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 茶 Monstar 7°-

[王喻] 逗你玩儿 · 续

你怎么又白了:

还是没粮吃。


萌的西皮都好冷,嘤嘤。







唐昊提出一个问题:“我们……为什么每天要打牌?”


方锐慢条斯理地摸出一张,楚云秀叼着烟,说,“放下!”


“哦,我就看看……”方锐从善如流地将那张牌放回去,胳膊肘捅了捅叶修,说,“我看到了,一个红3。”


叶修也叼着烟,“哦。”


众人沉默地摸着扑克,唐昊伐开心,重复一遍,“我、们、为、什、么、每、天、都、要、打、牌!”


叶修“啪”翻过刚刚摸到的牌,一张副令,“哥先走!”


然后对唐昊说,“问你们队长去。”


喻文州上一把又输了,roll点的手气完全没响应到扑克上,以至于李轩问他,“您搓麻也这样?”


黄少天抢答,“队长不搓麻!”


喻文州点点头,“嗯……不太会。”


李轩“哦”了一声。





唐昊又提出了一个问题:“王……王杰希呢?”


“做咩,找大眼PK啊?”黄少天饶有兴趣地观察着手中的一沓扑克,手指动的飞快,把它们打乱顺序,“以防被某些心脏看破”。唐昊坐直了,说,“P什么K啊,我们都打牌,他昨天不是还在吗?今天就不在了?”


“小同志,不是我批评你,‘不在了’这个短句能乱用吗?”黄少天一本正经地教育唐昊,然后大声叫道,“靠靠靠方锐拿开你罪恶的手,该我了好吗!该我了!”


他丢出7个4,喻文州笑眯眯地跟上,“7个5。”


“哇好像听黄少天念顺口溜啊,”李轩说,“四什么十什么……还是七什么?”


“四。”张佳乐笃定地说。


“啊?”李轩糊涂了,“四?”


“对,四。”张佳乐斩钉截铁地摸出一张司令,“老叶你别想跑!”


“我去,十,好不好,十。”叶修叼着烟哼哼,“您内普通话就憋显摆了,行吗?”


张佳乐嗤之以鼻,“好像你说的多标准似的。”


“哥是北京人,当然标准了啊。”叶修大言不惭,方锐发出一声牙疼般的怪笑。苏沐橙慢悠悠补刀,“哟,我记得有人跟我说,自打平翘舌不分之后,讲话省力气多了?”


叶修装作没听见,按住张佳乐的手,说,“丫不许动!谁让你走的,打招呼了吗?!”


张佳乐一把甩开叶修,叫道,“打什么招呼!出完了就是出完了!又不是下象棋!还要‘将军’!”


“就你那智商……”叶修天女散花般把牌撒了一地,“来,下一把。”





王杰希去哪了呢?


穿石桥,走小路,迎面一棵白果树——


你拿的什么书!


歌曲集。


什么歌曲集!


阿里——郎!


……


王杰希甩了甩头,这两天为了净化心灵,他看了许多革/命年代的老电影。


你就——喝了——吧!


……


还是不对,他慢慢地围着训练中心的大门口溜达一圈,一边走,一边甩手,朋友圈里风传,甩手有利血液循环,王杰希觉得最近他精神状态不怎么对头,所以他决定放弃午间扑克运动,出来走一走。


杠棒!我的——老——伙伴!


……哎,明明吊车更好用吧,是吧。王杰希面沉似水,开始思考现代科技对于人类精神文明的深刻影响。坐地日行八万里敢教日月换新天,小时候玩电脑还是瘟95呢,好家伙现在都瘟20了,啊,不过20还是250跟水果也没关系啊,说起来水果的手机确实好用,看看视频……


他停下了脚步,拿出了手机,健身APP显示他今天已经走了5700步,消耗230卡路里。王杰希深感满意,然后为了奖励自己一下,他打开了微信。


昨天表妹给他发来了新的猫视频,她给猫买了金色的大铃铛,叮叮咚——


可爱吧!表妹说。


可爱。王杰希干巴巴地回答。其实他把那视频看了不下五十遍。要不怎么说人类把百分九十的上网时间都浪费在观看猫卖萌或者卖蠢呢……


这种小动物实在是太可爱了。


他决定再走七百步,然而就在这时,脚边的草丛中,传来了一声微弱的动静。





“……大眼你手怎么了!”叶修拍案而起。


“哦,被猫抓了一下。”王杰希淡然地举起手,创可贴纵贯手背,“擦破点皮。”


“要打疫苗的吧?”喻文州担忧地说,王杰希摸了摸脖子,“没事儿。”


“关键时刻你可别掉链子啊,”叶修难得严肃,“国家队阵容够苦逼了,别闹。”


“是我的错。”王杰希说,“下次不会了。”




训练中心其实有一只猫,保安集体饲养,没名字,视当值保安而定,叫“咪咪”、“喵喵”、“花花”或“猫”,等等。


今天的保安是半个文艺中年,给猫冠名“彩凤”,取“身无彩凤双飞翼”之意,但总有点村口小芳的即视感。总之彩凤在草丛中探出头来,冲王杰希说,“喵。”


王杰希沉默了三四秒,彩凤睁着大眼看他,他就睁着大眼看猫,两厢对视片刻,来而不往非礼也,王杰希说,“嗯,你好。”


彩凤:“喵。”


王杰希:“你是猫。”


彩凤露出了失望的表情,先别问王杰希如何从一只猫的脸上读出了失望,他没带食物,猫失望了,合情合理——那就表现的友好点吧!王杰希蹲下,伸出一只手,动动嘴唇,“……喵。”


彩凤走了过来,用圆滚滚的小脑袋拱了拱他的手,一般来说它是只温顺善良亲人的猫,王杰希感受到了来自毛茸茸的邀请,他开始撸这个猫,顺毛摸,一次,两次,三次……


啊,猫啊。


彩凤眯起眼睛,咕噜,咕噜,咕噜——




“那为什么被抓了啊?”食堂里,李轩咬着筷子发问,“这不是挺好的吗?”


“后来我加快了速度。”王杰希淡然地把芹菜中的肉丝拨拉出去,“嗯,速度稍微有点快。”


“有多快?”方锐不耻下问。


王杰希凝神回忆了一下,“就是……这样。”他比划了比划,表情略苦恼,“然后猫就生气了。”


方锐看看李轩,喃喃道,“天哪这个速度……猫毛都要被你撸光了……”


周泽楷脸憋得通红,听到这里终于忍不住破功,趴在桌子上吭哧吭哧地笑起来。唐昊端着盘子路过,莫名其妙而警惕地瞪了王杰希一眼。





彩凤不给王杰希摸了,戴手套也没用。有毛,可爱,任性,高冷,就是不给你摸,想都别想。


王杰希苦恼地蹲在地上,脚边摊着小半条鱼。


“其实猫咪不吃鱼的呀。”


熟悉的广东味儿普通话,王杰希回头,喻文州勾着一个塑料袋,笑吟吟地走过来,“晚上好。”


王杰希说,“你好。”


“喵喵,喵喵过来。”喻文州亲切地唤了几声,彩凤冷冷地瞥瞥王杰希,转头踩着小碎步直扑喻文州而去,喵喵,喵喵喵,各种娇嗲黏腻,喻文州把猫粮倒在地上,彩凤大口吃了起来。


“鱼刺会卡到猫咪喉咙的。”喻文州笑眯眯地解释,王杰希点点头表示受教,“你还喂猫?”


“小时候养过猫的,很喜欢呀。”喻文州熟练地揉着彩凤的脑袋,难怪行为动作像个猫……王杰希了然,说,“哦。”


“那我先走啦。”喻文州系好塑料袋,“明天见。”


“等等。”王杰希站起来,喻文州有些奇怪,“有事吗?”


王杰希一脸云淡风轻,“喻队,咱们,打个赌吧。”





“真是太残忍了。”喻文州苦笑,“用这种方法……”


王杰希摘下耳机,“PK嘛。”


刚刚竞技场俩人打了三把,喻文州不负所望地输了个精光,“好吧我输了。”他倒是挺有风度,“那——”


“你把手举起来,就右手。”王杰希淡淡道。


喻文州面露疑惑,但还是按照要求举起了右手,“嗯,对,就这样,手握着,啊,不要握拳,好,嗯,保持住不要动……”


“我靠,王大眼你要对我队长干什么!”


黄少天风风火火地冲进来,“咦,你这样好像招财猫啊?啊哈哈哈哈哈!”剑圣掏出手机就是一顿狂拍,然后拉了椅子坐在喻文州身边,“听说王大眼给你下战书PK!好好好,我来救你了!大眼来!PKPKPKPK!”


“……不好意思我还有事。”王杰希一推键盘,“晚安。”




……不知道完没完,先这样……(喂



评论

热度(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