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 茶 Monstar 7°-

【伏八|猿美深夜60分】手机里的小不点

Sherry_初夏:

 @猿美深夜60分 


关键词:手机


①架空,无异能


②S4是个正常政府机关


③设定方面的bug请当成房间里的大象忽略掉


④OOC注意


⑤感谢 @空城  い 与我一起讨论脑洞


伏见先生是个怪人。


比如,他明明有一副能摘走万千花朵的白皙精致好皮相和被众多少女举报让耳朵怀孕的慵懒性感嗓音却在生活中从没交过任何男女朋友。


比如,他明明无视纪律傲慢懒散却凭着超人的工作能力在前辈里树立威信当上领导依旧我行我素。


比如,他在外人面前常年一副百无聊赖的无趣面孔却被目睹过曾一个人站在昏暗无人的楼梯里对着私人手机屏幕笑得一脸温柔。



关于伏见先生的八卦之声渐渐流传开来。


“伏见先生该不会有异地恋吧?一年也见不到几面但仍旧会痴情守候,用手机传递占有欲与爱的天蝎!”


这是道明寺的恋爱脑版本。


“不对不对,我觉得伏见先生是那种死宅,在手机里养了个虚拟女友。不然怎么会一个人躲到角落里偷偷看呢。”


这是榎本的伪现实版本。




作为八卦主角的伏见先生坐在办公室最里边那张属于自己的圆桌前对着电脑键盘敲敲打打。印着天平logo的终端挨在电脑旁边,桌上整整齐齐一字排开摆着多肉植物,两个精巧的小蓝花盆间架着他的私人手机。


手机屏幕毫无征兆地亮起。顶着一头橘色短发,穿米白卫衣墨绿短裤,腰间还围着艳红外套的可爱小人眨着他琥珀色的大眼睛——视线里热腾腾的期待浓烈得像小锅里咕嘟嘟翻腾着的糖浆,一手指着头顶上的数字17:00一手锤着屏幕大声说:


“猿比古!现在五点了,还不能下班吗?”


被直唤名字的伏见先生猛然暴涨了烦躁,留下右手以玩网游斩杀boss的超高频率敲打键盘,伸出左手在手机屏上揉了揉小人看上去毛茸茸的脑袋。


“啧,现在还不行。烦人的上司今天布置了额外的任务。”


小人不自然地躲着手指的揉弄,眼里甜甜暖暖的糖浆一下子冷却凝固,毫不掩饰地浇上了失落。


感受到小人瞬间低沉的情绪,伏见先生难得地停下手中的活,双手捧起手机用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柔软目光安抚着连头顶上的呆毛都拉拢下来的小家伙。


“美咲再等等吧,我剩下的不多了,很快我们就能回家了。”


接着伏见先生故意把小家伙的一脸羞红当做不好意思的赞许,把慌张乱摆的小手当做欲拒还迎的推搡。大分贝的“滚开”“不要”被自动过滤,想逃跑的表情被全然无视。伏见先生轻轻闭上眼,在小家伙红通通小番茄一样的脸上印上重重一吻。


“啊啊,美咲好可爱。”


“混蛋猴子!再这样信不信下次我不出来了!!”




被叫做美咲的手机小人到底是什么?伏见先生一直以为他是个人工智能产物。


在难得的休假的第一天早晨,他的手机莫名其妙罢工了,怎么捣鼓都是死机,强制重启后更是直接黑屏。恼火的伏见把手机狠狠在床上磕了许多下,屏幕竟然奇迹般地亮起来了。


一个自称八田美咲的小家伙——哦,刚自我介绍那会儿他还别扭地死活不肯说出自己女性化的名字——揉着眼睛打着哈欠慢腾腾爬起来。一头橘色的短发四翘,灵动的琥珀色吊梢眼带着迷瞪瞪的不解,好像一条懒虫睡了一大觉醒后猛然发现自己穿越到了另一个世界。小家伙当时甚至还穿着暖黄色的睡衣,挂着毛茸茸线球的睡帽凸显个性般歪在一边。


这就是伏见先生和八田美咲的第一次见面,有着冒险小说的惊奇和科幻剧的不可思议,还有童话的美好。


伏见一直是一个人住。以前是住单位宿舍,现在他在外面重新租了小屋。


就像每一个背包客所隐隐期待的那样,八田像一只小动物突如其来地闯进了他孤独的旅程,然后在他的视线里兜兜转转,不知不觉为他构建了只属于两个人的小世界。


八田美咲总是吵吵嚷嚷的,小小的身子发出不符合体型的大音量——伏见徒劳地试过开静音挽救自己的耳根清净,让伏见有时候觉得他格外烦人。


手机里的闹钟被八田美咲如是严格执行着。


“猿比古,八点了,快起来吧。”


“猿比古,十分钟过去了,再不起来就不能好好吃饭了。”


“懒猴子!给我起来!你他妈想上班迟到么!”


如果碰到吃饭问题,又会变成这样。


“我盯着你呢猿比古,好好吃蔬菜……唉唉!你锁屏手机也没用!”


“食堂的伙食再糟糕你也要好好吃饭啊,噫,那坨红豆泥好恶心。!”


“猿比古……那个,布丁是什么味道的?啊不是,我才没有想吃!”


即使如此,伏见单身贵族特有的高冷坚冰还是被八田永远烧不完的热火一点点融化,扔进几颗青梅子,酿成一弯波涛荡漾的醇酒,醉得自己彻底沉迷。


为什么明明没有同居经历,自己却觉得此刻的生活比同居充实一万倍?


为什么明明八田美咲动不动就出来打扰自己,内心却隐隐爱上这样的烦恼?


为什么明明自己单身这么多年了,却觉得离开美咲的每一秒都难以忍受?


明明只是一个程序,什么时候自己的生活已经完全离不开他了呢。


八田虽然住在伏见的手机里,但他的脑子跟手机比起来倒是差远了。


“唔,两罐啤酒,一袋鸡蛋,还有牛肉加起来……呃……嗯……啊混蛋猴子你笑什么!你就是来看我出丑的吧!跟你说了我不会算账还让我来!”


“噗哈哈哈……美咲你好笨啊,一个AI竟然只有这点计算能力,是程序有什么bug吗?”


“什么AI什么程序的?还有我可是有初中文化!”


“美咲,这样简单的加法小学生都不会错。而且不会算的话你不能开一下手机里的计算器吗?”


“哦……还可以这样啊?”


“美咲真是个笨——蛋啊,笨得连加法都算不好,连计算器都忘了开的笨蛋。”


“一直笨蛋笨蛋叫着的烦人臭猴子你给我闭嘴!”


明明是AI却连最基础的运算都做不好,到底该说是开发八田的程序员们出了什么差错呢还是他们厉害到能做出个活生生的“人”,用最最复杂的代码构建了一个算不出最最简单的运算的可爱小笨蛋呢。


不管怎么说伏见由衷地感谢这个闯入自己生活的小意外,对自己由此逻辑而产生的沉溺虚拟忽视现实的问题视而不见。


伏见彻底爱上了与这个小家伙在一起的生活。


一人一手机的二人生活是不是很神经病?某一天伏见认真思考了这个问题。


于是他忍痛把手机扔进口袋里一天不管不问,到了下班时终于忍不住掏了出来。一开屏伏见就看见八田受伤的小兔子一样软塌塌地趴在屏幕下面,眼眶红红的好像哭过,一只手抹着眼角可怜兮兮的小水滴,一只手有气无力地拍打着手机屏。满脸的委屈和伤心凝聚成一只名为“可爱”的箭,直直射穿自己心脏。


“猿比古,你不要我了吗?”


“猿比古,我快没电了……”


差点玩大了,小家伙真以为他要被自己遗弃了。伏见内心顿时升腾起铺天盖地的罪恶感,赶紧接上充电器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八田从奄奄一息再次恢复为活蹦乱跳,从此再也没有思考过这种傻逼问题。




以前生活作息表完全乱套的伏见在八田的督促下终于回归了正常范围。


由此更加痛恨加班的伏见先生敲下最后一个键,粗暴地合上电脑一把推开,在八田的欢呼声中收拾好东西捧着最后的一沓文件走向室长的办公室。


还在摸鱼讨论八卦伏见的队员们看见主人公兼上司走过来了纷纷噤了声装作严肃认真地对付着没什么进展的报告。


伏见推开办公室的门,用毫无干劲的懒散声线交代着可有可无的报告说明。


面前的S4室长今天对待工作也不太认真,这种现象太常见了没什么不好。不过当伏见看清平时深得室长宠爱的拼图被扔在了一边,取而代之的是一部手机时——准确的说是手机里昏昏欲睡的红毛爆炸头小人,额前两根须须做的很抢眼,他崩溃地决定收回先前的想法。


他的直属上司正饶有兴趣地用手指一下下戳着小人的脸,时不时扯一扯须须,带着谜之兴奋的笑脸在伏见眼里格外恶心。


伏见在室长露出炫耀与安利的表情之前火速撤离了S4。


原来不只自己有AI吗?伏见小小惊讶了一下,接着这点情感立刻换成了对那个摊上室长这种恶劣鬼畜的红毛的一点点同情。


回家之前伏见先去了一趟超市,精力旺盛的八田又蹦了出来。


“猿比古,超市里今天蔬菜特价哦!”


“等等!不许只买肉,买点蔬菜啊!”


“猿比古,要不买一点布丁?”


伏见还是自己一个人,这点从来没有变过。可是不知不觉心里有些东西变了,有什么东西一点一点灌进自己的躯体,回过神来的时候猛然发现自己空虚的躯壳已经被填满了灵魂。


从未有过这种感觉。伏见头一次知道了自己今后的人生目标,头一次感到了生活的动力。


以前的自己生活在逼仄的盒子里,满腹的才华像一群无意义的字符填满了狭小的空间,窒息般地孤芳自赏。然而有这么一天一个小家伙从外面撞开了盒子的一角,自己这才发现那些本以为无用的字符似乎隐隐约约有了使命,开始争相向外涌去。现在他渐渐明白这个使命了,他决定自己打破这个盒子,他要让自己压缩的才华,情绪,感知一股脑全喷涌出来,为这个小家伙构建三千世界。


我想倾尽全心的对象是AI?


这有什么,你就是你。你的迷糊迟钝,你的暴躁傲娇,你的热血笨蛋,你的温柔关爱独一无二,无论你是什么我都愿意奉出所有。谁让你一不小心击中我内心深处的弱点呢?


准备好了吗美咲?就算没准备好也全部接受我的一切吧。别想后悔,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


我给了你我的一切,我就能拥有你了吗?我迟早会完全拥有你的,就像你已经完全拥有我了一样,因为你就在我手心里,跑不掉。


一辈子跟我在一起吧,美咲。




做出最大觉悟的伏见先生在今天晚上温柔得不可思议,也肉麻得登峰造极。


进了家门首先就对着手机屏幕来了个绵长的亲吻,吃饭的时候偷偷摸摸揉了揉八田的脸蛋,洗澡时不怕坏地把手机带进浴室,睡觉前轻戳着八田的小脑袋又是深深一吻。


八田被接二连三的亲密举动搞得晕乎乎的,直到伏见终于闭上温柔的溢出一池春水的眼睛还红通着脸蛋迷离着眼神。


伏见说自己是AI,AI到底是什么呢?反正自己小胸膛里扑通扑通跳个不停怒刷存在感的东西绝对不是AI那种听起来就冷冰冰的家伙会有的。




清晨八点,伏见被八田带出来的生物钟起了作用,他准时地醒了。


手臂无聊地向前一探,却搂到了一具暖烘烘的身体。


嗯?


伏见一瞬间惊慌睁眼,被自己眼前的景象吓得立马当机。


眼前这个一头橙毛身形娇小全身赤▓裸的男孩是怎么回事?!


天呐,该不会……


橙发男孩也醒了,他懒洋洋地揉揉微闭的眼睛,迷迷糊糊地用清晨特有的软糯嗓音说道:


“猿比古,八点了,起床了……”


END


我并不认为八妹是AI,他到底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尊哥会不会从手机里出来?应该会吧?我不知道,去问礼司。

评论

热度(11)

  1. 清 茶 Monstar 7°-0307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