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 茶 Monstar 7°-

【林方】戒烟

麻辣香串儿:

混一下 @扶风 点的五期生


我就是,这么不要脸!


————————————————




方锐站在呼啸大门外狂喝水。
喝到晃一晃肚子都能听见水声了,他才往手心里呵了一口气,确认自己嘴里不再有什么异味儿。正准备上楼,想起什么似地揪起自己衣领闻了闻,立刻两条眉毛都皱到一起去了。
于是,名为“五期风华绝代”的QQ群里,弹出了这样一条消息。

方锐 21:53:41
求救!身上有烟味儿有什么办法立刻除去吗?急!!!在线等!!!!!

第五赛季,呼啸止步于常规赛。
方锐在晚饭后的休息时间偷偷跑出呼啸大门,蹲在墙根儿底下嘬完了两根烟。觉得自己郁闷的心情稍微得到了一点儿释放。
然后闻闻自己身上的味道,傻了。
呼啸队规规定禁止吸烟。方锐本身没什么烟瘾,也没怎么注意过,只是大概知道有这么一条规矩。
抽完才想起来,想起来已经晚了。

周泽楷 21:53:43
抽烟不好
白言飞 21:53:43
打一顿就好了
吴羽策 21:53:44
什么猥琐方你还抽烟啊
吴羽策 21:53:53
我最讨厌烟味儿了,一闻就头疼
吴羽策 21:53:58
你以后离我远点
方锐 21:54:02
靠!
方学才 21:54:07
嗯……抽烟对身体不好的能戒还是戒了吧
刘皓 21:54:07
你现在还年轻,觉得一时爽就去尝试,以后就会后悔了。
白言飞 21:54:11
你们队里不让抽烟?
方明华 21:54:13
让刘皓这么一说我感觉像是【】一样……
方锐 21:54:14
嗯不让啊
周光义 21:54:19
那你们队还挺严的
方锐 21:54:31
T T我知道错了
方锐 21:54:39
我就是心情不好
李迅 21:54:40
什么什么什么方锐会抽烟?
李迅 21:54:44
这好办啊你身上有香水吗

方锐觉得李迅对他存在一些误解。

方锐 21:54:51
[石不转敲打大漠孤烟.gif]为什么你会觉得我有香水啊!
方锐 21:54:54
我又不是吴女士
吴羽策 21:54:56
……
方学才 21:54:59
有味道比较强烈的东西吗?
吴羽策 21:54:59
别怕,你回队吧
吴羽策 21:55:05
我会记得清明给你烧纸
方锐 21:55:08
……………[石不转敲打大漠孤烟.gif]
白言飞 21:55:12
你去小卖部,买瓶六神。
方学才 21:55:16
嗯,六神也行。

方锐:“……………”
方锐 21:58:24
[点赞.jpg]我买了
李迅 21:58:30
好!去吧!
方锐 21:58:32
你们说我要怎么跟队长解释我身上有一股浓郁的六神味儿
白言飞 21:58:35
你说你神经
吴羽策 21:58:37
说你爱喝
方锐 21:58:39
……多大仇?
周光义 21:58:38
顾不上这么多了
周光义 21:58:46
赶紧进去吧
刘皓 21:58:47
你说你吃火锅身上味道太重
吴羽策 21:58:58
他胃不好,不能吃火锅
方锐 21:59:07
不管了!我已经进门了!
吴羽策 21:59:11
好,现在快去洗澡
李迅 21:59:14
快洗澡
李迅 21:59:19
头发上会有味道
方锐 21:59:20
安全!队长暂时没有靠近我
方锐 21:59:31
可是我们过一会儿还有当天训练总结的会议
吴羽策 21:59:38
你们呼啸怎么这么多事儿?
刘皓 22:01:14
不行,一定要先洗澡
方锐 22:01:19
可是我们队长知道我有拖延症
方锐 22:01:27
一进门就洗澡太不像我了
方学才 22:01:31
洗澡有什么,想洗不就洗了
方锐 22:01:33
不行,太蹊跷了
吴羽策 22:01:41
说你摔倒了
李迅 22:01:43
说你吃完火锅味道太重不能忍
刘皓 22:01:50
说你掉水里了
吴羽策 22:01:52
被狗咬了
周光义 22:01:59
被人打劫了
方锐 22:02:09
…………………[韩文清瞪眼.jpg]
刘皓 22:02:16
你弄点土,抹裤子上
方学才 22:02:21
抹脸上
吴羽策 22:02:21
说你炸了
刘皓 22:02:28
再往头上泼一桶水
李迅 22:02:31
地上打两个滚
吴羽策 22:02:40
说你踩着狗屎
李迅 22:02:52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方锐 22:03:14
……尼玛,你们是有多恨我啊
吴羽策 22:03:27
我们这么绞尽脑汁帮你
吴羽策 22:03:30
良心呢?
李迅 22:04:01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不行,我去笑一会儿
李迅 22:04:12
我可以去微博挂你们吗
刘皓 22:04:19
那你就彻底把方锐这事儿捅出去了
周光义 22:04:31
…………傻迅儿[邓不利多摇头.gif]
白言飞 22:04:33
…………傻迅儿[邓不利多摇头.gif]
吴羽策 22:04:37
…………傻迅儿[邓不利多摇头.gif]
方学才 22:04:38
迅哥儿一直这么傻
方学才 22:04:46
我们不是早就该习惯了吗
李迅 22:05:11
…………???别转火我啊?
方锐 22:05:38
我成功了!
方锐 22:06:18
我跟我们队长说我好困,不想听训练总结了
方锐 22:06:31
我们队长就不太高兴说“你要不要去洗个澡清醒一下?”“好!!!!!!!!!!!!!!”
方锐 22:06:42
所以我现在在浴室
吴羽策 22:06:51
……………………………………………………………………………
吴羽策 22:06:59
妈的,你真是太机智了!
方学才 22:07:05
果然人都是逼出来的。
白言飞 22:07:09
果然人都是逼出来的。
方锐 22:07:21
好了我去洗澡啦![脱裤子.gif]

林敬言默默地看着方锐从进门开始就头也不抬地摁着手机,特别蹩脚地来到他面前说他好困,然后一脸得瑟地窜进了浴室。
……
你当我傻逼啊?
林敬言特别生气,于是呼啸全员都看见他们队长在更衣室门口摩拳擦掌一番,然后蹑手蹑脚地推门走了进去。
过了一会儿,呼啸全员又看着林敬言蹑手蹑脚地走了出来,怀里抱着方锐地衣服。
连内裤他都偷出来了!
林敬言关上更衣室的门,朝其他队员做了一个“嘘”的手势。
……………………
这样的队长好烦啊!!!!!
林敬言抱着方锐的一大堆衣服,把头埋进去使劲闻了两下。
“…………………………………………………”
没救了。
队员们摇摇头散了。

林敬言一闻就明白了。虽然不知道方锐为什么抽个烟也要偷偷摸摸,但他还是决定开导开导这孩子,吓成这样一看就是初犯,不能让他养成恶习啊。
过了一会儿方锐擦着头发出来了。

“哎,队长。”方锐惊讶,“你在干嘛?”
洗完澡的方锐身上弥漫着一股特别干净也特别好闻的味道,林敬言一时间忘了他想说什么,“……我刚才闻了你的衣服。”
“………………”
如果可以,方锐特别想上论坛发帖问问“队长趁我洗澡偷偷闻我衣服是什么意思”。
“………………”林敬言也反应过来了,尼玛他说了什么。
好在方锐很快就抓住了重点。
“……啊,队长你听我说,我知道抽烟是不对的……”
“你听我说,”林敬言说,“我一直觉得,你好像理解错了什么。”
“队长我知道错了,”方锐可怜兮兮地说,“我知道一次失败不代表什么我也不该这样消沉更不该用伤害自己的方式来解决问题,我保证我以后,再也,再也不抽了……”
“……你能这样想最好,”林敬言欣慰地说,“但是我还是想告诉你……”
“队长我明白,我是成年人了,我必须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方锐闭着眼睛说,“你惩罚我吧,只要……只要别因为这个就把我踢出队……”
林敬言不知道为啥突然就变成了方锐闭着眼睛站在他面前红着脸(并没有)对他说“你惩罚我吧”。
这个发展是不是有点快了,队长已经是老年人了,不要刺激我呀,好害羞!
“我是想跟你说……我们队里没有禁止吸烟啊。”林敬言囧囧地说,“队规上写的是,禁止在训练室吸烟。”
“……………………哦。”

除了哦还能怎么样呢。
方锐不知道说什么好。
方锐感觉自己被坑了。
方锐好累啊。

第二天林敬言给他买了一箱pocky,各种口味。
训练室里的其他人:卧槽。
方锐看着那一箱pocky……虽然他是很爱吃这个玩意儿没错啦……但是……“队长……你为什么要给我这个?”
林敬言说:“想抽的时候,就拿一根儿叼着吧。”
“……………”方锐疯了,“队长我没有上瘾啊!!!!!!!!”
林敬言的脸上写着“有瘾的人都说自己没瘾。”
“……”算了算了。
方锐绝望地抽出一根使劲咬了一口。

第十五赛季,方锐过生日,当年一块儿组挑战赛观光团的几个朋友约他出门吃饭,不知道谁塞给方锐一根烟。
方锐随手就接过来抽了。
晚上他下了出租车站在家门口,拎起自己衣服领子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道,觉得实在是有点精彩。
于是,名为“五期风韵犹存”的QQ群里,弹出了这样一条消息。

方锐 23:25:31
求救!如果你抽了根烟被不喜欢你抽烟的对象发现了,你会怎么办!?
周泽楷 23:26:02
不抽
宋哓 23:26:19
……我不抽烟。
刘皓 23:26:33
我对象比我抽的凶……
吴羽策 23:26:34
我对象不敢讨厌我抽烟,虽然我也不抽。
李迅 23:26:49
……T T我没有对象

方锐感慨着真他妈物是人非。
吴羽策 23:26:58
你怎么又抽啊
吴羽策 23:27:21
只怪老林十年前没打到你长记性
方锐 23:27:39
我也不知道,我喝多了,迷迷糊糊,就抽了
李迅 23:27:51
这么一说我想起来
李迅 23:28:17
好多年以前你也来群里问过这个来着
李迅 23:28:32
当年把我笑成个傻逼
方学才 23:28:33
方锐又抽?
方锐 23:28:48
我好久没抽!

白言飞 23:30:22
……你们在说什么,谁抽到UR了?!

方锐关了手机。
楼道里突然响起脚步声,林敬言跺开声控灯,惊讶地找到了抱着手机坐在门口的方锐,“你怎么不进去?”
因为不敢进啊!
“……!?”方锐吓了一跳,“你不在家啊?”
“嗯,”林敬言给他看手上的包裹,“我下楼取快递。”
方锐怀疑:“你半夜十一点取快递?”
“下午到的,我临睡前突然想起来得把它取了,”林敬言说,“明天再取就要交一块钱公共资源占用费了。”
“…………………”和林敬言过日子,真的好心累啊。

“什么味道……”林敬言说,“你抽烟了?”
“…………”方锐往门上一瘫假装神智不清。
林敬言只好把方锐架起来,一手扶着他另一只手拿着钥匙去找锁孔。方锐借着酒劲儿,嬉皮笑脸地凑过去吻他,湿漉漉的舌头从嘴唇边一直舔吻到眼睑,遮挡着林敬言看向门锁的视线。
“臭死了。”林敬言说,“你怎么就非得不听话呢?”
“老林,你知道刘皓跟我说他为什么抽烟吗?”
“为什么啊。”
“因为他说叶修抽烟抽了这么多年,年轻时候又这么作死,肯定活的比他短,他现在抽烟,可以拉近一点他们寿命的距离。”
“……有病。”林敬言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看你比我大几岁是不是啊,”方锐说,“如果你愿意让我抽烟……”
“瞎说什么呢你。”
林敬言去摸方锐的裤子,把他口袋里剩下的一盒烟摸出来,抽出了一根。
“这个我没收了,”林敬言又去摸他的裤子,“你要是非得抽,那没办法,我也只能跟着抽了。
“你还别不信我。
“我现在就抽一根。”
方锐迷迷糊糊地,以为他是在自己口袋里摸打火机。傻了吧。他得意极了,我根本就没有打火机,你不喜欢我吸烟,我怎么可能再去做你不喜欢的事。但是林敬言的重点似乎根本就不在什么打火机上,仅仅象征性地在口袋里摸了一圈,手就朝着他的裤裆去了。
“林大大,你干嘛呢?”方锐嘲笑他。
林敬言不理他。
林敬言一向是个说到做到的男人,他怎么能让方锐看不起呢,他说要抽一根,他就真的抽了一根。

管他有没有打火机。
“嗯……我操,住手、不对……你住嘴!别吸…啊……咱能先进屋吗我说……”
林敬言的感想是:卧槽,有点上瘾!

然后打那以后,方锐再也没有碰过烟。

……………end(什么鬼)

评论

热度(9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