时间都不规律!(就是打BOSS= =)


 


  综上所述,身处这样一支战队的骨干成员方锐,自然很有这支战队的最明显的风格:懒散。


 


  简单来说就是他还没起。


 


  张新杰走到他床边,先是用之前叫孙翔的办法叫了一遍方锐,用不高不低的声音说:“方锐,起床了。”


 


  看来张新杰的风格就是这样:先礼后兵。


 


  但是可想而知,这种堪称温柔的叫法对于习惯了被陈果吼的方锐来说,屁用都没有。孙翔好歹是翻了个身,方锐连身都懒得翻,眼睫毛都没动一下,继续卷着被子睡得肚皮朝天。


 


  张新杰眉头一皱,已经有了经验的叶修明白他那是要放大招了,连忙抢先说:“等等等,这货就交给我吧。”开玩笑,在亲眼目睹过张佳乐和孙翔的惨状之后,叶修真怕要是交给张新杰又多一具尸体。


 


  “你来?”张新杰眼里明明白白的写满了不信任,兴欣是个什么鬼状况他也略知一二,方锐在呼啸的时候可没这样,至少呼啸作息时间还是正常的。至于兴欣为什么是个那样的状况……还不得问眼前这人。


 


  “我说张新杰大大,照你那个叫法一会儿我就得给他收尸。”叶修嘴角抽搐,“这货虽然又无耻又没下限,好歹还是我们兴欣工资最高的,年薪三百万啊,比哥都贵呢。要是他挂在这里,回头老板娘还不得活活撕了我!”


 


  旁边站着围观的李轩听着他这话直接喷了。


 


  张新杰:“……你也不容易啊。”说着他退后了一步,意示叶修自便。


 


  只见叶修靠近床边,微微俯下身,晨曦的阳光透过单薄的窗帘暖暖的照到这两个人的身上。叶修微微眯眼,嘴唇微张,静静地看着呼吸均匀、浑然不觉的方锐。柔和的阳光洒在他的微微抖动的眼睫毛上,不经意间留露出些许惘然。


 


  张新杰和李轩都被这一幕给震住了。尤其是李轩,长期受李迅的污染,脑子里已经脑补出不下十种的叫·起·床方法了。


 


  然后他们就看着叶修清了清嗓子,大吼一声:


 


  “醒醒!有BOSS刷新了!!”


 


  喊完一声他就飞速起身后退——


 


  “是什么!在哪里!!”果然,半秒后,方锐直接从床上弹了起来。真诚的大眼睛目光炯炯,毫无睡意。


 


  张新杰:“……”


 


  李轩:“……”


 


  这也行?!!


 


   不得不说兴欣的这帮人也是人才,相比起生活规律有的还去锻炼锻炼身体的其他战队,兴欣这一帮人不仅训练没个固定时间,而且一个个都是见光死家里蹲,熬夜什么的家常便饭,要是没有陈果他们估计连睡都可以趴在电脑桌上睡,睡得那是雷也打不动的。但是一旦有BOSS刷新这帮人醒的比谁都快。 


  


  方锐就很好的证明了这一点,先有张佳乐后有孙翔,一个喊得比一个大声,猪都吵醒了他还在睡!结果叶修一喊BOSS刷新了他就直接跳起来了,动作那叫一个简洁有力,简直是用生命在抢BOSS。李轩都怀疑是不是草根战队都这样了,转念一想那么多草根战队像兴欣这么奇葩的还真就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所以只能归咎于兴欣这支战队画风清奇了吗╮(╯▽╰)╭


 


  方锐花了两秒才反应过来,这是在国家队集训的大楼,不是在兴欣,再看一边的叶修顿时什么都明白了,大叫到:“我靠,老叶你大早上乱喊什么呢!”


 


  “睡得比猪还死,不这样叫叫得起来吗?”叶修习惯性开嘲讽。


 


  “我靠你一大早吵人睡觉你还有理了你!”


 


  张新杰看了一眼手表:“现在已经七点十二分五十四秒了,严格来说已经不算一大早了。”


 


  方锐跟见鬼似的看着他,片刻后转过头,真心诚意的对叶修说:“老叶,谢谢你。”要不是你,我现在已经死在张新杰的手下了。当然后面那句他没敢说。


 








  下一间房是502。里头住着的是黄少天和周泽楷。


 


  一听这组合就知道谁起了谁没起。


 


  果不其然,来开门的是周泽楷。枪王大大还没有说话就露出了他们再熟悉不过的无奈神情。张新杰朝他点点头,说了一声“早上好。”就径直朝着黄少天去了。


 


  “我认为,在叫醒黄少天之前,我们应该先想一个万全的对策。”叶修严肃地说。看来他已经渐入佳境。


 


  “确实如此。”张新杰表示了赞同。只剩周泽楷一脸茫然,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


 


  叶修看他那表情就知道他在迷惑:“哦对了,小周你还不知道吧。其实啊——”


 


  “黄少天有起床气的,他一起床就开始放垃圾话,而且语速几乎是平常的两倍。所以平时都是文州叫他起床的。”


 


  周泽楷:“……”


 


  周泽楷一脸惊恐。


 


  张新杰继续揭露可怕的事实:“奇英听蓝雨的卢瀚文说过,有一次喻文州不在俱乐部,郑轩去叫黄少天起床,结果那天他被黄少天抓着足足念叨了半个小时,当天的训练都没有参加。”


 


  周泽楷脸上的表情已经不能用惊恐来形容了。


 


  “所以我们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务必在他开口之前阻止他。”叶修说。


 


  三个人凑在一起嘀嘀咕咕了好一阵,终于商量出了一个办法。当然主要是叶修和张新杰两个人在嘀咕,周泽楷主要负责听。


 


  “就这么办吧。”最后由张新杰下了定论,“周队你的手机借叶修用一下。”


 


  周泽楷紧张地点点头,拿出自己的手机捣鼓了两下递给叶修。


 


  叶修和张新杰缓缓靠近黄少天的床边。联盟最大的机会主义者正毫无防备的沉睡着。叶修和张新杰对视了一眼,一个人站到了床的左边,一个人站到了床的右边。两人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同时拿出了手机——


 


  下一刻,韩文清的呵斥声响彻房间。


 


  “啊!!”没有人能在韩大队长彪悍的骂声中继续睡下去,就算只是打瞌睡也不行。黄少天几乎是瞬间就醒了,但是在他睁开眼皮之前嘴皮就开始先动了:“我去你们干什么知不知道……妈呀!!!”


 


  很遗憾,既然醒了总是要睁眼的。就在黄少天睁眼的一瞬间,一张韩文清的放大照直直的冲着他的眼睛。


 


  韩文清那是什么人啊,霸图的十年队长,要说长相凶恶,他要是认第二全联盟没人敢认第一,半夜走路都有人自动把钱包送到他手上。黄少天一睁眼就看到如此人物一脸凶恶地盯着他,瞬间就卡壳了。


 


  叶修和张新杰等的就是这一瞬间。


 


  众所周知,黄少天是联盟最著名的机会主义者。既然是机会主义者,就善于抓住机会,同时也擅长创造机会,找到了机会就会给敌人致命一击。但是,再优秀的机会主义者,如果抓不住机会,或是被打断,就无法造成这个一击必杀。


 


  那么,怎么打断这个机会呢?很简单,机会主义者也是人,既然是人就要遵从人的本性。而人在睡醒的那一刹那脑袋是最不清醒的,思维混乱之下很容易被外物影响。纵然黄少天寻找机会的习惯已深入骨髓,但还是摆脱不了人的定律。


 


  张新杰和叶修打的就是这个主意,趁着黄少天思维混乱之时,打断他的话。的确,黄少天抢占了先机,人没醒就开始说话,但是当他看见韩文清的照片以至于停滞的那一瞬间,主动权就不在他这里了。


 


  但是,机会被打断了对于机会主义者来说并不是什么大问题,毕竟赛场上形势瞬息万变,一个不好寻求到的机会就会被打断,这种事情简直是家常便饭。一个优秀的机会主义者要擅于在对己方不利的状况下寻找机会,以求反击。而对手要做的,则是严防死守,决不让他寻找到能逆转形式的机会。


 


  所以接下来,才是最重要的。


 


  叶修一把抓住黄少天的手臂,把他从床上拉起来,一边拉一边用急切的语气喊:“你在干什么啊现在还没起来,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怎么还能睡过头呢!”


 


  刚想说话的黄少天瞬间被震住了,一脸茫然地看着叶修:“什么,大喜的日子,我?”片刻之后他就反应过来了,“靠,老叶你一大早撑着没事干来涮我啊!我说你……”


 


  “他没涮你,是你自己没睡醒。”张新杰迅速打断他的话,一边从周泽楷手上接过一件衣服,“快穿上,车很快就要来了,礼服只能过去再换了。”


 


  黄少天猝不及防之下遭受二连击,脸上更茫然了:“你你你你们在说什么啊,什么我大喜的日子?”


 


  叶修“一脸震惊”地看着他:“不是吧你,怎么连这个都不记得了?今天是你和方士谦的婚礼啊!”


 


  其实张新杰本来提议说喻文州的,但是考虑到喻大队长心太脏,背着他干这种事儿万一被他知道了指不定会怎么样,最后决定换成方士谦。


 


  至于选方士谦的原因嘛,一来蓝雨和微草不共戴天,黄少天和方士谦这两个副队场上场下没少掐个你死我活,方士谦对黄少天的精神杀伤力绝对够大;二来方士谦远在国外,就算之后想算账也算不着,不必担心剑圣联手治疗之神来报仇。综上所述,就这么定了。


 


  “啥?”黄少天遭受三连击,眼前一黑。他,和方士谦?婚礼?特么的果然还是老叶在逗我吧!可是不对啊张新杰和周泽楷都不是会开这种玩笑的人啊。


 


  究竟是世界不对还是我不对?刚睡醒还没缓过来又遭受三连击的黄少天懵了。


 


  叶修开大招了:“不是吧你,真的不记得了?你们都在一起好几年了,一天要打好几个越洋电话呢,不是你世邀赛之后向他求婚的吗?当时你拿着个冠军戒指当场下跪了,哥都被你感动了你居然不记得了?!”


 


  “我们在一起好几年了?我拿着冠军戒指当场下跪求婚?对方士谦?!!!”黄少天瞠目结舌。


 


  “你真的不记得了?”叶修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他,“难道说一孕傻三年是真的?你怀个孕连这些都不记得了?”周泽楷和张新杰也一起用吃惊的眼神看着他,这回是三个人一起开大了。


 


    “什么?!”黄少天被一连串的打击砸下来差点儿昏过去,“我?怀孕?”特么的刚刚不是还他向方士谦求婚吗,怎么这下突然演变成他怀孕了。


 


  世界变化的太快他受不了啊!!!!!!


 


  人啊,是容易怀疑自己的动物。俗话说人云亦云,一个人说的话他可能认为不对,两个人说的话他也可能认为不对,但如果三个人一起说,那就得开始怀疑自己了。更何况黄少天是个机会主义者,机会主义者总要比别人想得多,未免突然发现的机会是陷阱以至于一败涂地,所以他们总要三思而后行,这也导致了他们比平常人更容易怀疑,怀疑他人也怀疑自己,怀疑他人欺骗自己,也怀疑自己被欺骗,就更容易人云亦云起来。


 


  虽然黄少天此刻还处在头脑不清醒的状况,但是他怀疑的本性已经深入骨髓了。而现在,面对三个众口一致的人,显然他自己比较不正常才是符合逻辑的。


 


  叶修一看差不多了,是时候添上最后一把火了,暗暗给周泽楷使了个眼色。周泽楷会意,走上来,用忧心忡忡的语气说:“张队……给他看一下吧,会不会是孩子……”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一脸不可思议:“不可能有问题啊,昨天我和王队才看了的,孩子好好的啊,也没有流产的迹象。”


 


  黄少天……黄少天已经什么都不想说了。他呆若木鸡地坐在床边,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也不知道他内心刷了什么屏,过了两秒钟他突然说:“对,这只是个噩梦,睡一觉就好了,这只是个噩梦,只是个噩梦。”说着说着他就无视了旁边的三个大活人,一脸恍惚的重新躺下。三个人也没有打扰他,而是蹑手蹑脚的走出了房间。


 


  “啧啧啧,不愧是逼的联盟修改规则的男人啊,真难对付。”叶修感叹。黄少天确实是他们迄今为止花时间最久的一位了。


 


  张新杰点了点头:“联盟最大的机会主义者,果然难对付。”


 


  周泽楷看着他们一副很满意的样子,欲言又止。


 


  叶修明白他想说什么:“小周不要担心,先下去吃早饭吧,等他反应过来你就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就好了。记住,绝对要一口咬死不知道,这样他也啥都干不了,明白了吗?”


 


  “……恩。”


 


 


  




且不管一个人待在房间里的黄少天内心有多崩溃、有没有成功催眠自己,反正张新杰和叶修这两大心脏完全没受到影响,愧疚什么的都被张佳乐吃了。叫早小队依旧笔直向前。


 


  接下来是501。住的是王杰希和肖时钦。顺带一提他们两个路上还遇到了收拾好的喻文州和张佳乐,张佳乐强烈表示想围观张新杰的叫早,于是拉着喻文州一块儿直奔502。


 


  但是很明显张佳乐忽略了一个问题,导致他接下来就后悔了。


 


  张新杰还是按惯例,敲门。但是敲了半天门也没人答应,最后在门缝里找到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着:我和王队已经下楼了,不用叫我们了——肖时钦。


 


  “你怎么看?”看完纸条后,叶修问。


 


  “这很明显。”张新杰一推眼镜,叶修发现好像每次他要出招的时候都会推眼镜。


 


  “不用问。”喻文州微笑。


 


  张佳乐不明所以:“你们在说什么?”


 


  三个人相视一笑。然后换叶修继续敲门:


 


  “小事情、王大眼,你们别装了,快出来。”叶修倚着门,一边敲一边叫到。


 


  过了十几秒,门开了。肖时钦无奈的笑脸出现在他们面前:“果然还是失败了。”


 


  张佳乐惊讶地叫道:“你你你你们不是下去了吗?!”


 


  叶修一脸嘲讽:“得了吧,他们哪儿有下去,故意放个纸条误导我们而已。”


 


  他看向张佳乐:“我说张二花,你不会真信了吧?”


 


  张佳乐:“……”他信了,他真的信了啊啊啊!


 


  张佳乐崩溃:“既然没出去那为什么要放个纸条啊啊啊!!”


 


  “为了能多睡一会儿啊。”紧随而来的王杰希说。


 


  肖时钦貌似很遗憾的叹了口气:“只可惜还是失败了。”


 


  张佳乐继续崩溃:“那你们是怎么知道的啊!!!”


 


  喻文州微笑着说:“这个时间未免太早了,据我所知,无论是王队还是肖队都没有早起的习惯,所以我觉得这应该是一个障眼法。”


 


  张新杰一板一眼地说:“这张纸上的笔迹很工整,怎么看都不可能是匆匆忙忙的时候写的。当然不排除肖队习惯把字写工整。但这张纸条没有折痕,说明放它的时候动作是很细致的,但早上要出门的时候显然不会这么细致。而且一般人在放纸条的时候都是随意放置,要么用左手要么用右手,正常来说纸条应该是偏左或偏右的,可这张纸条是摆在正中间的,说明放置的人对它很用心,显然不只是起到一个提醒的作用。所以我断定这张纸条是用来迷惑视线的。”


 


  至于叶修,他就很简单的来了一句:“正常来说谁会出门了还留个纸条提醒一下,明摆着有问题嘛。”


 


  肖时钦换上了一脸恍然大悟:“原来有这么多漏洞啊。”说着他苦笑了一下,“看来我还是疏忽了很多啊,毕竟我不擅长主动出击啊。”


 


  王杰希说:“这不是你的问题,我也没注意到这些。光注意了要在查房后放纸条这种事情了,反而没注意到这些关键的点。”


 


  肖时钦点头:“我们还是要继续磨练啊。”


 


  张佳乐:“……”


 


 


  手机震动了起来,忘记关机的孙哲平迷迷糊糊地翻了个身,连眼睛都没睁开,顺手捞起手机:“喂。”


 


  下一秒他就被那头张佳乐的超高音量给彻底震醒了:


 


  “大孙大孙救命啊!这群人好可怕我不要在这里呆下去了快来救我……啊!”这句话以一声凄厉的尖叫结尾。孙哲平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电话那边传来了一声有点儿熟悉的的怒吼:


 


  “张新杰你躲哪儿去了给我出来!浇我一身番茄汁就跑算什么!!”


 


  孙哲平还在思考这人是谁呢,电话那头传来的另一个高音差点没把他给震聋:


  


  “叶修!!!!!!张新杰!!!!周泽楷!!!!!全部给我出来!!!!!!特么的我黄少天今天不把你们卖到越南去我黄字就倒过来写!”


 


  今天的国家队,依旧很和谐呢~


 


 


 



评论

热度(1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