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 茶 Monstar 7°-

[王喻] 逗你玩儿

你怎么又白了:

快饿死了,自割腿肉。


写个没头没脑的小段子。





午间休息的时候,张新杰回宿舍午睡,其余人凑一起,整了四副扑克牌,打争上游。


王杰希说,“一对儿A。”


黄少天立刻跟上,“一对——儿,2!”


方锐嫌弃道,“不会说儿化音就别说好吗?听着别扭。”


黄少天说,“哥乐意!”


其实不该黄少天跟牌,但随便打着玩玩,就没人吭气。黄少天又丢了两个王,一大一小,然后笑逐颜开地拍拍手,扭过头去,冲喻文州说,“哈哈!队长,我系不系很厉害呀!”


喻文州好脾气地笑笑,还没张嘴,方锐捏着嗓子,学喻文州慢条斯理,“系——呀——少天,最——厉害——啦——”


黄少天大怒,扑过去掐方锐腮帮子,“滚滚滚滚滚!”


方锐立马举手招架,牌撒了一地,“君子动口不动手!”


楚云秀嫌弃地瞥他俩一眼,“行了行了!多大的人了!”


方锐道,“就是!”


黄少天哼一声,抱着喻文州的肩膀,说,“本大爷马上就二十四了!”


得,还是那口拗不过来的广东味儿普通话,王杰希把手里的牌理了理,说,“五个8。”





王杰希知道自己脑洞清奇。


有什么不好的,哥当年也是物理奥赛拿过北京市一等奖的学霸,那解题思路,啧啧,怎一个酷炫了得。


“五个8,你也太能藏了吧,还有啥啊都亮出来。”叶修叼着烟头,说话含含混混的,“我数数,一二三四五,得,还真是五个8。”


周泽楷默默地丢出五个Q,叶修说,“跟不了。”


肖时钦摇头,王杰希摇头,楚云秀摇头,苏沐橙摇头,喻文州说,“五个K。”


“哎哟,文州真是深藏不露啊。”叶修那口气,说不清挖苦还是赞赏。又过了一轮,王杰希先走为上,黄少天皱着眉帮喻文州看牌,嘴里还嘟嘟囔囔的。


方锐笑嘻嘻地说,“哎哟,要不要我给你翻译翻译啊?”


黄少天说,“shut up!”


这英语,依旧是广州味儿的。王杰希抱着胳膊作壁上观,默默地嫌弃了几秒黄少天的口音,然后想,其实也不能怪黄少天,对吧,他是广州人……


啊,喻文州也是广州人。


说话也有点广州味儿。


听起来还……挺……


王杰希挠了挠脖子根儿,搜肠刮肚地想找个形容词形容一下国家队队长的口音,但他语文学的确实不咋地,思来想去,肖时钦都出完牌脱出战局了,他才找到一个词,还不那么合适。


……挺娇嗲的…………


天啊,来个雷劈死我算了。王杰希面无表情地反思,是不是最近被迫玛丽苏穿越剧看太多了。





娇嗲。


不不不,不能这样说一个男的,成年人。王杰希抱着胳膊,空调开得太低了,他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喻文州这局牌手气相当差,估计没有拯救的必要,所以黄少天放弃了帮忙,开始嘀嘀咕咕地干起了别的。


他说:“……*%$#(&*&)LH(#!~()*%^……”


喻文州弯起眼睛,回答道:“%#¥!)*&%U^$。”


方锐加入,说:“(*&%#!)(*G^((%$——”


一个字都听不懂,当北方人真是太苦逼了。这时张佳乐终于忍不住揭竿而起,说,“请讲普通话!你们是演TVB吗?!”


方锐斜着眼睛,说,“zang——佳乐前辈,我们在聊天呀。”


“你才zang佳乐你全家zang佳乐。”张佳乐回击。他头绳搞丢了,披头散发,叶修说,“去去去梳起来,成何体统——沐橙给他根头发绳儿。”


苏沐橙摊手,“我没有。”


楚云秀说,“我也没。”


张佳乐说,“靠,一会儿我再找找,来,谁洗牌?”


说着一局又打了起来,王杰希表示不参战,他继续高冷地抄着手,身边一个闹腾腾的黄少天,他也不参战,抱着喻文州的胳膊——


“嘶。”喻文州抖了一下。


“黄少天你都挤出血了。”苏沐橙探过头来,“脂肪粒也不能这样挤吧。”


“这颗熟了。”黄少天振振有词,“队长说可以,我才帮他挤的!”


“你是猴子吗。”唐昊洗了个澡,回来加入牌局,黄少天闻言竖起眼睛,“你才是猴子!”


“就像猴子,《动物世界》演的那种,挠挠挠。”唐昊大喇喇坐下,看了一眼王杰希,清清嗓子,背挺得笔直。





牌局继续。


“一个王。”喻文州含着笑,甩出一张牌,黄少天拍手,“队长打得好!压死叶不修!”


叶修说,“行了吧你,你看你把文州胳膊弄成什么样了,血呼啦的……”


喻文州说,“没关系的。”他皮肤白,胳膊上三四个小肿包,红彤彤的特别显眼。黄少天有点小得意,叶修呸了一声,说,“八个3。”


脂肪粒啊……


王杰希看了看自己的手臂,光秃秃的一片,没有那种恼人的小疙瘩。他想了想,自己也没帮人抠耳朵,挤脂肪粒或者捏泡泡等奇怪的癖好。


反正喻文州不在意……


但是会有点疼吧?


忍不住朝那边看了一眼,喻文州专心致志地盯着手里的牌,一边还应付着黄少天,时不时地“嗯”一声,“啊”一下。


脾气真好。


王杰希又摸了摸脖子根儿,上上个星期他去表妹家,姑娘养了一个猫,说起来……


咦,跟喻文州长得有点儿像呢。





如果喻文州是一只猫的话,会是表妹家宠物的样子吗?


头圆圆的,扁脸——不,还是有鼻子可爱些,鼻头粉红,软软的,湿漉漉——长毛,奇怪的灰色,有点发紫,耳朵不是很精神地趴在头顶,抱起来软得像没骨头,脾气非常好,就是动作有点慢……从柜子上想跳下来,先试探地伸出一只爪子,收回去,再伸出去,小心翼翼,如果有人——比如我——在一旁,会用黑而圆的眼睛委屈地看过来,喵喵叫,似乎希望被抱一抱……如果没人理会,就自己慢慢地往下跳,跳,一不小心——


王杰希一个没忍住,“扑哧”笑了一声。等他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回过神来,周围一群人的表情各种异彩纷呈,尤其是唐昊,仿佛吞了半个鸡蛋,张着嘴,霸酷狂屌拽的气息荡然无存,完全就是个被教导主任跳广场舞吓坏的高中生的样子。


“……抱歉。”王杰希低下头,努力把那只猫从脑子里撵出去,有点可爱啊,他用眼角偷窥喻文州的神色,喻文州眨了眨眼,把手里的牌拢在一起,又打开,动作轻缓,唔,真的……


挺像那个猫的。





“我靠刚大眼那个表情,吓死哥了。”叶修说,“我得抽两根烟压压惊。”


张佳乐说,“哎妈,那分明就是恋爱的——喂,该我了!方锐你滚一边去!”


“要说恋爱还得张佳乐大大有经验,是吧。”方锐悻悻地将偷来的一张A扔了回去,“但刚才王杰希大大的表情,确实很像思念着远方的菇凉——”


王杰希没理他们,他又开始脑补那只动作很慢的长毛喻文州,慢慢地甩着尾巴,肉垫绵软,唔,一只黄猫跑了过来,喵喵喵喵喵喵——


“……我喜欢温柔善良的金牛座。”方锐说,“周泽楷,该你了。”


周泽楷正琢磨着最后几张牌,突然就愣住了,“呃,什么?”


“你喜欢什么样的?”方锐一本正经,“你喜欢善解人意的,对吗?”


周泽楷涨红了脸,没说是,也没说不是,楚云秀摇头,“方锐你也太欺负周队了吧!”


方锐说,“这叫游戏规则。”


周泽楷吭哧哼哧地摸出一个大王,他手指尖都红透了,苏沐橙说,“好啦好啦,别欺负他——我告诉你,江波涛可是天蝎座的哦。”


“我也是天蝎座。”方锐眨着真诚的双眼,“周泽楷比我帅,所以我记恨在心很多年,不是我的错,都是星座的错。”


一片嘘声中,问题被踢给了张佳乐,张佳乐一脸凝重,还没开口,李轩就笑了,说,“你是不是喜欢个子高高的,特别个性的,有肌肉的——”


“去去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啥意思。”张佳乐呵呵道,“你们咋老觉得我跟孙泽平有一腿呢?我才不想跟他联系呢好吧!”


又是一片嘘声。


“真的,你们少胡说八道啊,张哥我脾气好,就算了,老孙那脾气,你们敢当面说他是基佬,小心被揍得亲妈都不认识。”张佳乐终于出完了所有的牌,语重心长地说道,“老孙他好多女朋友。别不信,都文艺女青年那款的,有个女作家叫啥来着,安妮baby——”


“安妮宝贝。”唐昊接口,“没文化。”


“一边去,大人说话小孩子插什么嘴。”张佳乐横了一眼,“就什么海苔般的长发……”


“海藻,海藻好不好。”唐昊忍不住纠正,张佳乐不理他,继续说,“白衬衣,光脚丫子。”


“光脚丫子不会有味儿吗?”李轩狐疑,方锐说,“就是,老魏就喜欢光脚,哎妈那个——”


话题从喜欢的类型变成了光脚丫子,又变成了什么牌子的球鞋比较好,然后是中超联赛,矿泉水,航空公司和熊猫,绕了一圈,最近居然神奇地绕了回来,“王队!你喜欢什么样的啊?”





喜欢什么样的……


王杰希放下胳膊,“高一点的。”


“哈哈哈哈这什么要求,”黄少天狂笑,“多高啊!”


王杰希凝重地说,“大于一米七六。”


黄少天立刻就怒了,身高啊,永远的痛,虽然他在岭南也算傲视群雄,但到了北方,简直就是不能言说的悲苦,“靠!想PK啊!”


王杰希淡淡道,“白一点的。”


黄少天说,“呸。”


王杰希继续提要求,“脾气要好。”


然后沉默了五秒,在众人眼巴巴的等待中,他总结陈词道,“女的。”


“……………………………………………………”


“男的也可以。”


“………………………………………………………………………………………………”


方锐抓着胸口,一脸我不能呼吸了,“想不到——”


叶修说,“大眼牛逼。”


唐昊则一副哈士奇目死表情,“你,王杰希,你——”


黄少天警惕地搂着喻文州的肩膀,嘀嘀咕咕,嘀嘀咕咕,肖时钦和李轩狂发短信,周泽楷耳垂红彤彤的,苏沐橙和楚云秀窃窃私语,而喻文州,喻文州……


瞪着眼睛,哎哟,更像那个猫了,不行,太好玩了。


王杰希站起来,各种高深莫测。众人敬畏地望向他,王杰希心里有点恶作剧后的愉快,然后他看了看墙上的挂钟,说,“逗你玩儿的。”


“…………………………哦……………………………………”


怎么听着挺失望的啊?王杰希恢复了一贯的高冷,“时间到了,该训练了。”





回到训练室之前,王杰希留下收拾扑克牌。


一张,两张,三张……


“王队?”喻文州坐着没动,王杰希抬起头,“嗯?”


“做咩总看我呀?”喻文州说,声音又轻又快,带着那种……嗯,娇嗲的……广东味儿,听得王杰希忍不住又挠了挠脖子。


“没看你啊。”


“看了。”


“没看。”


“看了。”


“我说我……”王杰希直起腰,把一副牌塞进盒子,“你没看我,怎么知道我看你?”


喻文州显然没想到王杰希竟然会耍无赖,有点惊到了的猫表情,王杰希忍不住笑起来,收拾收拾剩下的扑克,说,“看你可爱。”






—完—



















评论

热度(3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