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 茶 Monstar 7°-

[全职/喻张肖友情向]奶的不是血是智商

言氏九芝糖厂老板:

*蹲在六级考场前开的脑洞,回家匆匆赶完


*你们以为我不会写,我就是要写


*黑遍全联盟


*欢乐无脑向ooc


*喻张肖友情向,含微量喻黄,韩张和王肖


————————————————————


年纪相仿,同期出道,成为黄金一代,又是同被称为战术大师的人,喻文州、肖时钦和张新杰早在出道前就建立了深厚的友谊,毕竟他们的见解基本上都在同一层次,互相也认可彼此的智商和能力,无论日常聊天、讨论战术,还是化身吐槽役,都非常合得来。


然而,今天,友谊的小船猝不及防地翻了。


事情起于某个夏休期的晚上,在吃饱喝足之后,三位战术大师蹲在各自的电脑前,闲到发霉,聊着QQ,突然右下角弹窗出荣耀官网的最新消息——五十人副本“红白玫瑰”正式开启。炎炎夏日,这个消息如同一剂风油精,激得三人同时精神一振。


 


就要搞个大新闻:打个副本?


牧师爸爸最狂暴:五十人本?


就要搞个大新闻:对


锦鲤手速一万八:好


锦鲤手速一万八:开荒本不了解,第一轮就拿各自习惯的职业吧


就要搞个大新闻:稳


牧师爸爸最狂暴:嗯


 


Round 01


 


喻文州:术士


肖时钦:机械师


张新杰:牧师


 


对于宅男,还是一群以打游戏为职业的宅男,在一个空闲的而又无法出门的晚上,还有什么是能比浪一把网游更有意思的事情呢?


三人拿着随时备在身边的公会小号刷卡登录,艰难地穿越人潮,来到五十人副本“红白玫瑰”的门口一看,举目四望,到处都是各大公会开荒死出来的精英队,和跑来凑热闹的更加没招的普通玩家的野队。


“这比张佳乐前辈的百花式打法还烧显卡内存。”喻文州理智评论,他很确信现在自己高配的电脑都有点卡,因为这里人实在是太多了……


“说明荣耀很火啊。”肖时钦转动鼠标,调整了一下视角,然而周围除了人还是人。


久违的网游体验令两人都有点兴奋,差点忘了来此的目的。


“你们俩叫什么?”张新杰还保持着理智,冷静地问道。


喻文州:“转发抽奖获好运。”


肖时钦:“最有钱的人。”


张新杰沉默了。


“你呢?”喻文州问。


张新杰操纵着自己霸图配色的牧师晃到了两人面前。


——十字架戳死你丫的。


喻文州:“……”


肖时钦:“……”


 


三人利索地组了队,进了本,默契地决定还是按照名字来称呼,游戏ID什么的,都是浮云,nothing to care。


“红白玫瑰”的游戏背景三人都没去细看,反正只要是副本,大抵还在套路里,游戏背景也跟怎么打没多大关系,上去就是一个干就成了。


他们这配置,一目了然,张新杰奶,喻文州和肖时钦输出——控场什么的不存在的,浪网游而已,要得就是一个爽,又不是打君莫笑是吧。


于是,喻文州和肖时钦俩平时在自家队员前各种成熟稳重的,简直是浪得飞起,完全不顾所谓“治疗范围”的存在,能跑多远跑多远,再拖一溜小怪放风筝回来,仗着技术好,在副本里无所畏惧,胡作非为。


张新杰额头青筋直跳,第一次觉得自己的队长在场上是如此可爱,追着一叶之秋、君莫笑暴打什么的,都变得可以原谅了:“你们俩!给我滚回来!”


肖时钦噼里啪啦一敲键盘,丢下一个机械追踪,正好追着一位玫瑰骑士在张新杰控制的牧师眼前炸开:“来追我啊!”


喻文州忍笑忍得很辛苦,索性不忍了,在当中扔出个死亡之门,清出一片空地,慢慢悠悠地敲上一行字:“请开始你的表演。”


张新杰very angry,然后念了个读条巨长的大治疗术——给自己加上了。


“新杰你这个不厚道啊。”趁着刷怪的空隙,术士拿着手杖蹭进治疗范围内,说。


“对啊,加个血呗。”肖时钦也理直气壮地提要求。


张新杰深呼吸一口气,读了个条。


白光闪过——不对,整个屏幕都变白了,大朵大朵的白色玫瑰铺天盖地,还有不少从屏幕前飘落,伴着白色的尘沙,仿佛能闻见清雅古典的幽香。


“我的内存占用在狂升。”肖时钦严肃地说。


“这对普通电脑太不友好了。”喻文州也道。


执着白色权杖,身披白色婚纱的贵族少女从屏幕的中央缓步走来,双手合十,对天吟唱,刺目的白光再度闪过,原本幽深荒芜的平原刹那变为白玫瑰海,花海之中,钻出无数白色的人影,执着不同的武器,从四面八方袭来。


三人同时一声“靠”,盯着屏幕使劲瞧,头一回觉得君莫笑那身花花绿绿的还挺不错,起码看得清楚,这副本都是什么鬼啊?一片白?这是要瞎了的节奏!


然而张新杰很欣慰,心说这下你们该安分点了吧?但他还是too young too naïve,两位做惯了控场的dps不仅没有收敛,反而更浪,一不留神就钻进花海里,随手一排技能轰上去,根本不管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干什么,火光四射和黑雾缭绕中,完全看不清对手在哪儿,队友在哪儿,我在打谁,谁在打我,要得就是一个干,一个莽!莽出一片天!干就是正义!


至于治疗……那是什么?早就放弃了。


张新杰操控着牧师站在花海外冷漠地看风景,心中有一万句mmp如脱缰的野狗一样到处狂奔。


毕竟是五十人本,规模还是相当大的,按照职业选手的放风筝技术,再苟一会儿肯定不是问题。


肖时钦操作着机械师在花海里蹦蹦跳跳,躲着攻击。喻文州那边情况相似。


但好景不长,小怪的移动速度越来越快,前期过浪导致没控制好数量,瞬间爆炸。


情急之下,肖时钦直接开着机械旋翼跑路,飞出了花海,脱离了仇恨,顺便和被一群白色妖精围殴的喻文州打了个招呼。


“肖时钦!”喻文州喊了一声。


“哈哈哈哈!!!”肖时钦猖狂大笑。三人向来以互坑为乐,这“大敌当头”也不例外。他“咔嗒咔嗒”地收起机械旋翼,站在边上,顺口去指挥张新杰,“加血啊,新杰!你看文州快狗带了!”


喻文州猛按键盘,左躲右闪,试图动之以情:“我们是不是队友?”


但肖时钦完全不吃这一套:“不是。”


张新杰:“呵呵。”


果然天下dps都是智障。


肖时钦转视角过去,欣赏着喻文州深陷小怪堆中,无人救援的苦苦挣扎,没注意视线死角里,白衣少女再度出现,隔空一抓,直接把他扯回了花海中心。


这下中招猝不及防,肖时钦手忙脚乱地赶紧挽救一泻千里的血线,终于干脆不要脸地大喊:“新杰救命!”


喻文州趁机叫道:“别管他!”


张新杰:“呵呵。”


他冷漠地看着两位“好友”的血线疯狂滑落,又拼命嗑药续命,清了清嗓子,说:“叫爸爸。”


喻文州手一抖。术士背身中了一刀,连翻滚都没来及,实打实地吃了个硬直。


肖时钦差点把鼠标吃了。机械师一招打歪,一脚被拳法家踩进地里。


喻文州:???


肖时钦:???


张新杰平静道:“牧师是你爸爸,知不知道?”


喻文州想了想,诚恳地回答:“不知道。”


在蓝雨,治疗是完全没有人权的!都是诱饵!


张新杰呵呵一笑:“那你们狗带吧。”


两位输出继续在花海里挣扎着苟,终于快苟不住了,喻文州率先甩掉了偶像包袱,喊道:“妈!救救我!让那个小事情死了算了!”


肖时钦大惊失色:“喻文州你???不对,妈???”


这感叹号都快赶上黄少天了。


张新杰毫无丝毫怜悯之意,冷冷道:“再见。”真是高贵冷艳而不做作,人设不崩。


在一片欢声笑语中,术士与机械师血线清零。


第一轮,团灭。


 


不多时,蹲在副本门口嗑瓜子、看风景、思考人生的两人等到了施施然被传送过来的牧师。


对于这次失败,肖时钦抢先指责道:“张新杰你太狠心了,说出去我们仨网游打副本团灭,还要不要混?”


喻文州跟着他一唱一和:“时钦说的对,还有,让我们叫你妈也太羞耻play了,看不出来你还有这个爱好。”


张新杰继续冷漠脸:“呵呵。”他说,“谁让你们dps都一个样,你们以为你们是谁?王杰希吗?”


王杰希打了个喷嚏:阿嚏,谁在想我?


微草的老对手喻文州立马道:“那你向方神学学啊。”


张新杰:“不学,滚。要不你们来当治疗,我要输出。”


“哦?”肖时钦的眼睛亮了。


喻文州和肖时钦使用roll点。


喻文州66点。


肖时钦99点。


“第二轮喻文州拿牧师。”张新杰宣布。


 


Round 02


 


喻文州:牧师


肖时钦:魔道学者


张新杰:拳法家


 


牧师“你大爷”,魔道学者“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和拳法家“打得就是你”在副本门口再次碰面了。


三人再次对着彼此的ID面面相觑。


“公会这都是什么品味?”肖时钦吐槽。


“品味很好。”张新杰却很赞赏。


喻文州也道:“很简洁,很有力度。”


“你们高兴就好。”肖时钦服了,转而招呼道,“进本了,文州注意加血啊。”


喻文州不动声色地翻了个白眼。


 


第二次进本,喻文州盘算着,比起上一轮,他们已经有了些经验,再加上自己对牧师职业也不是一窍不通,料想不至于第一个BOSS就过不去,反正肯定比张新杰当牧师打得成绩好就行了。


然而他也是太年轻。


“张新杰!你给我回来!”


“肖时钦!”


“肖时钦你他妈往哪儿飞?”


“张新杰!你以前可是个牧师!不带这样的!”


“你们俩别放弃治疗啊!”


喻文州控制着牧师拎着十字架,对着面前的怪猛地抡了下去。


每个奶都有一颗dps的心,霸图的奶更加有一个狂暴dps的心,这一换职业,跟解开封印差不多,张新杰是打得能有多放飞,就有多放飞,这彪悍程度,估计连韩文清来了都要甘拜下风,道一声:“壮士!”


还有那个肖时钦……


喻文州察觉到不对了,一拍键盘:“肖时钦!你是不是让你家的给你代打了???”


“哈哈哈哈!!!”肖时钦大笑,“加血啊你个智障!哈哈哈哈哈哈哈!!!”


“加你妹!”几度尝试追着魔道学者的轨迹失败,喻文州勃然大怒,一摔鼠标,“这血谁爱加谁加!我不干了!”


正在此时,张新杰悠悠地补了一刀:“别啊,加血可以好好锻炼一下手速。”


喻文州微笑:“妈的智障。”


第二轮,团灭。


 


从副本出来,仨一起排排坐,思考人生。


“这么快就打完了?”肖时钦嘲讽了一句,“我就喝了杯水,都死出来了?”


“你真让王杰希给你代打???”喻文州把刚捡回来的鼠标又扔了出去,缓了口气,认真地说,“肖时钦,我们的友谊走到了尽头。”


“打得好!”但张新杰却给王杰希的表现毫不吝惜地大加赞赏,甚至腾出手鼓掌。


“刚才在床上你可以不是这么说的。”喻文州道。


肖时钦一口水喷出来:“噗……什么?”


果然dps都是智障。


喻文州在心里说。


幸好赶紧佯怒死出来了,不然手速会不会提高他不知道,手一定会抽就是了。


“下一轮你来奶。”他对肖时钦说。


 


Round 03


 


喻文州:剑客


肖时钦:牧师


张新杰:狂剑客


 


既然已经决定放弃治疗,又何必再留下一线智商?


我们的口号是——无脑输出!


 


狂剑客“莽出全宇宙”带队冲进了副本。


剑客“沉默是金”和牧师“你浪任你浪能活算我输”紧跟而上。


狂剑客是一个卖血为生的职业,对牧师的操作者提了更高的要求。肖时钦没有练过牧师,给这俩人加血本来就加得有点磕磕碰碰,更别提张新杰还拿着重剑狂砍一气,连仇恨值都不算了。


于是,他们光荣地OT了。


“张新杰你疯了!”肖时钦操作着短腿牧师撒开脚丫子狂奔而逃,“你这是要我死!!!”


“肖时钦你往哪儿跑?”喻文州头也不回地问了句,也不管张新杰引着一堆怪猛追自己队的牧师,甚至还挑空了三只怪,对着“队友”照脸砸下去。


“喻文州!”肖时钦咆哮,“你这手速破表了啊!你人设ooc了!黄少天是不是你!说话!你给我说话!”


喻文州微笑:“别说有的没的,加血。”


肖时钦狂按键盘:“滚!一起狗带吧!”


张新杰插话进来,一个字:“爽!”


肖时钦大喊:“燃烧你的梦!”


第三轮,团灭。


 


三人再次死出副本。


[世界频道:恭喜君莫笑等通关“红白玫瑰”副本,获得奖励……]


喻文州:“哦。”


肖时钦:“哦。”


张新杰:“哦。”


 


END

评论

热度(1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