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 茶 Monstar 7°-

【赤黑】光阴II Chapter 1

黑色纸鸢_Rearu:

*医院外科,HE


*光阴II是赤黑交往以后的故事,基本上会写到让周围的人和双方家人知道他们在交往之类的情节,还有就是两人作为恋人,共同面对人生重大决定和重大事件时的故事。


*反正无论发生什么,赤黑之间的感情是永远不会变的。这点是理所当然的。




 


黑子哲也一直相信,所谓爱情,便是陪伴一个人不离不弃,给予一辈子的承诺,无论荣耀抑或是耻辱,风雨同舟,携手共进。


 


第一章


 


“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


阳光明媚的早晨,水蓝色头发的男人正哼着欢快的旋律在厨房里做着早餐,话虽如此,但就黑子的厨艺来说,不过就是剥几个水煮蛋而已。专注的模样丝毫没有注意到走廊里的开门声和被刻意被压低的的脚步声,直到熟悉的气息从身后将自己包围,他才突跳一下,反应过来,“赤司君?”


惊慌之中,差点碰翻了一旁滚烫的锅子,幸好赤司眼疾手快,先一步握住了他的手,牢牢地扣到了自己的手心里。“当心一点。”他将下颚搁到他的肩膀上,刚睡醒的声音带着些许迷蒙。


“还不是你突然吓我!”黑子没好气道,“说过的吧,不要在厨房里搞突袭,很危险的。”


“在其他地方就可以吗?”赤司打趣道,“啊——”他撒娇似地张大了嘴。


“不可以。”黑子边说边把剥好的鸡蛋送进了他嘴里。“怎么不多睡会儿?凌晨才回来的吧?”


“恩,想在上班前抱抱你。”赤司半眯着眼睛,很是慵懒。


黑子叹了口气,“小孩子吗?”


“我本来就比你小。”赤司含含糊糊地说道,环绕在对方腰上的手也随之收紧。


“是是是。”黑子敷衍着应道,稍稍收拾了一下烹饪台。这种时候倒是会利用年龄优势撒娇了。“再睡会儿吧,我差不多要出门了。”他转了个身,正对着他。


赤司这才从睡梦中完全清醒过来。“恩,今天可以回来吃饭的吧?想吃什么?”


“香草奶昔……唔,痛!”黑子捂着被弹指攻击的额头,不满地瞪着眼睛。


“是问你吃的,不是喝的。”赤司教育道,“作为医生,不管理好自己的健康可不行。”


黑子白了他一眼,“好像我才是你的上司吧?”他的手搭上他的肩膀,“都可以,只要是你做的我都喜欢吃。”


难得好听的情话让赤司含笑眯起了眼睛,“这算是煽动。”他抬起他的下颚送上了久违的亲吻,细致地舔弄过嘴唇上每一道纹路,像是在品尝什么诱人的甜品似的,嘴角微扬。黑子轻柔的回应让他更加欲罢不能。


漫长的亲吻好像永远不会停止那样,两人都深深地沉浸在了其中,直到一旁的手机响起了闹铃,黑子才如梦初醒地推开了他,“我要去医院了!”他慌慌张张拿起包,胡乱拍了拍发红的脸庞。


这样的小动作让赤瞳里的渴求越发汹涌。“今天晚上可以一起睡了吧?”赤司对着玄关问道。


正在穿鞋的黑子愣了愣才反应过来,刚平复的脸又烧红了。“我去上班了!你快去休息!”像是为了逃离这暧昧的磨人气氛似的,黑子加快了动作。


“路上小心。”赤司轻笑着摇摇头,估计要在床上磨一会儿才能收拾好愉悦到兴奋的心情,再入睡。


他打了个哈欠,往他们的卧室走去。本以为黑子能鼓足勇气同意交往已经是足够幸运的事情了,没想到交往以后的日子远比赤司想象中的更加幸福。恋人太过可爱,一举一动都让他上瘾,迷恋。虽然还没有发展成完全同居的状态,不过伴随着这样共同迎来清晨,互送对方出门的日子逐渐在岁月里叠加,生活仿佛变成了一首旋律轻快的奏鸣曲似的,向整片蔚蓝的天空传递着他们的喜悦。


原本一个人住时显得有些空荡的房间也随着黑子物品的增加而变得温馨起来。洗手间里摆放着配对的漱口杯、牙刷,两人共用相同的牙膏、沐浴露、洗发露,就连衣服上都散发着一模一样的柔顺剂。


尽管因为工作和排班的关系,有时候两人会好几个星期凑不到同一个休息日,就比如最近,大半个月的时间几乎只有换班的间隙可以厮磨,不过越是如此,能够在一起度过的假日便会越发珍贵。黑子虽然很少开口说想念之类的话,可每每这时,他都会主动留在赤司家里过夜。这为了两人可以见面而做出的细小经营常常让赤司为之感动和满足。


起初,他一人全身心投入的这份感情正逐渐变成两个人都用心经营的宝物。


 


接近中午的时候,赤司才起床。今天正好是他的休息日,而黑子则是白昼班,所以晚上是两个人难得对上的时间。冰箱里早就已经空空如也,赤司去超市添购了一些食材和生活用品。站在收银台旁的货柜前,赤发的男人眉头紧皱,似乎正在思考着什么严肃而正紧的事情,将上面展示的货品一一拿下来仔细查看、对比。


一旁经过的路人看了,都免不了一阵窃窃私语,指指点点。而赤司却像是没有听见一样,继续认真地挑选着安全套……仿佛那是比一车食材和生活必需品都重要的东西,这也是黑子常常拒绝和他逛超市的原因。


心满意足地网罗了一沓后,赤司便开车回了公寓。刚进门,保安就叫住了他,“赤司先生,等等,这里有你的快递,是从美国寄来的。”


“哦,谢谢。”赤司懵懵懂懂地收了下来,正思考着里面是什么的时候保安又推了推他,压着嗓子指了指不远处正坐在大厅沙发上的小女孩,“对了,还有那个,您认识1504号房的黑子先生吧,那个小女孩是来找他的。”


赤司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过去,只见一个棕色头发,扎着双马尾的小女孩正百无聊赖地晃荡着双腿,微微噘起的小嘴好像在表达着小小的委屈。


保安继续说道,“本来想联系黑子先生的,但是登记的手机打不通,可能医院在忙吧……哎,小女孩怪可怜的,不过也不好随便就让她进屋。”


“啊,那交给我吧。”说着,赤司向小女孩走了过去。他摆出在儿科轮转时学会的亲切表情,用足以让熟人起鸡皮疙瘩的和蔼口气问道,“小朋友,是来找黑子的吗?”


小女孩缓缓抬起头,她的手里正抱着一个巨大的玩偶熊。“我不是小朋友。”女孩显然对这个称呼不是很满意,有些生气地鼓起了腮帮子。虽然发色、瞳色和黑子完全不同,但闹别扭的模样倒是有几分相似。“奈奈……”女孩说道,“我叫奈奈,黑子奈奈。”


“黑子?”赤司愣了愣。


奈奈又把脸埋进了熊娃娃里,“黑子哲也是我的哥哥。”


 


“恩,暂时先固定住,送去做CT吧。”黑子将手边的患者交给了火神,转而往急诊台的方向走去,“花宫前辈……”看着那个正翘着二郎腿,读着杂志的人,黑子不悦地皱起了眉头,“3号床还有病人,请去看看。”


“诶,那是骨折吧,等木吉来了不就好了。”花宫仍然拖着阴阳怪气的语调。


DMAT的工作结束以后,黑子倒是没想到自己还会带个拖油瓶回到帝光来。“前辈,你是为了摸鱼才换工作的吗?”他小声地吐槽着。


虽然向来看不惯花宫拿医生这个职业当游戏的态度,不过以前改变不了,黑子也不奢望现在可以让他改头换面了,反正这家伙的医术确实好得没话说,而且和刚刚相遇时相比,现在的花宫已经好太多了。还是知足吧。黑子默默在心里说服自己。


就在这时,急诊台的电话突然响起来。黑子叹了口气,估计又会是相当忙碌的一天。


“帝光纪念医院急诊部。”他接起了电话。


“商场电梯故障,四人受伤,可以接收吗?”那头的急救员说道。


“恩,没问题,都送过来吧。”黑子说道,刚想和护士们打手势,抬头却见花宫已经穿上了急救服,安排护士准备好抢救的仪器。


这不是能干的吗?黑子露出一个欣慰的浅笑。“相田小姐,请召集外科有空闲的医生。”


 


救护车抵达后,原本略显冷清的急诊室很快便忙乱成了一团。各种仪器被推来推去,医护人员们行色匆匆,呻吟声带着哭泣声,嘈杂一片。


看见这幅景象,赤司就知道自己来错了时机,十分不凑巧地赶上了紧急情况。人来人往间,他一眼便看到了正在给病人诊治的恋人。


“黄濑君,这个病人头部外伤,拜托了。”黑子挪了挪位置,好让神外科的人会诊。转身无意间便看到了那个本该在家休息的人。“赤司君?”他瞪大了眼睛,没想到他会在这里。


“啊,黑子……”


“黑子,4号床的病人快送进手术室,直接开始外伤手术。”另一边的花宫打断了正要开口解释的赤司。


“知道了!”黑子瞥了一眼,回应道,继而用相对温柔的口气对赤司叮嘱道,“等会儿再说。”


“恩。”赤司只来得及简单应一声,黑子便推着病人出了急诊部。握在手心的小手紧了紧,赤司这才想起奈奈来。小女孩紧张地躲在他身后,深棕色的眼睛不安地盯着那些受了外伤的病人,不禁觉得有些害怕。


赤司一把将她抱起来,捂住了那双眼睛。“先去休息室,等会儿带你找哲也哥哥。”


“恩!”小女孩微微点头,趴到了他的肩膀上。


 


过了好半天,接收的病人才被分配处置完毕。黑子趴在急诊台上,冰凉的桌面敷着微烫的脸庞。黄濑适时地送上了一杯凉水,“给,小黑子,辛苦了。”


“谢谢你,黄濑君。”黑子起身伸了个懒腰,清凉的液体流过燥热的口腔,舒缓了紧张过后的疲劳。看了看空下的急诊室,黑子这才想起来,道,“说起来,赤司君刚才来医院了,他在哪里?”


正想着要发简讯过去,赤司便带着小女孩走了过来。“正想着你们差不多该结束了。”他说道。


看到恋人后,那张总是淡然的脸孔明显染上了喜悦的神采。“赤司君……恩?”黑子瞅着他怀里的小女孩眨了眨眼睛,“这个小女孩是?”


“你不认识吗?”赤司惊讶道,“她说是你的妹妹。”


“妹妹?”黑子歪过了头,他的母亲可是在中学时候就去世了,怎么还会有这么小的妹妹,思考着,小女孩已经挣脱了赤司的怀抱,小跑过去抱住了他的腿。“哲也哥哥!”


黑子一头雾水,完全想不起来。倒是一旁的黄濑恍然大悟地拍了拍手,“对了,之前伯父不是有说过吗?那个,那个啊!”他激动地指手画脚,说出口的话却尽是让人不解的哑谜。


赤司皱起了眉头,略显不快,“那个是什么?”


“就是那个啊!”黄濑还是那么说道。


不过,黑子却想起来了,“这么说的话,确实……”他的继母,在去美国后不久就怀上了孩子,算起来差不多就是这个年纪了。父母刚离开的时候还时常打电话联系,不过工作之后就很少联络了,所以黑子完全不记得这件事。


“小黑子真是的……”黄濑蹲下身,友好地伸出手,“奈奈酱,我是黄濑凉太,哲也哥哥的好朋友,可以叫我凉太哥哥哦。”


“不,只是普通的同事。”黑子习惯性地吐槽开玩笑。


黄濑也一如既往地假哭控诉,“小黑子,好过分!”


“凉太哥哥……”奈奈怯怯地抓着黑子的裤脚,小声地叫道。


黑子也跟着蹲下身来,他的表情有些僵硬。“奈……奈,你怎么会在日本,父亲带你回来的?”


奈奈摇了摇头,“因为想见哲也哥哥,所以就来了。”他眨着一双好看而又灵动的大眼睛。


“那父亲呢?”黑子不解地问。


“在美国,奈奈是一个人来的。”奈奈说道。


“哇,好厉害啊。”一旁的黄濑小幅度地鼓起掌来,“奈奈真勇敢。”


“一个人?”黑子的眉头皱得更深了,“真是,要来的话,父亲至少应该打通电话告诉我……”


“我……我是瞒着父母来的。”奈奈小声说道。


“什么?”黑子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和黄濑面面相觑。片刻,他叹出一口气,问一个小孩子也问不出什么来,还是先给美国的父亲打个电话比较容易弄清楚情况。


 


黑子去了急诊室外的广场上打电话。奈奈和黄濑并肩坐在人烟稀少的走廊边上,赤司则靠在一旁,双手环绕在胸前,细细打量着这个小女孩。


奈奈低着头,有些沮丧。“哥哥是不是不想见我?”


“恩?小奈奈怎么会那么说?”黄濑弯着身子,尽量和她保持着平视的角度。


“因为他看到奈奈一点也不高兴,平时也不打电话给我们。”奈奈掇紧了裙摆,“爸爸总是说哲也哥哥很忙,不能来见我们,日本和美国很远。可是自从奈奈出生以后,一次都没有见过哥哥什么的……有些担心,他是不是不喜欢奈奈?”小女孩的口气听起来十分难过,让人心疼极了。


黄濑轻轻摸了摸她的头发,“那么,奈奈又是为什么想要来见哲也哥哥呢?”


“因为爸爸总是拿着照片和我们说哲也哥哥的事情,说他很温柔,喜欢读书,会做很好吃的水煮蛋,还是个很厉害的医生,不管奈奈生什么病都可以治好,所以奈奈想要见他。”说到这里的时候,奈奈的眼睛里迸发出鲜活的光彩,似乎是憧憬了许久,边说,边兴奋地晃荡起横在半空的双腿。


“放心吧,小黑子只是有点怕生而已,亲近了以后他一定会很喜欢你的。”黄濑哄着她。


黑子拿着手机走了进来,无奈地耸了耸肩,“打不通,可能在忙吧,暂时先留了言。”他说道,无意间和奈奈对上了视线,水蓝色的眼睛里闪过惊慌的无措。


赤司刚想开口,黄濑却抢先了一步。“要不这样吧,小黑子,我差不多可以回去了,奈奈就交给我吧,暂时就住在我们家里好了,反正小青峰和小桃子都在。”


“那是黑子的家。”赤司在一边冷冷地开口纠正。


黄濑打趣着回敬,“可是拜某人所赐,小黑子完全都不回来呢。”


话里的暗示让黑子尴尬地红了脸,轻咳几声掩饰,“好吧,那就麻烦黄濑君了。”他礼貌地鞠躬道谢。


 


好在奈奈并不是一个怕生的孩子,也不添麻烦。跟着黄濑和赤司回去以后,很快就和青峰、桃井他们打成了一片。黑子值完班回家的时候,黄濑正在厨房里做晚餐,桃井、青峰和赤司则陪着她在客厅玩卡片,二号也不停地对着小客人欢喜地摇尾巴。


这样一幅和乐融融的景象让站在玄关的黑子有一瞬的愣神。说起来,这样的感觉那个时候也是一样的。


“哲君,欢迎回来。”桃井笑着向他挥了挥手。


“我回来了。”黑子这才回过神,不禁在心里感叹,自己都在瞎想些什么呢。


“哥哥!”奈奈兴奋地小跑过去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黑子仍有些不习惯,僵硬地把她抱起来,放回沙发上。“没有给大家添麻烦吧?”


“没有,奈奈很乖哦!”奈奈抬起头,眼眸里闪烁着期待的目光,似乎是想要求得表扬。黑子犹豫着不知该怎么做,女孩眼里的神采渐渐黯淡下来。


青峰及时揉了揉那颗毛茸茸的脑袋,“奈奈很可爱啊,和哲小时候简直一模一样!”


“吶,哥哥。”奈奈拉了拉黑子的衣袖,试探着问道,“五月姐姐是哥哥的女朋友吗?”


“诶,哎呀呀呀,奈奈酱在说什么啦,真是的!”害羞的桃井不好意思地摇着头,大力地拍打着一旁结实的臂膀,中招的青峰嗷嗷大叫。


“五月,住手,你冷静!”青峰试图制止那近乎于恶意伤害的动作。


黑子不由得看向了赤司,对方也正望着他,赤色的眼眸里有些许的闪烁,要说期待,并不是那样明显的情绪,毕竟这不是什么很容易说出口或者是理所当然,合乎常理的事情,只是哪怕明白无法对一个小孩子,甚至无法对身边的人明说,期许和小小的心愿还是有的。


“不,不是。”黑子鼓起了勇气,可也只是到此为止,没再说别的。


奈奈继续追问,“那哥哥有恋人了吗?爸爸每天都很关心这个问题。”


“父亲?”黑子颇为惊讶。


“恩!”奈奈用力地点点头,“每天都和妈妈念叨,不知道哲也有没有女朋友了之类的。”她模仿着父亲的口气说道。“然后妈妈就会说直接打电话来问问不就好了,可是爸爸每次都担心会打扰到哥哥。吶,哲也哥哥,你很忙吗?”


小孩子的眼睛总是最纯净的,也是最具有攻击力的。只是看着,便让人无处可逃,更无法说谎。忙是忙,但是又不是因为那样的事情才让父子的关系演变得如此生疏。


黑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一个尚还年幼的孩子解释。幸好黄濑及时做好了晚餐,这个话题便也就无疾而终了。


 


晚上,大概是因为一个人坐飞机累了,奈奈很快就被大家哄着熟睡了。直到闭上眼睛前的最后一刻,他都揪着黑子不肯放手。


真是意外粘人的妹妹。


黑子望着那可爱的睡脸,不禁想道。犹豫了半天,还是抬起手捏了捏那粉嫩的脸颊,奈奈呜咽了几声,迷迷糊糊地表达抗议。黑子笑了笑,这时,他才显得放松了些。


趁着其他人都睡下了以后,黑子才蹑手蹑脚地去了楼下——赤司的公寓。本以为他已经睡了,没想到客厅的灯还亮着,主人正坐在沙发上看着论文。


“是谁说要管理好身体的?这么晚了还熬夜?”黑子嗔怪着走过去。


“因为觉得你会过来。”赤司拍了拍大腿,黑子躺到了沙发上,枕着他的双腿。赤司放下了手边的论文,一下,一下,轻柔地抚弄着水蓝色的刘海,“沉着点了吗?”


“恩……”黑子点点头,“果然,在赤司君的身边很安心啊。”他由衷地感叹道,继而缓缓说起。“奈奈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高中毕业的时候,父亲再婚了,没多久便和新婚的妻子移民去了美国。”赤司温柔地抚摸着他的头发,黑子舒服地眯了眯眼睛。“那个时候,其实父亲也有替我安排好,去念美国的医学院。但是,怎么说呢?”黑子沉思了会儿,“可能就像黄濑君说过的一样,那个时候的我有些害怕,母亲的离开让我过分不安了,害怕父亲也会丢下我。新的母亲是一个十分温柔的人,可每次回家看到他们谈笑的模样,都会觉得自己是个局外人,渐渐地就……唔!”


赤司俯下身,给了他一个温柔的吻。


“干嘛呢?”黑子不满地嘟起嘴唇,“正在说很重要的事情。”


赤司抚上了方才还有些伤感的蓝色眼睛,“如果想要改变的话,慢慢来就好了,我会在你身边的。”他抓住他的手,交叉相握,十指相扣。


黑子松出一口气,他果然很了解自己,比自己还要了解的程度。原本只是停留在潜意识里的想法经过赤司的话语清晰地摆放在心头上,如果是现在的话,黑子想,他大概会比较有勇气去接受自己全新的家庭。


赤司把他拉了起来,正坐到了自己的大腿上,面对面地拥着他的腰。“而且,”赤司扬着嘴角,“我们也可以组建自己的家庭。”


黑子眨了眨眼睛,提醒道,“我可生不出孩子来。”


“没关系,”赤司凑过去亲了亲他的嘴角,温热的气息喷在皮肤上,“我们有2号。”


黑子自然地和他亲吻,细小的情欲被缓慢点燃,如同电流在细胞里穿梭。几次交叠的嘴唇保持着一张纸的距离,“要做吗?”黑子问道。


话语间,从口腔里飘出的熟悉香气让赤司收紧了手臂。“想是想,你累了吧?”


“一次的话没关系。”黑子环上他的脖颈,赤司抱着他起身,勾人的双腿熟悉地缠在了腰间。


“事先声明,”赤司带着他往卧室走去。“是我的一次。”


“什么?”充分见识过男人持久力的黑子傻了眼,“谁……谁说的,是我的……唔!”


赤司将人压倒在了大床的中央,将所有的申诉吞入口中。他轻笑道,“抗议无效。”


 


tbc




⁄(⁄ ⁄•⁄ω⁄•⁄ ⁄)⁄,Merry Christmas Eve,今天大家在榭寄生下接吻了吗?233333



评论

热度(251)

  1. 清 茶 Monstar 7°-黑色纸鸢_BK 转载了此文字