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 茶 Monstar 7°-

【太芥】给某个春夏交替之夜的我们

寒衣提灯:

 #写着写着没状态了我有罪(哭叽叽
 


只近浮名不近情,且看不饮更何成。


                              ——鹧鸪天


 


 


“中原,拜托你一件事。”


 


 


“嗯?哈哈哈哈太宰治你竟然还有要拜托本大爷的事,说吧说吧我要是记得住说不定会帮忙啊哈哈哈。”


 


 


“以后交给芥川关于女人的任务时,提醒森欧外仔细考虑一下。”


 


 


“你为什么不自己说啊?哎…哎!”


 


 


在中原中也接了一通莫名其妙就断了的电话以后没几分钟,他车炸了。


 


 


 一


                                                                                                                                                                                   


你要是问我在港口黑手党内部做个文书处理人员是什么感受,我倒也真的很难给出个清晰答案。只能模模糊糊说一声蛮麻烦的。毕竟经手的事乱七八糟,往往忙着查假账销档案时还有个别惹不起又躲不起的人过来给你找事。


 


 


话虽然这样说,呵呵。


 


 


“芥川先生,这是您要找的前年的行动报告及附加材料。”


 


 


结果我还不是点头哈腰地马上把手头所有事停下来,小碎步跑去把行动报告翻了出来。


 


 


“有劳了。”游击部队队长把牛皮纸袋夹到腋下,他走得快,最后只留一个薄薄背影。


 


 


今年天气奇怪,十一月时寒潮乍起。我透过窗户在一片冷白里不经意瞥了一眼芥川龙之介,见他孑孑一人在薄雪里走的缓慢,时不时抬手,想来应是个掩口咳嗽的样子。


 


 



 


当初检票时撕票人员实在懒散,如今手上只有两张不规整的票根。


报告是太宰先生自己写的,果然就是敷衍的一张纸而已。


那位钱庄老板最后好像被红叶带走了……照片里对方惊吓的眼神看上去有些可怕,啧。


 


 


…….


 


 


太宰先生,两年了。


尚未承认我的能力就突然消失,这样的状况已经持续两年了。


不过世界一切正常。


 


 



 


太宰先生叛变前不久还出过一次任务,不巧还是个跨国的麻烦事。芥川作为他的部下陪着去的那个城市有微雨有荷塘有温柔的月夜,虽然这些对芥川和太宰吸引力都不大。


 


 


时隔两年,很多细节他却都还记得。芥川龙之介隐约能想起那是一个春夏相交空气熏暖的夜晚,他和先生埋伏在某条暗巷里等待伏击对象出现。隔壁一条街上有小推车卖着糯米团子和鸡汤馄饨,食物的香气混着来自檐角巷尾的水气随着风扑腾过来。


 


 


他当天好像没怎么好好吃晚饭,而太宰治盯着巷口时突然冒出了一句“过一会儿我要去尝尝味道,到时候芥川你要是不吃就先回去。”


 


 


有人家在门前挂上灯笼,似乎已经有了一些时日的泛黄红灯笼一个明一个暗,在风里轻轻的晃啊晃。


 


 


除此以外,对那个摊位并没有其他记忆。可笑他连最后到底有没有和自己又尊敬又惧怕的师长一起坐在街边于微黄灯光下尝试一碗异乡小吃都不知道。


 


 


其实在芥川自己的映像里,很少能和太宰先生达到这种程度的和解。他们相处的时间老实说来也不长,更何况其中浪费在血液,子弹,酒精以及绷带上的部分所占比例大到惊人。


 


 


太宰治教会他如何拔刀,却从来没好好坐下来和他聊聊怎么欣赏刀鞘。


 


 四


那时把胖成鸭梨样子的钱庄老板绑起来以后,芥川自己实际上对处理那位不幸的因为当时正扶着这个男人走而被敲晕的艳色女人感到头疼。杀了麻烦不杀也很麻烦,毕竟这位穿着高开叉旗袍不怕冷的女人没穿一身和服作伶人妆,这里也不是港口红灯区。


 


太宰治倒是冷冷静静,绑好胖子以后扫了眉目之间有些犯难意味的芥川一眼,走过来蹲下,从顺手翻出的胖子皮夹里掏出一沓纸币塞到女人有些散的领口里。


 


 


“走了走了。连对付这种女人都露出来一幅愚蠢的表情,你还真是厉害。”


 


 


“算了,以后有空时我得介绍几个漂亮坐台姑娘给你认识一下。”


 


 


反复捏紧拳头又松开,沉默跟在后面的16岁少年心想是啊我真是没能耐,毕竟不是谁都是黑手党干部有过那么三四五六个女人啊,您说呢太宰先生。


 


 


眼睛里跳动着黑色的明亮的火。


 



最后任务结束时预算时间还有剩余,太宰治提议说我们出去走走好了毕竟公费旅游的机会也不多。


 


 


于是他们锁好了旅馆的门,把嘴巴绑上胶带的鸭梨状老板绑在椅子上,后来临走时又担心胖子利用椅子撞击地板来求救,索性又把人连带椅子都绑在了床上。其中芥川负责动手,太宰负责袖手而立出个主意。


 


 


最后太宰治交代一句“先生要控制好身体哦,很遗憾今天您是上不了卫生间了”,愉快关门。


 


 六


“去哪儿好呢……啊,就去那个城东北的园子好了。”


 


 


花钱买票过安检,太宰治双手插兜面上一片纯良笑意,就可惜现在是工作日园林里游客不多,不然他一脸春风写意难免惹人花痴。


 


 


这样一想芥川龙之介又觉得万幸今天人不多,那个“黑手党干部拨乱异国少女心曲”的新闻版面从他脑袋里跳出来时感觉不要太好。


 


 


跟在太宰治后面走了一会儿芥川面上有些表情变化。说到底其实只是一个没出过远门的未成年而已,加入港口黑手党之前之后都没什么机会接触娱乐读物自然读本,如今忽然一脚踏入崇楼幽洞水榭华亭,见水木明瑟松风旷远,难免有些傻眼。


 


 


渐渐并排和他一起的太宰治转头看他,嘴里一句“又是一幅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在喉间转两圈最后还是咽了回去。


突然想伸手摸摸他头发,然而犹豫一下,还是算了。


 


 


不小了,16岁。想养成都已经迟了。况且是个不能有太多感情的黑手党。


 


 


所以芥川龙之介也不知道谁在太宰先生的眉间心上住过。


 


 



 


下午樋口小姐把档案袋送了过来,带着一点疑惑问我说这袋子里是什么东西,芥川先生看了以后中午饭都没吃现在又搞得胃疼。


 


 


我哪知道啊,等等您这眼神怎么那么吓人。


 


 


后来我自己又把袋子打开了,摸出张大概是票根的东西看了看……嗯,园林景点,等等,园林景点……


 


 


因为这种景区我也没去过,所以忍不住仔细看了看边边角角。一排小字写在那行宣传语旁边,因为同样是黑乎乎的一列,只是简单拿过来看看倒也不一定能发现。


 


 


“众鸟飞离我,夜以他毁灭般的侵袭笼罩我”。 


读起来就不是很甜美可爱的东西。
 


根据传言,那应该是很少有的,没有太宰先生的“硬性教育”的相处时间吧。可是却留下了这样没头没脑的一句话。



 不过写在这种地方,是希望被看到还是不希望啊。


 


毕竟是别人的故事,况且芥川龙之介也不是我这种小文职能有资格同情或安慰的对象,所以想了想我还是把档案放回了积满灰尘的旧地,重新开始算账。


 


 


然而埋头苦干时脑海里突然浮了上来几句诗,仔细想想大概出自于年轻时所收的情书,对方是一个不爱说话却读了很多书的阴郁型男子。


 


 


“众鸟飞离我,夜以他毁灭般的侵袭笼罩我。
 为了拯救我自己,我锻铸你为武器。”*


 


 



 


为了拯救我自己,我锻造你为武器。 


 


Fin


 


*摘自二十首情诗与一支绝望的歌(聂鲁达)

评论

热度(47)

  1. 清 茶 Monstar 7°-乌有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