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 茶 Monstar 7°-

《轮回盛夏事件簿》

锤一分:

·自由心证


·私设多


·抽血梗来自 @汐宫核桃仁 


1.


当孙翔接到轮回经理电话的时候,他的情绪几乎是镇定的。


嘉世挂盘出售,就算是荣耀史上最传奇的帐号,一叶之秋也只能在在被标价甩卖的行列。如同奢侈品商店一年一度的打折一般,原价为二十五万元的西装打了八折,现在只要二十万元。但就是这二十万元,也只能让一干人等隔着玻璃橱窗,摸着干瘪的钱包心中进行着天人的决斗。


但这时,来了一个名为轮回的土豪。


轮回看了看橱窗里的西装,给了售货员一个微笑。


“请问,这套西服加上这条领带,一共二十八万可以吗?”


橱窗里的领带打了一个喷嚏。


“靠,老子就这么被买走了啊。”


孙翔挂掉电话,抬头看向天空。


H市盛夏的太阳几乎晃瞎了他的眼。


2.


孙翔按照规定的时间去了轮回报道。


转会进行得很早,早到轮回所有外地队员都没法从家里赶回来。


在欢迎会上,队长周泽楷发表了致辞。因为江波涛回了老家,所以这事儿只能他自己来。


不过致辞比孙翔想象得要好得多。


正在孙翔思考着新队长的语言功能貌似比传闻中要好上很多的时候,本地兼已婚人士的方明华领着他去各个部门打了招呼,带他去训练室给他安排了新的电脑。孙翔放下外设,看着他旁边的杂乱桌子皱了皱眉。


“这是谁的地方?”


方明华看了看,笑道:“小周的。”


孙翔顿时感到脑中的某个世界崩塌掉了。


3.


轮回的宿舍也是两人一间。


孙翔提着行李进了房间,房间里没有人。


方明华跟没跟他说是和谁住在一起,欢迎活动刚结束,提早步入婚姻坟墓的男人就几乎脚踩风火轮一样消失在了孙翔的视线中。


当然,走之前还是很够意思地送孙翔到了宿舍楼。


房间显然给他留好了位置,孙翔打开行李箱,开始归置自己的衣服和东西,他的东西不多,所以很快就收拾好了。


同其他队伍一样,轮回的宿舍也不配备电脑。而孙翔的亲妈在孙翔临走之前抢走了他唯一的笔电,所以此时的孙翔只能躺在2.2米的大床上,百无聊赖地看着手机。


房间里另一张床也是相同的款式,2.2米。


这让孙翔有种不好的预感。


4.


“吱呀——”


门开了。


孙翔将手机向右移了一点点,以保证自己可以看到将要出现的面孔。


万幸,来的不是自己想的那个人。


“哟,孙翔!欢迎欢迎。”


吕泊远笑着开门进来。


与两年前不同,孙翔已经能算是个相当有眼色的青年。所以他从床上站了起来,以他自认为相当亲切友好的方式和吕泊远热络了一番。


不过吕泊远比他预估的热情得多。


“你吃饭了吗?”


“还没。”


“江说等人都回来再正式请你吃饭,所以今天你只能跟我一起解决了。”


“嗯,行。”


5.


两个男人自然要吃凉皮配烤肠。


吕泊远和附近小摊混得都相当熟,烤肠卖别人三块钱一根卖他只要五块钱两根。孙翔虽然有控制饮食的习惯,不过是刚来轮回的第一天,偶尔放纵一下也可以接受。


况且,他觉得自己还挺喜欢这个新队友。


“喂,吕泊远。”


“嗯?”


“轮回就你、周泽楷和方明华是本地人?”


“什么周泽楷、方明华,”吕泊远给了孙翔一拳,“以后要叫队长和方哥,懂了没?”


“哦,”孙翔说:“那就你、队长和方哥是本地人?”


“是啊。”


“可为什么他俩回家了,但你还在宿舍?”


“因为我爹妈去度蜜月了。”


6.


接下来的十五分钟里,吕泊远向孙翔详细地讲述了自己爹妈狠心扔下自己的心路历程。


孙翔时不时地点头。


两个正式开始熟悉还不到24小时的男人,通过吐槽自己的父母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当晚,吕泊远接到了江波涛的电话。


“情况怎么样?”江波涛问。


“相当好。”吕泊远答。


电话是当着孙翔面打的,但他总觉得哪里不对。


吕泊远的脸上浮现出来的,似乎是名为‘计划通’的诡异笑意。


7.


孙翔曾经以为自己可能融入不到轮回的团体里,事实证明他错了。


俗语云,人生四大铁: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一起嫖过娼,一起分过赃。


但在轮回,只要有两大铁就够了。


分别是被周泽楷吊打得泪流满面,和被江波涛训斥得满心流血。


坊间传言的江波涛,是个温润如玉、和善耐心的谦谦君子。


但实际上,轮回的天蝎座副队是个不折不扣的狂暴恶魔。


巴尔、墨菲斯托、迪亚波罗。


8.


“直接冲进人堆拉开了配合阵形,你想什么呢?”


“……”


“这个配合,我上午讲的你都忘了?”


“没有……”


“我的话你就当是耳旁风吗?”


“不会再犯了……”


孙翔承认他这辈子没这么怂过。


只因为严肃认真的江波涛简直严厉得吓人。


他在越云的时候是战队运气爆棚才找到的天才,全队以他为核心,战术也围绕着他展开。队伍里资历最长选手的在联盟不过是个虾米般的小角色,自然没什么教育他的资格。等到了嘉世,全队有的当他是未来之星,有的只当他是赶走叶修的一枚棋子。除了对韩文清和叶修的几场惨败,直到肖时钦到来之前,从没有人指出过他的错误。


就算是肖时钦,也只是很温和地对他旁敲侧击,让他不知不觉地改变自己的想法。


每次被江波涛管教得泪流满面的时候,孙翔总是很想念肖时钦。


这让雷霆的队长经常莫名地打喷嚏。


9.


吕泊远和江波涛提过这事儿。


“对我有意见?”江波涛一点都不惊讶。


“意见没有,不过他现在可害怕你了。”吕泊远说。


“应该的。”江波涛的心情倒是不错。


“肖时钦的方式貌似蛮温和的。”


“他的那套我不是不懂,”江波涛写好最后一个字,合起了战术笔记,“我只是没有他那么多的耐心。”


说完,江波涛让吕泊远喊来了孙翔。


“这是轮回一年来的战术笔记,”江波涛把四本厚厚的笔记本递给孙翔,“里面有一些电竞周刊的剪报,所以看着厚一些。”


这尼玛根本不是厚一些的事情好吗?!


但孙翔看了看江波涛,咽了一口口水,到底还是没敢把腹诽的话说出去。


“和小周加练完之后要看这些笔记,仔细着点,要能够快速融入队伍体系。”


“哦。”


“每天都要反思自己的不足,我可以不去看,但你一定要记下来,认真分析,知道吗?”


“哦。”


江波涛对孙翔貌似敷衍的反应明显有些不满意了。


“你到底有没有听进去,”说完,江波涛用左手掌给了孙翔的臀部重重一击,“回去全部看完,明天早上就开始演练!”


“嗷——”孙翔惨叫一声。


 “不愧是健身的,”江波涛甩了甩手,“肉紧到打得手都痛。”


孙翔只得悄悄地仰望45度角,不让眼眶里的泪水流下。


而且他绝对听到了周泽楷的笑声。


10.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


孙翔终于发现除了他引以为豪的操作之外,荣耀对于他而言还有很多东西需要理解,比如团队配合,比如阅读形势,比如抓住节奏。


轮回也终于发现,这块未经琢磨的璞玉何止是块璞玉。


简直就是个还粘着泥巴的石头。


吕泊远跟他感叹道:“你这是怎么拿到最佳新人的啊。”


孙翔说:“就那么拿到了啊。”


吕泊远再次感叹:“还没遇到新人墙。”


孙翔说:“他们都没把精力放在对付我上嘛,而且我又很强。”


吕泊远最后感叹天才的优秀,同时也感受到了一丝紧迫。


入队不到一个月,孙翔已经是全队在面对周泽楷时表现最好的一个了。


虽然还是被虐。


11.


江波涛非常尽职尽责地陪孙翔分析比赛。


“看好一枪穿云的走位,注意这里,在笑歌自若受到攻击的同时就要转火救援,轮回不同于蓝雨,没有卖治疗的战术。”


躺枪的喻文州在千里之外打了一个喷嚏。


“依靠个人能力对付夜雨声烦,还不到拼命的时候,只要让他尝不到甜头就可以了。接下来注意节奏的切换,一枪穿云放弃对灵魂语者的攻击,转为压制索克萨尔。轮回没有固定的节奏点,但你在场上要时刻注意一枪穿云的行动。作为攻坚手,你的反应必须要比我下达指挥的速度还要快。”


“明白。”


“新赛季准备尝试的战术是你和小周的COMBO配合,要能在足够短的时间内给对手造成大量伤害。决赛里霸图对轮回产生了很大的威胁,所以要你来补缺。你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和小周建立足够的默契,步调一致才能成为最强的配合。”


“可是副队,我不懂队长啊。”


“多练就懂了。”


“但副队你不是懂吗?”


“那又怎么样。”


“眼神交流,能教我吗?”


“自学成才,丰衣足食。”


“那副队,”孙翔说:“你到时候指挥得稍微快点不就行了。”


江波涛表情复杂地看了孙翔一眼,说道:“场上形势瞬息万变,加上我个人的单挑能力并不是很出众,所以大多数时候没空管你。”


孙翔听罢大喜道:“那我是不是可以自由发挥?”


“发挥一次扣一半工资。”江波涛淡淡地说道。


12.


加练完后,孙翔在群里和小伙伴们吐槽副队长。


袁柏清听完后道:“他就是那样啊,你不知道吗?”


孙翔问:“你知道?”


袁柏清说:“我当然知道,许斌和他可熟了。”


刘小别说:“你是不是应该叫副队。”


袁柏清说:“那好,副队和他可熟了。”


唐昊不在线,邹远说他和于锋还没谈过有关六期的情况,所以知道的也不是很多。


不过妇女之友李华总是能拿到第一手线报。


“难对付着呢,”李华说:“孙翔,方锐可喜欢开你们队长玩笑了,这你知道吧?”


孙翔说:“不知道。”


“那你现在知道了,”李华又说:“周队从来不反抗,为这江波涛和方锐已经明枪暗箭多少次了。”


“你们副队还真负责啊,二翔。”袁柏清感叹。


“天蝎座之间的战争吧。”刘小别补充。


“也可能是他觉得,他的人——只能让他欺负吧。”联想到自身,孙翔不寒而栗道。


13.


事实上江波涛从没对周泽楷发过脾气。


一方面是因为周泽楷是个温吞性子,脾气还好,你冲他发火他也没什么自觉;再者枪王大大无论是训练还是比赛,表现得都完美无敌无懈可击,这么一个没缝的蛋,就算是叫蜜蜂来都没法子叮。


而江波涛对周泽楷的爱护也是有目共睹的。


虽然是周泽楷的后辈,但一口一个‘小周’那么叫着,二人之间又是靠眼神就能明白对方意思的默契,再加上微博上足够能称为‘亲密’的互动,简直是让轮回的男粉和女粉都乐于作梗的混乱关系。


在轮回宣布孙翔加盟的那天,作为队长,周泽楷转发了官方的微博,并且发表了长达68个字的发言表示欢迎。作为副队长,江波涛自然转发了队长的微博,只是略带忧伤地抱怨了一句。


“小周的粉丝比我多这么多,难道你们都只爱他不爱我吗?”


周泽楷也非常自然地转发了江波涛的微博。


“截止到明天,在江波涛的粉丝里抽奖,送我的签名照。”


14.


微博上又是一阵被闪瞎眼的哀嚎。


轮回的其他人倒是都习惯了,他们的队长和副队也就在微博上表现得露骨一些,至于现实生活里,能进行眼神交流的两人并不太需要言语交流。


不过眼神交流间还真出过岔子。


轮回在每个赛季开始之前都会给员工进行体检,正选队员们自然也不例外。


而体检,就要验血。


江波涛算很了解周泽楷,不过因为前几次体检他都没参加的缘故,他还真不知道周泽楷怕打针这事儿。


抽血的时候,周泽楷看了江波涛一眼。


江波涛见状,会意道:“大夫劳驾您快一些,他等着要去查下一项。”


大夫道:“好嘞。”


而后在周泽楷身后排队的孙翔差点被自家队长捏断了左胳膊骨头。


15.


单挑被虐也是增进感情的一种方式。


周泽楷经常要和孙翔加练到晚上十点,有天孙翔忽然想去找周泽楷讨论打法,可双人宿舍里只有江波涛的身影。


“副队,”孙翔问道:“队长呢?”


“回家了啊。”


“哈?”


“你不知道吗,”江波涛说:“他很少住宿舍的。”


孙翔看了一眼周泽楷的床,连凉席都没有。


“这么晚还回家,不嫌麻烦啊。”


“他当初就是因为离家近,所以才选的轮回嘛。”江波涛翻过一页电竞周刊,淡定地说道。


16.


后来这么折腾了几次,周泽楷也意识到了麻烦,于是在宿舍留了凉席,如果训练过了10点就不回家。


都是二十啷当岁的年纪,训练得太晚自然要叫外卖。


吕泊远叫了六斤小龙虾,小馆子做得很快,十几分钟就送了上来。摆盘收拾桌子是江波涛的事,于是孙翔被打发去叫周泽楷。


孙翔拉开阳台的纱窗门,盛夏S市的夜晚稍带闷热,论清爽完全不能和开了空调的室内比。所以他也弄不明白为什么队长会到这里来。


周泽楷抱臂站在阳台上,月光下的侧脸无懈可击。孙翔自认为是个帅哥,但眉眼间还是逊了对方一筹。对于周泽楷联盟第一帅的称号,他是心服口服的。


“队长,小龙虾来了。”


 “知道了。”


诶,怎么好像有个火星。


随后孙翔看到了让他心中某个世界彻底崩塌的一幕。


周泽楷非常自然地抬起右手,火星迅速地闪耀起来,接着他放下右手,在烟灰缸里掐灭了烟。


没错,烟。


周泽楷居然抽烟。


联盟第一帅哥、荣耀第一人、无数少女梦中情人的枪王大大周泽楷,居然也会抽烟。


17.


孙翔张着下巴回到了训练室。


“你怎么了?”江波涛问。


“看到我抽烟了。”周泽楷答。


“啊对,他是还不知道。”吕泊远补充道:“估计是被队长帅晕了吧。”


周泽楷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小周会抽烟,但不常抽,大概一个月一盒吧,”江波涛说:“这可是轮回的秘密,你别对外说啊。”


孙翔恐惧于江波涛的淫威,只得点了点头。


“不过孙翔你倒是烟酒不沾啊,挺让我们意外的。”江波涛说。


“嗯。”周泽楷附和。


“何止啊,他洗完澡还会擦浴室呢。”吕泊远补充。


公认的乖孩子其实没那么乖,公认的坏孩子其实没那么坏。


孙翔不由得泪流满面。


18.


周泽楷这个人其实很不错,孙翔想。


本身职业选手的训练时间就很长,周泽楷还牺牲着自己的休息时间陪孙翔练习、复盘。孙翔虽然表面上不表现什么,但他内心其实很感激。


所以他自动自觉地承担了给周泽楷拎绿豆汤的工作。


每天吃完早饭,他都会拿着特地给周泽楷灌好的保温瓶,一路拎到训练室去。


而后每次都会对周泽楷杂乱的桌子皱起眉头。


“队长,”孙翔说道:“你能不能收拾一下。”


周泽楷看看自己的桌子,说到:“不乱啊。”


孙翔又看了看桌子上唯一幸免于难的键盘和鼠标加鼠标垫。


“要不我帮你收拾吧。”


“嗯,好。”


从此之后,轮回队长周泽楷,就有了一个御用的收拾桌子的人。


19.


孙翔不太善于表达感谢这种感情。


对七期也是,虽然他的兄弟们在他人生最难的时候仍义无反顾地站在他身后,可是他连句谢谢都没说过。


作为一个大男人,这种肉麻的话实在是说不出口。


但孙翔在进入轮回之后,也受到了轮回光环的影响。


那就是平常心,加上不说只做。


于是孙翔用APP记录了他兄弟们的生日,并且提前准备好了礼物。


于是孙翔多准备了很多他健身用的能量棒,用来在队友喊饿的时候给他们一根。


于是杜明和吴启归队的时候,对这个风传不好相处其实意外好相处的新队友表示出了极大的惊讶。


外界担忧的队伍融合问题,就在孙翔左手搂着江波涛右手搂着周泽楷的一幕下化为泡影。


20.


周泽楷和孙翔的配合简直像发生了化学反应一样。


在能两人组队的情况下花式吊打不带方明华的正选之后,江波涛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特训目的达成。”他笑着说道。


去年的总冠军在新赛季都要面对新队伍的挑战,这是联盟的规矩。轮回自然也知道,他们在第一轮会面对从挑战赛脱颖而出的兴欣。


把孙翔狠狠打趴在地上的兴欣。


孙翔很想雪耻,非常想。


江波涛倒不是想给他浇冷水,不过还是劝他打消了报仇的想法。


“兴欣根本没在联盟的高压下打过,咱们应该会赢得很顺利。”


毕竟就算是叶修,也足足有两年没参加过联盟的顶尖赛事。


“所以一场一场来,不激动,也决不掉以轻心。”


如果是两年前的孙翔,他多半会对此嗤之以鼻。


但他现在只是点点头,收敛了自己过于嘈杂的心绪。


21.


在新赛季开始的前一天,孙翔接到一个电话。


不来自于他的家人,也不来自于他的损友。


“前辈,”对方说:“我留在嘉世了。”


打来电话的,是那个邱非。


从来没有后辈给孙翔主动打过电话,所以他现在有点小高兴。


“你怎么想的,脑子进水了啊。”


刚说完孙翔就后悔了。


可是自己装的象,就算是含着泪也要装完。


“去微草辅助魔道不如自己当核心。”


邱非的回答让孙翔哈哈大笑。


“好小子,有种。”孙翔说:“你当队长,那副队长呢?”


“闻理。”


虽然当了两年挂名队长没管过什么实事,但孙翔对训练营也是稍微有那么一点了解。


不过归根结底,还是因为闻理这小子在嘉世的训练营太过出名。


非主流的单手神枪还能牢牢占据训练营位置的家伙,可以说是有个性,可以说是不识时务。


但绝不可以小觑。


“厉害啊,”孙翔笑道:“是不是第十一赛季就要挑战轮回了?”


“想要获得冠军的话,轮回是必须战胜的强敌。”


“我靠,很自信啊。”孙翔说:“不过我喜欢。”


“那就不打扰前辈训练了。”


“诶小子,你给小事情打电话了吗?”


“还没。”


“等会儿给他打一个,他也挺关心你的。”


“嗯,好。”


“那再见了。”


22.


孙翔挂了电话才发现屋子里进来了两个人。


周泽楷笑着看孙翔,不说话。


“小周觉得你成长得很快,”江波涛说:“我也是。”


孙翔不满:“我靠,你俩是有多低估我。”


“也对,偏低的智商不影响人际关系。”


“卧槽副队!”孙翔拍案而起,“你从哪儿听来的?”


这是七期群内嘲笑孙翔的经典名言。


“许斌。”周泽楷开口道。


孙翔无奈地说:“队长你不要给你的队员补刀。”


周泽楷还是只是笑,不说话。


“话说回来,嘉世现在的阵容是什么?”


“战法和神枪。”孙翔答道。


“强敌啊。”江波涛说。


“嗯。”周泽楷肯定。


孙翔看着眼前这两位,一个是联盟最顶尖的选手,一个是联盟最被低估的人。就是这两个已经有两枚冠军戒指的家伙,会询问一个刚刚衰败俱乐部的状况,并且毫无做作之意地将他们列为强敌。


他突然觉得很高兴。


他觉得自己终于真正意义上加入了一支队伍,没人想利用他。他犯了错会有人指出,他做了蠢事会有人批评。可能他还会遇到挫折,比如在单人赛或擂台赛上很丢脸地失败,比如在团队赛里没有完成既定的战术任务,又比如因为他个人水平所限而拿不到这个赛季的冠军,但他平生第一次觉得路还长着,很多事情不好早下定论。


他很庆幸能在轮回度过夏天。


-FIN

评论

热度(3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