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 茶 Monstar 7°-

【双花】柳暗花明

ice hole:

七夕快乐!


三次元忙得焦头烂额,对写同人完全处于心有余而力不足的状态,LOF好久没除草了,只能把给 @雁无心 的《知与谁同》Guest发出来混一下更新……


第十赛季夏休梗,内含一点知与谁同中的私设但不带ABO……纯粹的傻白甜!




======




柳暗花明


 


 


01


 


孙哲平在首都机场的出站口等了半个小时,一眼就从乌泱泱的人群中挑出了张佳乐。虽然全副武装地戴了帽子墨镜口罩,五颜六色的潮T还是特别显眼,也可能是这个人映到他眼里就会放光。


这一年来都在忙着跑遍全国打比赛,压根没工夫叙旧,好不容易盼到夏休见面,交换的寒暄也仅仅是最简单的:“来了?”“来了!”彷如太过习惯分别,又随便得像只分开了两三天似的。


 


张佳乐坐上了孙哲平旁边的副驾驶席。霸图结束了第十赛季的征程后他回了趟老家,不论青岛还是昆明都是避暑胜地,而他偏要在三伏天往火炉似的北京钻,用手扇着扇子连连喊热,抱怨飞机餐又少又难吃快饿扁了。孙哲平白了他一眼,说在全聚德订了位置给他接风。旁边的人立马眼睛一亮:“今年夏休还要出国待那么久,得把本国内美食好好吃够本。”


“成,随便吃。”


孙哲平目不斜视地打方向盘,车子在高架上飞驰,大幅广告牌在车窗外一闪即逝,黑底上的荣耀LOGO在夕阳下金光闪烁。


“你都不问问我那件事?”张佳乐拿手背撑脸,胳膊肘杵在车门边扮酷。


“哪件事?”


“国家队啊。”


“哦,恭喜。”孙哲平扬起唇角笑了笑,答得波澜不惊。


张佳乐狠狠掐了一把邻座那位的胳膊,路虎在车道里颠簸了一下,密闭空间里传来闷闷的骂声:“张佳乐你找死!”


 


02


 


小四合院里屋的情形能用一副对联概括:孙哲平平心定气,张佳乐乐不思蜀。


扎着小辫的荣耀大神吃饱喝足,拖着大旅行箱昂首阔步地驻扎进前搭档的居所,拿孙哲平的电脑登陆浅花迷人,帮霸图的公会抢BOSS,这会儿正和蓝溪阁与轮回公会的人混在一起,对头顶兴欣公会字样的人穷追猛打。


在网游里围剿冠军聚众斗殴,一直是每年一度的夏休重头戏。孙哲平刚把卧室整成适合两个人居住的模式走进来,就看见张佳乐套着耳麦跟方锐拌嘴,左手键盘右手鼠标拼杀得不亦乐乎。


他捡起桌上开封的薯片,堵住了对方聒噪个不停的嘴。


“你来北京到底是干嘛的?”


“特训啊。让一群只在全明星赛上组过队的选手去打国际赛,总得凑一块儿磨合磨合吧。”张佳乐舒舒服服地倒在椅背上仰起脑袋,好像还挺享受被人投喂的待遇。


孙哲平扶住椅背,把脸靠得近了些:“那你还赖在我这儿。”


背后的电视画面定格在电竞频道上,轮轴转地播放着荣耀世界邀请赛的新闻,还把国家队选手在第十赛季的精彩表现剪成了一部短短的片子。越过孙哲平的手臂,还能看到身穿霸图队服的自己摆着一张坚毅面孔映在电视机里,多少有点不适应。


“我来早了三天!”


张佳乐稍稍抬高了声调,一副快来表扬我的腔调,孙哲平用指尖摩挲起他的脖子,笑道:“以前在百花开会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这么积极过……”


“那得看是什么事了。”


张佳乐的眼睛亮得像养着永不熄灭的小火苗。


“还有什么人……”


他还没说完后半句,嘴唇就被人啃了一口,特别温柔绵密的吻,舌尖蜻蜓点水般频频触碰,连心头都炸开一连串火花。


唇舌分开时孙哲平仍钳着他的下巴,意犹未尽地想要继续,却被他拿胳膊肘捅开。自从去年在网游重逢,并渐渐将一度破碎的关系修复如初后,解开心结的张佳乐比过去放得开又淡定,被撩拨时还能游刃有余地操作电脑。


“要搞待会儿去里屋好好搞,等我先退一下……靠!”


 


不专心打游戏的后果就是,浅花迷人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


 


03


 


时隔数月不见,总算能短暂地腻在一起,不论是话语、情绪、欲望还是别的什么都积攒了不少。彻底宣泄了一番,两人相拥着堕入沉眠,直到被第二天的蝉鸣吵醒,手都牢牢抓在一起。


孙哲平穿着条大裤衩在厨房炒菜,油香味源源不绝地飘进来,张佳乐裹着毯子像北极海豹一样在床上翻滚,只觉得一切都特不真实,跟第七赛季最落魄时经常会做的梦一样……然后咕咚一头栽下床,摔得彻底清醒。


如梦似幻的一切并未散去,它们理所应当地环绕着他,全都是触手可及的现实。


 


世界邀请赛迫在眉睫,他自然不会忘记最重要的这茬,头等大事是得做足出国的准备。


张佳乐扫荡完孙哲平做的三菜一汤,开始埋头研究起体委发来的注意事项。


“我还没去过瑞士呢。”他用手指绕着发梢感慨。有时间的时候没有钱,有钱的时候没时间,既有时间又有钱的第八赛季,却没有旅伴和心情。


“哦,我去过。”


孙哲平随口应声,见张佳乐像被豆子打到的鸽子一样抬起头,又笑着坐到他的身旁。


“退役后闲着没事干,把世界各国兜了一圈。”


“难怪在国内没人找得着你啊。”


张佳乐又想吐槽他壕得没人性,被他一根食指点了点下嘴唇。孙哲平架起二郎腿,给楼冠宁去了个电话,楼老板利索地列出一份打国际赛的必需品清单,豪气冲天地打包票:


“大神你没必要去买啊,我友情资助一份,下午派人送到家门口。对了,我有个朋友在苏黎世经营滑雪场,等比赛完了让他去招待招待你们。”


留守国内的电竞土豪一听说有机会为国家队服务,迅速表明立场随时两肋插刀。


“搞定了。”孙哲平挂掉电话,得意地眯起眼盯住张佳乐的面孔。


“什么?考虑这么周道,这是老板还是小弟啊。”


张佳乐不禁瞪圆了眼睛,要是换作霸图,队长的一声呵斥能让他从椅子上跳起来做立正稍息。


“徒弟孝敬师傅,应该的。”


“你嘴怎么越来越贫了,我又不是师傅。”


他拍了一下孙哲平的大腿,立马被对方回拧了一把后腰上的软肉。


“没事,你是师娘。”


“屁!”


 


04


 


轻易搞定了头号要紧的事,张佳乐终于能尽情拥抱连猪都羡慕的怠惰生活。兴头来了就和孙哲平坐在一起搓几盘游戏,上街遛个弯,嫌热又不想动时就宅在空调屋里,躺床上一动不动地搂在一起发呆。


张佳乐陷进了孙哲平怀里,想说些什么却总是张嘴忘词,不由叹气感慨自己老了。遥想他俩还是根正苗红好少年的时候,总是一刻都闲不住,每天在百花的逼仄小宿舍里闹得地覆天翻。而现在却特别沉得住气,时间粘稠滞缓得彷如蜂糖。


他闲着无聊,枕在孙哲平胳膊上翻床头的电竞杂志。《电竞周刊》每年夏休都会为退役选手大张旗鼓地做些盘点特辑,逐一细数卸甲还乡的老将们的功过成败。封面上叶修身穿兴欣队服举起冠军奖杯,笑容明朗得让张佳乐特想一拳揍过去。


“叶修怎么又一声不吭地玩退役啊,拿到冠军就走要不要脸,我还指望着明年决赛扳回一局呢。”


他拿后脑勺蹭了蹭孙哲平的肩窝,把纸页翻得哗啦响。


“老魏也退役了,第一赛季就剩下老韩硕果仅存,还真够坚挺的。”


孙哲平拿左手点烟,优哉游哉地吐着烟圈:“可不是吗?第二赛季的也只剩我俩了。”


林敬言离队之前,把二赛季现役选手群的群主权限转给了张佳乐,群里唯有两个头像亮着,和私聊差不了多少,而他却留恋八年前群内信息翻涌的盛景,始终不肯让它解散。


他抬头看向孙哲平的脸,能闻到旧T恤领口倦怠的烟草味:“你还不打算退?”


“空窗了四年,才打一年哪能够?”孙哲平反问了回来,“你呢?不嫌累?”


“没拿到冠军就不累。”


张佳乐摇摇头,情不自禁地摊开双手,望着自己的掌纹出神。那是一双线条优美、千锤百炼的手,手指纤长,骨节分明。它们九年如一日地在键盘上翻飞跳动,追逐着某个忽近忽远的目标,也不知道有没有更靠近它些许。


年复一年地回到起点再次出发,就像单机游戏的读档重来,时间仿佛从未在他身上留下过什么印痕。


一只缠着绷带左手缓缓滑过他的手背,手指嵌进他的指缝间,与他十指相扣地握在了一起。


孙哲平的手臂在他的后脑勺下抽动了几下,一句话打破了忽然变得有些伤感的氛围。


“嘿,起来点。当心右手也被你枕废了。”


张佳乐立马弹了起来,见孙哲平摆出一副玩笑得逞的表情,又呲牙咧嘴地冲他扑了过去。


 


05


 


离别的这几年,孙哲平一直关注着张佳乐的动向,看他的电视访谈,收集杂志上的相关报道,一直以为他就像棵格外执拗顽固的植物,花瓣被雨打落次年还能开出一模一样的花。从某些方面来说,与霸图的风格不谋而合。


可同居了两天他蓦然发现,霸图多少还是让这位老搭档改变了一些。


比如啃遍他全身时,舌尖留意到了薄薄的腹肌与腰窝的存在。再比如……虽然三天两头违反张新杰11点熄灯的清规戒律,他的生物钟还是在朝着霸图的时间靠拢。


晚上和孙哲平一起看电视,过了11点就开始眼皮打架,最后干脆窝在沙发里睡成一个奇葩的姿势,被横抱起来扒得精光砸在床上。而清晨却起得和鸟一样早,七点不到就穿着孙哲平大一号的T恤满屋乱蹿,想拉人出去吃早饭时还会故意作死,趴在床头双手并用在他脸上戳来戳去。


“孙哲平!起床起床起床!再不起我一屁股坐死你!”


仍四仰八叉躺着的孙哲平被他吵得有些不耐烦,哼了两声用毯子蒙住头。张佳乐怒不可遏,当真跳上床骑在了对方腰上前后摇晃,孙哲平这才肯掀起毯子睁开惺忪睡眼。


“这闹钟定的时间不对……”他嘟囔时还带着半梦半醒时的沙哑鼻音,伸手环住张佳乐的腰,直往自己身边揽。


张佳乐一阵重心不稳,重新栽在床上,刚要爬起却被孙哲平反剪住双手压在了下面,嘻嘻哈哈胡闹了一阵,又心照不宣地抱成一团,互相亲得地转天旋。孙哲平揪散了他刚扎好的小辫,把他的T恤撩到胸前正要开动,身旁忽然响起一阵严厉呵斥,韩文清的声音字字铿锵:“张佳乐!干什么呢!这点小事都做不好还算什么霸图人!”


张佳乐触电似地抖了三抖,忙扭着腰从他身下钻出来,去摸枕边的手机:“老韩打来的……”


孙哲平目送着他坐在床边接电话的背影,只想腹诽这铃声设置得也太清奇。


 


张佳乐对着手机嗯嗯啊啊了一阵,冲孙哲平扯开唇角:“老韩说张新杰上飞机了,一会儿到,让我记得跟他联系。哎,今天晚上就得开会了呢。”


孙哲平看了看他的脸,又扫眼自己的胯间,动手去穿裤子:“不耽误你正事。”


披散着半长头发的小青年又蹿了过来,抢先一步按住他的双手,又在他嘴上湿乎乎地乱亲了一气。


“怎么,舍不得我走啊?”


张佳乐那张总是显得特别青春的脸近在咫尺,牙膏的清爽气息扑了他一头一脸,于是孙哲平又无奈地叹了口气。


“张佳乐,你最近怎么这么腻歪。”


“你不就喜欢我这样吗?”


语调愈发甜腻的国家队选手又得寸进尺地啃了一口他的鼻头,把屁股挪上了他的大腿。


 


张佳乐觉得自己的人生不会好了,一大早肚子还空着,别的地方反而先被喂饱,简直是荒淫无度酒池肉林。不一会儿又被折腾得腰腿酸软,眼前胡乱冒着星星,气息怎么都没法喘匀,孙哲平还贴着他的耳根没羞没臊没完没了地说着荤话,气得他呲哇乱叫着说我都要去外国打比赛了,咱能不能聊点正经严肃的高端话题。


两人之间的正经话题从来只有荣耀比赛,孙哲平点了一支事后烟,突然道:“其实,我到现场看了霸图对兴欣的比赛。”


“义斩组团?”


“没,就我自己。”他回望着张佳乐略带困惑的表情,风轻云淡地扯开唇角,“现在的百花式打法,比你在百花时进步了不少,收放自如。你的心态不一样了……我觉得挺好。”


“哈哈,是啊。可能是年纪大了,没以前那么要死要活了吧。”张佳乐坦然接受了这份褒奖,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穿衣服,T恤穿到一半,忽然想起什么似地回过身,目光灼灼地盯住了孙哲平的眼睛。


“换成三四年前,我肯定想不到现在,居然能和你一起打荣耀比赛,还加入了国家队,干熬过这么多年,终于时来运转了吧?”


他没等孙哲平回话,赤脚踏在木地板上,唰地一声拉开厚重的遮光窗帘,盛大灼目的夏日光芒灌进房间,为他的轮廓勾出一圈金边。


“摔倒这么多次我差不多也该有觉悟了。好多事就跟找不到的钥匙一样,等你真不在意了,它就会自己跑出来。尽到努力,放下执念,反而什么都得到了。”


 


如同山重水复之后,柳暗花明。


年轻时纵情燃烧的姿态固然凄美热烈,但有一些风景与况味,非要等到历经磨难成熟之后,才会懂得欣赏与品尝。


而最不可思议的是,这么多年如江水般滔滔逝去,同一个游戏依旧没有打腻,而且居然还是掏心掏肺地喜欢着同一个人。


 


这样的台词他耻于直说出口,于是拿食指挠了挠微微泛红的脸,语调中的自信,似乎从第三赛季起就从没变过。


“等下次见面,我就是世界冠军了吧!”


“嗯,等你拿了冠军,我就去瑞士,陪你玩到你满意。”


“真的?那一言为定啊!我们去滑雪!”


“行。”


“蹦极!”


“没问题。”


“你可得请我吃大餐啊?”


“成。我说,张佳乐。”


孙哲平一字一顿地喊出他的名字,把双手垫在脑后,冲他扬起下巴笑得桀骜不驯。


“那跟我去领证呢?”


“领什么证……”他反应了一下,长长地“哦”了一声,没去吐槽孙哲平那随便起来不是人的态度,也尽力装作满不在乎地回应道。


“好啊,只要我拿到冠军,随便你。”


 


距离世界邀请赛的集训开始还有两个小时。张佳乐打开从昆明拖来的旅行箱,掏出箱底某个尚未开封过的袋子,将一件印着特殊编号的国家队队服披在肩上。


荣耀LOGO上的金色绣线在阳光下夺目闪耀,那是象征着全新起点的崭新战袍。


而永远的少年又将踏上无尽征途。


 


00-苏黎世花絮


 


“大孙大孙,这日子没法过了!我和张新杰一个宿舍!以后就不能半夜和你打电话了,晚上11点必须关机,发微信都不行。记得帮我转告老林,他真是一个好人,天大的好人!”


贴在耳畔的手机那段传来了如丧考妣的喊声。


“别闹,你出国是干什么的,为国争光知道吗?”


“行行行,知道了,先挂啦我这儿还得训练呢……”听话懂事的回应尾音忽然转了个弯,“等我回国再日你!”


“好,来啊,看谁日谁。”


孙哲平笑着切断电话,靠上VIP候机室舒服柔软的椅背,楼冠宁敲了敲他的肩膀,提醒道“前辈,快要登机了”。世界级的大型比赛,坐在电视机前追直播多不过瘾,有钱有条件自然要飞去现场观战。


他瞥了眼手中北京到苏黎世的登机牌,想着过会儿张佳乐可能露出的表情,心情愉快地站起了身。


 


FIN

评论

热度(6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