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 茶 Monstar 7°-

【K】Ring

白云诗:

三个CP的角度故事。


----------------------------------






用银色的小刀切碎碧绿的春色,雪白的手握着银色的刀柄。


宗像做菜的样子不像是个厨师,倒像是艺术的表演。旁边灶上坐着小巧的锅子,正冒出透明的蒸汽。


周防心满意足地靠在椅背上抽着烟,看宗像做饭。他的眼睛在宗像柔韧结实的细腰上来回流连,趁着宗像毫无察觉。


秀色可餐,以至于宗像在做什么他都不太关心。


可惜没有围裙,如果有围裙就更完美了。


周防想象了一下宗像穿围裙的样子,笑出声了。


正是四五月里,最好的春日,阳光清亮,风也不冷不热。一阵一阵春风从荫荫绿树间轻盈掠过,枝头全是今年新发的嫩叶,被斑斓的阳光暖着,春风吹着,隔着纱窗把蓬勃新鲜的绿意送到万户千家里去。


宗像对着窗外的绿树出神,他被周防闷沉的笑声打断了沉思,立刻不悦地回过脸来。


“笑什么?”


“没什么。”


周防装成平心静气的样子看着他,他跟宗像在一起久了,居然也学会他这套阳奉阴违的调调,装腔作势十分上道。可怕的是如他这般粗鲁坦白的人,说起谎来比平常人更有信服力,哪怕脸上还挂着不明意味的笑。


宗像狐疑地盯着周防看了一会。他想起刚才叫周防去买菜,还特意嘱咐他买小生菜,结果周防买回来的生菜有两个人头那么大。


“这么大的生菜,做汉堡吗?”


于是周防又被派出去买第二次菜。


第二次买回来的是褶子都快掉下来的蘑菇。


“为什么你总喜欢买这么大的蔬菜?”


周防心想因为我不喜欢吃菜,我喜欢吃肉,和吃你。


但他嘴上不能这样直说,他挠挠下巴,用真诚的表情回答,“大的适合你。”


一米八的宗像和周防,当然要吃一米八的蔬菜。


宗像对他的胡扯八道显然会错意,可能还会意到了一些奇奇怪怪的方面上,他语塞了一会,甚至还迷之脸红了一秒钟,他推推眼镜,正色道,“没有小生菜就买孢子甘蓝也行,就这两种,其他都不要。”


周防没话说,领旨而去。


一个小时还没见人影。


宗像觉得这个人大概除了睡觉和抽烟点满了技能,生活技能是不是都刨坑?他把燃气灶上的煮物又重新热上,一面看书一面等他回来。


 


周防终于得到了第三次买菜的机会。


他很尴尬,他对这个城市很熟悉,但是他的熟悉和一般人的熟悉有很大区别。直男的熟悉是“酒吧、迪吧和妞儿点”,直女的熟悉是“成衣店、首饰店、化妆品商店”,周防的熟悉是“黑道窝点一、黑道窝点二、黑道窝点三”。


周防在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城市徘徊,手里还捏着宗像交给他的蔬菜提兜,他不想买蔬菜,他想买戒指。


昨天宗像在床头玩手机,看scepter4的工作群,秋山和道明寺在群里八卦地问伏见,伏见桑,你和八田同居辣么久,你送人家戒指了吗?


【管理员 伏见猿比古 将 秋山冰社 道明寺安迪 移出本群】


宗像把手机放下,去洗手间洗漱了。


周防看着手机沉思了一会,觉得这说得非常有道理。


他和宗像认识这么久了,居然什么礼物都没送过。宗像把手机放在这儿,是不是暗示他什么?


直男如他也感到有一点恐慌。他想起过去安娜拿着LO装杂志认真地看,出云和十束就会跑过来告诉他,安娜需要新衣服了。


“为什么?”周防一脸懵逼。


“因为她在看杂志了。”


所以现在他抓着蔬菜提兜,在商业区来回打转,门口的警卫都在互相对讲,纷纷提醒同事可能有人要劫店。


周防认识小生菜,也知道哪里有卖小生菜,但是卖小生菜的地方离可能卖戒指的地方太遥远了。他怕宗像等急了翻脸,只得虚与委蛇地在附近的蔬菜店应付差事,第一次买了大生菜,第二次买了大蘑菇。


这是最后的机会了,事不过三,周防沉痛地掏出了电话,向撩妹达人草薙出云发出了求救通告。


出云跑来的时候一脸大喜过望的表情,周防看着他万份惊喜的脸,心中一阵害怕,居然涌起了一种深柜儿子被妈误会的尴尬。


“尊,你想买戒指?!!”


周防心想我买戒指你高兴个屁,又不是买给你的,你背着我跟首饰店有分成吗?


然而他什么也没说,他抬抬下巴,示意出云带路。


出云熟练地把他带到本市最受女性爱戴的高定珠宝店。别问他为什么知道,因为他已经陪淡岛路过这里一万次了。


店面很漂亮,设计得很萌,进门一股洛可可装饰风格扑面而来,粉嫩又堆砌,充斥着各种不必要的装饰花边和小珍珠。周防怀疑地看出云,总觉得这间店卖出来的东西应该戴在安娜头上,而不是宗像手上。


柜员拿出样品的时候,周防松了一口气。


戒指很漂亮。每一个都很大方。柜员是老手,一眼就看出面前是个基佬,毫不犹豫地掏出了她们本年度专门为基佬与女汉子推出的三个顶尖款式。


周防在三个戒指面前深思。他抓起了第一个。


出云立刻阻止他,“这个不好。”


“为什么?”周防一脸懵逼。


“这个不适合宗像。”


“你怎么知道?”周防数脸懵逼,出云是怎么知道他要买给宗像的?


出云尴尬了一下,“反正这个不适合。”


周防观察了一下,确实不太适合,样子太花俏了,钻石也太大了,本着直男“大的就是好”的原则他才拿了这一个,仔细想想,宗像会戴这种戒指才是有鬼。


他想象了一下宗像在办公室里抬手玩着拼图,手上闪烁着一颗巨大的克拉钻,心中涌起迷之羞耻。


周防放下了大钻石,出云抓起第二个,向他力荐,“你看这个怎么样。”


周防看了一眼,觉得自己瞎了。


这是个超华丽的玫瑰金戒指,足足有三倍尺寸那么宽,上面镂刻了各种复杂的花纹,整个戒环镶满了针尖大小的黑钻,出云殷勤地推荐,“这是他们店今年的男性畅销款。”


店员低着头想,并不是这样,这是我们店今年的gay佬畅销款,人称“名媛专用骚包圈”。


周防表示实力丑拒。


他拿起了第三个,“就是它了。”


出云迟疑,“会不会太随意了?”


周防举起了这枚指环,“很适合啊,细细的,银色的,”


这是枚白金指环,磨砂的银色,十分纤细,大概只有宗像那样的手,戴上这样的戒指,才不显得突兀。


“跟那家伙的眼镜很像。”


出云震惊,“你居然记得他眼镜什么样?”


周防把玩着指环,低着头笑,“因为看过很多次,距离又很近。”


出云感到很恶心,猝不及防被秀了一脸,他心中万次日狗,心想周防什么时候炼成了单体秀恩爱大法?


周防意犹未尽,他举起那枚指环,对着光细看,内环嵌着一颗细小的红宝石,店员小姐贴心地解说,“这是求婚款式,叫做深藏爱意。”


周防看看她,把指环在手里掂了掂,深有同感地附和,“是啊。”


出云觉得实在没法看下去了。


“赶紧买单吧。”真是受不了了。


 


周防提着一袋大萝卜回来了。


“……说好的让您买孢子甘蓝。”


宗像用两只手比划出孢子甘蓝应该有的幅度,然后又把手撒开,“你买回来这么大的萝卜?”


“不是说了吗,大的适合你。”


周防叼着烟笑。


宗像不说话了,他把萝卜接过去,“那待会劳驾阁下把这个萝卜沙拉吃光。”


“好好好。”周防答应得大是爽快。


宗像在碗里搅和着蛋黄酱,想起周防说“大的适合你”时候的表情,心里猛然泛起不爽,他回过头,周防还在抽烟。


“您要是没有事,就帮我把萝卜洗了。”


“有事。”


“有什么事?”


“看你。”


周防举手接住宗像一把飞来的萝卜,在被萝卜糊一脸之前抓住宗像的手,“好好好,别闹。”


什么叫别闹?宗像更不爽了。


周防觑着他的脸色,把萝卜丢进水池,擦了擦手,从裤兜里掏出一个小盒子。


宗像面不改色地瞟了一眼盒子,“这是什么?”


“戒指。”


周防贴近了看他。他喜欢宗像这张一本正经的脸,明明心里暗潮汹涌脸上还要强行镇定,当然有些时候还会千娇百媚,不过这个不能说出来,说出来宗像会让他脸上立刻万紫千红。


周防默不作声地捉起宗像的手,把指环向沾着蛋黄酱的无名指上扣去,为了防止宗像喋喋不休,他顺便把嘴唇覆盖在宗像的嘴唇上。


 


 


2.


八田的体力真好,伏见每天早上起来都如此感慨。


每天夜里伏见都尽心尽力地埋头苦干,心想“这你明天蹦不起来了吧”,每天早上伏见都被刷新认知。八田头天晚上还“死猴子我腰痛死了”,早上居然又神完气足地在厨房折腾起来了。


伏见鬼鬼祟祟地偷看八田,八田正在把一片菠萝放在肉排上锤。


菠萝汁顺着肉的纹理,慢慢渗进肉排。


伏见心力交瘁,他觉得八田学坏了,用心险恶,这是逼着他吃肉也要带着菠萝味儿,这简直就是糖里掺屎啊!


伏见在想着怎么才能转移八田的注意力,今天午饭是菠萝肉这是板上钉钉没跑的事儿了,要阻止八田已经来不及,只能想想看怎么堵住八田的嘴了。


伏见摸了摸口袋里的终端。


他想起昨天秋山他们问他“怎么还不送戒指?”


不是不想送,他想拉八田去买的,但是八田死活不愿意。


伏见抬起自己的手,放在眼前看。这手上什么也没有,空气里都是透明的红线,从这头到那头,从八田指尖,到他眼里。


情丝绕人。


并没有什么余地再去安放一个指环。


但是指环必须买,因为被人说起了,不买就好像亏欠了什么一样,他又不是买不起。八田戴不戴是一码事,他买不买就是另一码事了,伏见心想有什么了不起,我要去买一打,放在床上,数着玩。


这样说起来好像还很有情趣呢。


伏见说干就干,提起裤子穿鞋开门,八田从厨房探出脑袋,“去哪儿?”


“有事情。”


伏见给了他一个毫无意义的回答,溜之大吉。


 


现在他站在商业区中心,用手机搜索着本市珠宝店的资讯。现在的搜索引擎都很智能,你搜“首饰”它就给你弹出来“女性最喜爱的首饰专卖”,就像你搜“文胸”它就给你弹出来“女性最风靡的文胸品牌”,你搜“碟片”它就给你弹出来“男人都懂的视频大全”。


伏见思索了一会,朝着这个女性最喜爱的首饰专卖走去。


还没进门他就吓了一跳,周防和出云正站在里面,两个人有说有笑。伏见擦了擦眼,确定自己没看错,周防拿起戒指给出云看了看,出云推掉那个,举起另外一个。


另外那个奇丑无比,活像老太太的顶针,伏见在内心吐槽出云的品味为何如此尴尬。


不不,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两个人为什么现在在一起,挑戒指?!


伏见感到三观都被洗涤了。他在犹豫是该给宗像打电话,还是给淡岛打电话。还是先拍一张然后匿名给出云打勒索电话。


周防挑得很快,没给伏见留太多思考的时间,伏见躲在门后面,看着出云跟周防走出去,才心惊肉跳地踱向柜台。


也从另一个角度证明,这个店的戒指是真的很好看。


“买戒指。”


伏见简明扼要地吩咐店员。


店员小姐审视了他10秒钟,对他身上既社会精英又迷之基佬的成分一时判断不明,而且也太年轻了,于是掏了三个不是很华丽的款式放在柜台上。


伏见立刻皱眉,这戒指太普通了,完全没法体现他的诚意啊?!他向店员投去阴沉的一瞥。


店员小姐感到恐惧,立马把刚才拿给周防看的三个也掏出来了。


伏见伸手向大钻石摸去,说时迟那时快,就听见背后响起出云的声音,“咦,伏见?”


伏见全身都尴尬了。


捉奸被发现的感觉比通奸的当事人更羞耻,伏见觉得自己已经深刻理解了这一点。


他垂着眼跟出云问了个好,出云夺下他手上的大钻石,笑吟吟地问,“你也来买戒指?”


是啊,我也来买戒指。伏见眼神死,心想你为什么要这样间接地承认?不,就算你承认你跟周防跑来买戒指,我也不想承认我看见了。


出云不愧是吠舞罗的二当家,表情居然风轻云淡毫无变化,还善解人意循循善诱,“是不是买给小八田?这个钻石款是不错,但是太……不合适了。”


店员低着头,心想你才不合适,你全家都不合适,三个款式就这个最贵你特么给我拦了两单,我是和你什么仇什么怨。


出云继续信口开河,又把名媛骚包圈举起来,“你看这个就很可爱。”


伏见都不想看他了,他认识出云这么多年,第一次觉得出云的品味堪称古怪。他实力丑拒,并且拿起了第三个纤细的磨砂白金。


出云反应神速,一把夺走了磨砂白金,“这个也不行。”


“为什么?”伏见一脸懵逼,并且不高兴。他觉得这个款式简约又大方,小小巧巧的多适合八田啊。


出云心里很苦,他总不能说周防刚才也给宗像买了这个,有朝一日宗像跟八田碰了面,两个人手上戴着情侣戒,这特么就很尴尬了。他心理活动了半天,嘴里酝酿着措辞,半天不知道从何说起。


伏见看着他阴晴不定的神色,突然领悟了什么。估计周防刚才选的就是这一款。出云这是怕跟八田带情侣戒吗?不不不,就算出云答应他伏见也不会答应。


话说回来,你不想跟八田带情侣戒,你也不要推荐我老妈顶针啊?还是不是朋友。


伏见阴沉地向柜台里面扫视,企图找到一个额外选项。


还真给他找到了。


“这个拿出来我看看。”


出云长出了一口气,探头看向伏见视线所及之处。


是个玫瑰金的指环,不过不是名媛骚包款,而是非常朴素的指环,无纹无饰,然而颜色非常柔和,像余晖捧在手上。


出云一瞬间对伏见的审美刮目相看。确实很漂亮。那合金的颜色也像八田的头发,让人觉得温暖。


他双手赞成。


“拿一对。”


价钱都不问,公务员就是壕。出云在旁边看得感慨万千。


伏见一面跟店员告知指环的尺寸,一面做贼心虚地瞥着出云,他低着头,含糊不清地问,“副长不好吗?”


“呃?什么不好?”出云无法领会。


伏见深沉地看了他一眼,抓起戒指,扬长而去。


 


回到家,八田的午饭已经煮好了。


菠萝肉,炖蔬菜,以及蔬菜沙拉。


伏见痛不欲生。


他拉过八田,意图强行转移话题,没想到八田居然打断他,“猴子,送你个东西……”


伏见惊诧莫名。


八田跑进房间,带出来一个项链。


“给你。”


八田很羞耻,这是他们同居的第一百天,所以他今天精心准备了午饭,并且早就准备好了礼物。


伏见一动不动地坐在饭桌边上,盯着他看。


“干嘛看我?!!”


八田简直想戳瞎伏见的眼了。


伏见朝他笑笑,“帮我戴上。”


羞耻play,可是八田无法拒绝。他红着脸撩开伏见的头发,抖着手扣着颈链的搭扣。


和他想象的一样,伏见趁人之危地抱住了他。和他想象的不一样,伏见握住了他的手,把一个指环套在他手上。


银色的项链和金色的戒指,宛如过去岁月里无数等候的日光和月光。


这顿饭算是白做了。


八田一面被伏见拖着往卧室走,一面朝桌上的午饭投去惆怅的目光。


 


 


3.


这个世上最难的事情,莫过于跟情人在一起的时候又想给她个惊喜。


惊喜应该提前准备,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就像连体婴,连上个网购时间都不够。


出云万万没想到,自己能在淡岛家里一呆就是三天。


今天就是他们认识第N年的纪念日,然而他的礼物还在娘胎里待产。


出云觉得很幸福,然而又很焦虑。


本来计划很妥当、很完美——来淡岛家过夜,然后第二天去订带刻字的戒指,第三天约她出来,包个场子,送戒指。


水到渠成。


结果两个人一进屋就人设全崩,在一起腻歪了三天,出云一面兴奋得只想上微博秀恩爱,一面心想到底怎么样才能出去一下把礼物给买了。


虽然爱就是最好的礼物,但是也不能老是……做这个礼物吧。


出云看着沙发上的淡岛,淡岛正在看着电视,一口一口舀着红豆泥,没穿制服,也没绾头发。她穿着清凉的小短打,柔软的小短裤,头发披在肩上,像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她无忧无虑地蜷在沙发上,又像只娇生惯养的猫。


出云靠在门边,温柔地注视这个认识了许多年的女人。


人也好,时间也好,他们浪费了太多时间,但也还拥有很多时间。


值得他给她最好的。


不,现在不是温情的时候,已经是上午9点了,时间很快就会过去。你要相信一个女人会不介意你在相识纪念日毫无表示,不如相信自己是个傻逼——可是怎么出门?气氛太好,淡岛太会居家,本来冰箱里的食材已经吃完了,昨天傍晚淡岛又拉着他去了一趟超级市场。


现在连买食材的借口都没了。尴尬。


周防的电话来了,出云如蒙大赦。虽然他心里也很好奇周防这种蒙头就睡的宅男怎么会早上9点给他打电话,但是出门的迫切欲望战胜一切。


“小世理,尊找我有事,午饭前我回来!”


淡岛连脸都没掉过来,盯着电视嗯嗯啊啊。


女人在对你有所期待的时候,就会表现得很冷漠,很矜持。出云太懂了,这让他内心更加焦灼。他一边飙车一边祈祷周防不要为了太麻烦的事情找他。


万万没想到,周防想买戒指。


出云“WTF?!!”


真是太巧了,我也想买戒指。


出云二话不说,领着周防去向了他早就看好的那间首饰店,名字取得很有味道,“love trill”。


爱的和弦。


淡岛很喜欢这间店,逛街的时候经常朝这间店投去喜爱的眼神。她从来没进去过,但这不妨碍出云看出她喜欢这里。


淡岛很是善解人意,或者说很是害羞,再怎么喜欢,也从没拉着出云进来过。


一来东西太贵,二来女性带着男性去首饰店,对淡岛的自尊心来说总是个挑战。


出云时常想象淡岛独自一人,站在这间店里,像个小女孩一样,对各种珠宝眼睛发亮。


只要想想都觉得很可爱。


 


他在那边想入非非,周防已经雷厉风行地出现在柜台前面,店员小姐正在从柜子里往外摸样品。


出云一眼看到周防拿的那款超大克拉钻,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是他一早给淡岛看中的款式。


真的很适合淡岛,八星八箭,淡粉色的整钻,柔和,高雅,气质逼人。


出云好不容易才从一堆名媛骚包圈和平淡无奇环里挑中了这一枚,现在这枚戒指在周防手里,周防很满意地在看。


这绝壁是买给宗像的,不要问为什么,眼神泄露一切。


周防已经打算掏钱买单了。


出云脑内立刻出现这样的场景:明天淡岛上班,手上戴着他送的八星八箭,迎面碰上宗像,手上也带着同款八星八箭。


太可怕了,这是十八张嘴都说不清啊!更何况让淡岛第二天就跟人撞款,妥妥的送礼变成坑爹。虽说撞款不怕谁丑谁尴尬,但是出云联想了一下宗像的颜值。


……好像也不是战不过淡岛,去掉他出云本人的恋爱滤镜,淡岛好像还有那么一点点危险……


出云痛苦地捂上了眼睛,他奋力从周防手中夺过了八星八箭,“这个不好。”


“为什么?”周防一脸懵逼。


“这个不适合宗像。”


“你怎么知道?”周防数脸懵逼。


出云尴尬了一下,太紧张一不小心就说了实话,不过这不重要,他转移话题,“反正这个不适合。”


天地良心,这是真不适合宗像,你让宗像戴这——么大的一个粉钻上班,不如相信宗像会给你当街演唱霉霉金曲。


他觉得周防的品味也就止步于此了,简直直男审美,毫无讨论空间。于是他捡起了这个店最有名的“名媛专用骚包圈”,放在周防眼皮底下。


“这个怎么样?”


反正都是丑,与其八星八箭,还不如丑得特别,周防买什么东西肯定都要被宗像嘲,就给宗像一个尽情开嘲的机会吧。


出云自我安慰地想。


周防对着名媛圈看了十秒钟,表示实力丑拒。


那你到底想怎么样?名媛圈配须须头,明明很合适啊简直天生一对。出云一面在心里无情吐槽,一面想总之不要想粉钻的事,粉钻你是买不成的。


周防既没有考虑粉钻,也没有再看名媛,如你所知,他拿起了那枚秀气的银色指环。


出云可算是放心了。


同时意外地发现,周防原来是很了解宗像的。


连挑选的礼物也是那么合衬,温文尔雅,又内含锋芒,让他一个路人也觉得这真是绝配。


他在内心是佩服周防的。


但他现在一点也不想称赞周防,因为周防正在活体秀恩爱。


出云头痛脑热地催着周防付了钱,心怀鬼胎地把周防送出了门。


“要我送你吗?尊?”


“不用。”周防朝他晃了晃手里的蔬菜提兜,“还要去买点儿。”


又特么秀恩爱,不秀能死吗?


出云痛苦地目送周防拐进了蔬菜店。


 


终于可以自由自在地去买礼物了。倒不是给淡岛买东西见不得人,只是出云觉得,给心爱的女人买戒指,就应该独身一人,把这个甜蜜的礼物变成世界的秘密。


他怀着春水荡漾的心情,又踱回店里。


……周防是没了,伏见站在柜台前。


出云简直想哭了,今天这是什么日子?怎么跟草绳串蚂蚱一样挨着溜儿的买戒指?


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伏见也拿着那个八星八箭的粉钻在看!


你们的直男审美还能不能好了,八田那——么小只,你让他戴着这个大钻石去当街卖萌吗?


出云要替粉钻委屈死了。


他只能强作欢颜,凑到伏见身边,“也来买戒指?”


伏见反射性地抬头,一脸惊恐。出云被他看得浑身一抖,以为自己脸上发生了什么不可想象的巨变,他瞄了瞄旁边的镜子墙,没什么不对啊?


伏见眼神藏藏躲躲整个人闪烁其词,出云觉得他很逗,你给八田买礼物就买呗,反正全世界都知道你们在同居,至于这么尴尬吗?


他温和体贴地拿走了伏见手里的粉钻,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是不是买给小八田?这个钻石款是不错,但是不太合适啦。”


不知道为什么,出云觉得似乎从柜台里射来一道死光。他没心思管这个,他看着面前的三个戒指,意识到一个巨大的危机。


如果伏见买粉钻,就意味着八田要跟淡岛撞;如果伏见买白金,就意味着八田要跟宗像撞。


哪个都感觉难以收场……


出云把心一横,再次举起了名媛骚包圈,昧着良心推荐,“你看这个就很可爱。”


说实话,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还觉得有点萌呢。


出云简直要真情实感地觉得这个名媛圈很华丽了!


伏见用看傻逼的眼神看着他,“不要。”


那你想怎么样啊少爷,反正除了这个其他两个你就不要想了,听前辈一句话,买了一时爽,明天哭成汪。


出云自暴自弃地靠在柜台边上,看伏见左挑右选。伏见的反骨还真是天生的,二十多的人了青春期也该结束了,逆反心理居然还与世长存。他放弃了店员的三个推荐款式,在柜台里找出一个金色的指环。


出云再次放下了悬着的心。


他看着伏见头也不回地拔腿就跑,心里很奇怪,伏见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么害怕自己了?话说回来,他刚才到底在说什么,“副长不好吗?”


好啊,好得很。伏见居然善解人意,在催他跟淡岛求婚了吗?


出云既欣慰又无奈,也许在他不知道的地方,早就有无数人看出了淡岛的恨嫁。


是他做得不够好。


总是慢了一拍。


他怀着难以言喻的心情,向店员笑了笑,“把那个粉钻款刻个字。”


店员一面开着机器,一面向出云投去复杂的眼神。


 


刻字花了不少时间,回来的时候,午饭点早就过了。


淡岛在沙发上睡着了。


窗帘没拉,午后的阳光落在她光润的脸上,皮肤因为光照和沉睡,变成柔软的粉色。


多像漂亮的钻石。


是他的钻石美人。


出云握着戒指盒子,小心翼翼地俯身,把淡岛脸上睡乱的头发拨开。


淡岛睁开了眼,声音里还带着困犹未醒的娇憨,“好迟啊。”


出云蹲下身,把淡岛的手放在自己唇边。


淡岛微微脸红,“怎么了?”


出云慢慢地打开盒子,拿起那个她偷偷看了无数次、想了无数次的粉色戒指。


“相识快乐。小世理。”


光洁的指环套上无瑕的手指,发出极细微的摩擦声。像丝绸摩过美玉,像时光流过人心,像爱情穿过岁月。


是恋人最难以拒绝的许诺。


宛如爱情震颤嗡鸣的和弦。


 




------------------------


忙了好几天,来做个场景复健w

评论

热度(1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